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案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居住权的保障

【裁判要点】

因案涉房屋系集体土地上的房屋,不同于国有土地上的房屋,承载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居住权利,需要更加注重对成员居住权的保障。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行赔申80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韩长青,男,1972年7月27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安庆市宜秀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徽省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老峰镇孵化中心**。

法定代表人:吴三九,该管理委员会主任。

再审申请人韩长青因诉安徽省安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安庆经开区管委会)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皖行赔终228号行政赔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韩长青申请再审称,1.其拥有的位于安庆市××北路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因涉案房屋所属区域并不存在合法有效的征收,其请求对被强拆的房屋恢复原状具有可行性。2.一、二审法院裁判赔偿数额远远低于其房屋实际价值,甚至低于协商的补偿标准,难以弥补其实际损失,应当撤销。(1)其涉案房屋是一体的,并不存在部分的房屋价值高于其他部分的房屋价值的情况,应当对其全部房屋按照相同标准进行赔偿。即使不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标准,也应该按照一、二审法院查明的2018年房票安置5502元/平方米的单价对全部房屋进行赔偿,不应区分“应安置住宅面积”和“其他部分面积”。(2)其涉案房屋面积大,家庭人口少,一、二审法院以“安置人口”数量作为赔偿标准,明显不当。3.其主张的医疗费以及误工费应当得到支持。其在一审程序中提交了照片、就医证明等相关证据,就医时间与强拆时间吻合,其主张的费用应当得到支持。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安庆经开区管委会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强拆韩长青的涉案房屋引发的行政赔偿案件,结合韩长青的再审申请理由,本案主要涉及房屋能否恢复原状、房屋价值计算、医疗费和误工费能否得到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三项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损害的,应当返还的财产损坏的,能够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不能恢复原状的,按照损害程度给付相应的赔偿金。因涉案房屋所在区域已实际用于棚户区改造,已不具恢复原状的可能。一、二审法院驳回韩长青要求恢复原状的赔偿请求,并无不当。

根据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被拆涉案房屋面积为447.05平方米,韩长青无异议;关于房屋结构,双方主张不一致,一、二审法院判令安庆经开区管委会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采纳韩长青的主张,认定涉案房屋全部为框架结构,保障了韩长青的利益。因涉案房屋系集体土地上的房屋,不同于国有土地上的房屋,承载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居住权利,需要更加注重对成员居住权的保障。一、二审法院在对涉案房屋价值计算时,给予了韩长青申报安置人口和不申报安置人口两种选择。如若韩长青选择申报安置人口,则按照涉案房屋所在区域的安置政策,给予人均40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并在此基础上增加12%的安置面积,对于这部分的安置面积,韩长青可以选择房票安置,也可以选择货币化安置。关于应安置面积的货币化安置,采纳韩长青主张的6948元/平方米的单价进行计算,充分保障了韩长青的权益。在扣除涉案房屋应安置人口人均40平方米的安置面积后,对于剩余面积参照涉案房屋所在区域的安置政策,按照框架结构给予适当赔偿。上述赔偿方式已较为充分的弥补了韩长青的房屋损失。韩长青关于赔偿数额过低、不足以弥补其房屋损失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因韩长青未提供证据证明安庆经开区管委会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为对其人身造成了损害,故一、二审法院未支持其医疗费及误工费的赔偿请求,亦无不当。

综上,韩长青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韩长青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孙 江

审判员 聂振华

审判员 袁晓磊

二〇二〇年九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郭  凯

书记员  曲飘原

来源: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