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多阶段行政行为

最高法院判例:阶段性行政行为不具有行政可诉性——恒运矸石厂、凯事公司、金伟洗煤厂、绳海涛诉颍上县政府行政决定及行政强制案

【裁判要旨】 1. 行政行为具有单方性、个别性和法效性等特征。 通常意义上的行政行为,仍需具有单方性 […]

最高法院判例:一个以上行政机关分别作出多阶段行政行为时如何确定适格被告——张玉新诉太和县政府行政批准案

【裁判要点】 1.一个以上行政机关分别作出多阶段行政行为时如何确定适格被告 通常情况下,一个行政行为会由一个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