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行政行为

最高法院判例:征收决定与行政行为的公定力——刘海英诉洛阳市政府土地出让批复案

【裁判要旨】 由于行政行为具有公定力,一经作出,不论合法与否,除因严重违法而依法无效外,在未经法定机关和法定程 […]

最高法院判例:阶段性行政行为不具有行政可诉性——恒运矸石厂、凯事公司、金伟洗煤厂、绳海涛诉颍上县政府行政决定及行政强制案

【裁判要旨】 1. 行政行为具有单方性、个别性和法效性等特征。 通常意义上的行政行为,仍需具有单方性 […]

最高法院判例:移送管辖的前提条件是案件已经受理——童传霞诉安徽省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及安徽省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裁判要旨】 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二条对移送管辖作出了规定,根据该条规定,“人民法院发现受理的案件不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