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高级法院 :区分行政诉讼中投诉与举报的标准

【裁判要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二条进一步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五)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行政机关投诉,具有处理投诉职责的行政机关作出或者未作出处理的。”如何界定上述的投诉行为,关键是要坚持行政诉讼中利害关系的司法审查标准,而不能依据其他一些规定中作出的所谓“投诉”“举报”的定义来进行认定,具体而言,区分行政诉讼中投诉与举报的标准,主要是看被诉违法行为所侵犯权益的主体,如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第三人实施的违法行为侵犯自身合法权益,请求行政机关依法查处的,则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投诉,投诉人与行政机关对其投诉作出或者未作出处理的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如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第三人实施的违法行为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或者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请求行政机关依法查处的,属于举报,举报人与行政机关对其举报作出或者未作出处理的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

【裁判文书】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9)豫行申161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宋伟,男,1968年6月24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巩义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巩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住所地巩义市新兴路159号。

法定代表人刘文勇,该局局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宋培军,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郅守权,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马文波,河南魁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熊儿河路79号。

法定代表人马林青,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铁辉,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侯颖勋,该局工作人员。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南有限公司郑州市巩义分公司,住所地巩义市新兴路55号。

负责人王枫,该分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郎友谊,该分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许振安,河南金学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宋伟因与被申请人巩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巩义市场监管局)、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河南省市场监管局)、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南有限公司郑州市巩义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移动巩义分公司)要求确认对其举报不予立案的行政行为违法一案,不服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豫01行终82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再审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宋伟申请再审称:1、2017年12月宋伟在中国移动巩义分公司办理98元冰激凌套餐,但实际每月收费110元,宋伟因报案后巩义市场监管局、河南省市场监管局均不予立案提起诉讼,原审法院以举报行为与宋伟不具有利害关系为由驳回宋伟起诉。宋伟因自身生活消费中财产权利受损要求巩义市场监管局行使权力追究相关人的法律责任,巩义市场监管局对宋伟报案事项是否立案直接影响宋伟财产权,故宋伟具备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2、二审承办法官在其他案件中拒绝了宋伟提出的行政首长出庭要求、拒不判后答疑,双方曾发生争执产生隔阂,本案中宋伟申请回避被口头告知理由不成立,故原审程序违法。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被申请人巩义市场监管局答辩称:1、宋伟不具备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宋伟在举报中请求是“对中国移动巩义分公司涉嫌价格违法一事立案调查,并将调查结果书面送达举报人”,巩义市场监管局依据价格法第三十八条及《价格违法行为举报处理规定》第十条第二款等相关规定,认定宋伟是以举报人身份进行价格举报,经调查巩义市场监管局作出不予立案告知书,该告知行为不可诉,宋伟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2、巩义市场监管局作出不予立案的告知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审判决应予维持。价格监督检查职能由物价局归入市场监管局,巩义市场监管局具有受理举报并查处价格违法的行政职权,2019年1月8日原物价局收到宋伟申请后,巩义市场监管局依据相关规定于同年5月7日作出不予立案决定,并于当月13日邮寄送达,程序合法。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宋伟再审申请。

河南省市场监管局同意巩义市场监管局的答辩意见。

中国移动巩义分公司提交意见称:98元的套餐另附带10元宽带和高清电视费、2元来电提醒收费,附带费用经申请可取消。本案中宋伟未提出返还费用要求。在原审审理阶段不是申请法官回避,是申请合议庭回避。综上,宋伟的申请再审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

本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二条进一步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五)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行政机关投诉,具有处理投诉职责的行政机关作出或者未作出处理的。”如何界定上述的投诉行为,关键是要坚持行政诉讼中利害关系的司法审查标准,而不能依据其他一些规定中作出的所谓“投诉”“举报”的定义来进行认定,具体而言,区分行政诉讼中投诉与举报的标准,主要是看被诉违法行为所侵犯权益的主体,如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第三人实施的违法行为侵犯自身合法权益,请求行政机关依法查处的,则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投诉,投诉人与行政机关对其投诉作出或者未作出处理的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如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第三人实施的违法行为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或者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请求行政机关依法查处的,属于举报,举报人与行政机关对其举报作出或者未作出处理的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案中,宋伟系因其本人使用的手机话费套餐被多收取费用而请求巩义市场监管局查处价格违法行为,依法应属于投诉行为,宋伟与巩义市场监管局对其投诉事项所作的处理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可以作为原告提起行政诉讼。一、二审法院认为宋伟系举报人,以其与巩义市场监管局的举报处理行为之间不具有利害关系为由驳回其起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纠正。宋伟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四项的规定,本案依法应当进行再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指令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审判长  张同仁

审判员  田伍龙

审判员  荆向丽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  崔  璐

书记员    齐冬冬

来源: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