最高法院判例:省级政府不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职责——刘云卿诉河南省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裁判要旨】

申报烈士的受理机关系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省级人民政府具有对逐级上报的评定烈士报告作出审查评定的职责,但不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职责。虽然《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总政治部关于贯彻实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民发〔2012〕83号)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条例》施行前牺牲人员的烈士评定工作,适用其牺牲时施行的有关法规。符合规定条件的可以批准为烈士,烈士遗属的一次性抚恤待遇按照《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及其解释和相关法规规定享受。”但该条款的具体含义是指烈士的评定条件、烈士遗属的抚恤待遇等实体问题适用牺牲时施行的有关法规的规定,而不是指烈士的申报程序也适用旧法的规定。况且《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国发〔1980〕152号)、《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民发〔1980〕63号)也只是明确规定了革命烈士的批准机关,并未明确申报烈士的受理机关。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行申53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云卿,男,1934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

委托代理人李红利,河南梅溪(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河南省人民政府,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金水东路22号。

法定代表人陈润儿,该省人民政府省长。

再审申请人刘云卿因诉河南省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豫行终89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广宇、审判员阎巍、审判员仝蕾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云卿向本院申请再审称:1.依据《烈士褒扬条例》第九条规定,根据案件事实,刘乃龙评烈申请已经由金水区民政局调查核实完成,相关材料已经报给郑州市民政局、河南省民政厅,并且三级民政部门对该案也已经讨论、研究,作出最终的认定意见。作为再审被申请人组成部门的河南省民政厅已经完全掌握该案的全部事实,可以认定刘乃龙评烈案已经报至最终的有权审批主体(再审被申请人)处。无论适用新老褒扬条例,再审被申请人都有审批烈士的法定职责。2.依据民发〔2012〕83号、1980年《革命烈士褒扬条例》第四条、民发〔1980〕63号第六条之规定,刘乃龙所在单位直接向再审被申请人提交申请,应视为有效申请,再审被申请人可以作为追烈申请的直接受理机关,并负有作出审批的法定职责。从最后两份申请提交的时间(2011年、2012年)计算至今已有四五年之久,再审被申请人应当给再审申请人一个明确的书面答复。综上,一审法院对本案合法性审查不够全面,对案件事实审查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不考虑再审被申请人已经直接收到评烈申请的事实,错误适用2011年《烈士褒扬条例》。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第四项规定,提出再审申请,请求:依法撤销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01行初312号行政判决及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豫行终896号行政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提审,支持再审申请人一审诉讼请求,即依法判令河南省人民政府在60个工作日内就刘乃龙评烈申请给出明确的书面审批结果;本案诉讼费用由河南省人民政府承担。

本院认为:一、关于河南省人民政府是否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法定职责的问题。再审申请人刘云卿之子刘乃龙生前所在单位中国银行相关部门于2012年向河南省人民政府提交关于申请批准刘乃龙为革命烈士的报告,此时《烈士褒扬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601号)已施行,该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第二款明确规定:“申报烈士的,由死者生前所在工作单位、死者遗属或者事件发生地的组织、公民向死者生前工作单位所在地、死者遗属户口所在地或者事件发生地的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提供有关死者牺牲情节的材料,由收到材料的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调查核实后提出评定烈士的报告,报本级人民政府审核。”“属于本条例第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规定情形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提出评定烈士的报告并逐级上报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查评定。评定为烈士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送国务院民政部门备案。”据此,申报烈士的受理机关系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省级人民政府具有对逐级上报的评定烈士报告作出审查评定的职责,但不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职责。虽然《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总政治部关于贯彻实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民发〔2012〕83号)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条例》施行前牺牲人员的烈士评定工作,适用其牺牲时施行的有关法规。符合规定条件的可以批准为烈士,烈士遗属的一次性抚恤待遇按照《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及其解释和相关法规规定享受。”但该条款的具体含义是指烈士的评定条件、烈士遗属的抚恤待遇等实体问题适用牺牲时施行的有关法规的规定,而不是指烈士的申报程序也适用旧法的规定。况且《革命烈士褒扬条例》(国发〔1980〕152号)、《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若干具体问题的解释》(民发〔1980〕63号)也只是明确规定了革命烈士的批准机关,并未明确申报烈士的受理机关。而在《革命烈士褒扬条例》施行期间,刘乃龙生前所在单位也都是向郑州市金水区民政局提交评烈申请。故再审申请人主张河南省人民政府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职责的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河南省人民政府是否未履行审查评定职责的问题。如前所述,依据《烈士褒扬条例》第九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收取烈士申报材料经调查核实后提出评定烈士报告,报本级人民政府审核;县级人民政府提出评定烈士的报告并逐级上报至省级人民政府审查评定。本案中,刘乃龙生前所在单位曾三次向郑州市金水区民政局申报烈士,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16)豫71行终21号等生效裁判已认定郑州市金水区民政局未提出评定烈士的报告并逐级上报,则河南省人民政府的审批程序无从启动。再审申请人关于“作为再审被申请人组成部门的河南省民政厅已经完全掌握该案的全部事实,可以认定刘乃龙评烈案已经报至最终的有权审批主体(再审被申请人)处”的主张缺乏事实根据。

综上,再审申请人刘云卿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刘云卿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广宇

审判员     阎巍

审判员     仝蕾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骆芳菲

书记员    王昱力

来源:公众号 行政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