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一梦二十年,还不够格谈人生

文章目录

看我拿到原创标识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开始喜欢谈论人生。

 

有一阵微博上有个热门话题,叫做“人生就是这样”。

 

任何一句话后面加上这句,就立刻变得非常有哲理。

 

比如

 

“吕里里今天高高兴兴地走在路上忽然摔了个狗吃屎,人生就是这样”

 

“李绿绿今天被硬拽去赌博结果赢了八百块,人生就是这样啊”。

 

是不是一下子觉得整个画风都深刻了起来。

 

我想,这个话题之所以能这么老少咸宜,不仅因为可以博人一笑,也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多多少少都想对自己的人生说点什么吧。

 

感慨也罢,愿望也罢,谈论人生时的我们,最常做的一件事大概就是回忆了。

毕竟回忆是一件很廉价的事,谁都可以谈谈,中年人可以回忆刚工作时的艰辛,青年人可以回忆读书时的青涩,哪怕并无多少人生经历的少年,也大可回忆一下童年趣事。

 

但真要说从回忆中汲取了什么经验,我们未必能说得出几条。

 

因为美好的回忆往往充满了欺骗性,并不具备什么理性的大道理。

 

越是遥远的记忆就越美好,因为你已经在一次次的修饰中,遗失了它的原貌。

 

曾几何时,我也将那一段“无知、不负责任、看谁都像傻逼”的时光,定义为人生中最好的时光。

 

那时候的我敢爱敢骂敢无耻,一觉醒来就红光满面地认定自己是最棒的。

 

甚至直到现在,我还是一意孤行的认定,最美好的停留,是那些再也不会重来一次的人生。

 

可是如果有机会让我重新走一次呢?

 

重新变回那个迷茫而又刻薄的少女?我大概也不是很愿意了。

 

你看,生活就是你百般逃避,却又不得不尽力去走向它,去得到一个面目全非的结果。

 

那些打动你的回忆,只能充当疲倦时眺望的星辰,你不断对着它感慨,却并不想得到它了。

 

所以啊,最好的时光只是个伪命题,你半辈子都还没过完,哪来的“最好”。

 

谈论人生时的我们,特别喜欢为人生划下各种笼统的定义:

 

“人生就是不顾一切地去爱去奋斗,人生就是有三五玩伴醉生梦死,人生就是用承受去唤醒温柔,人生就是始终拥有一颗晶亮的童心。”

 

乍看上去,感觉人生必须是一个完整的形态,但绝大多数时间里,人生不是这样的。

 

放假时我去奶奶家玩,她拉着我絮絮叨叨的说,小时候你多好玩啊,会写大字,现在你弟弟跟你一样厉害了。

其实说白了,我当时练字前后坚持了不到一星期,而我那十项全能的弟弟已经练了三年了。

当时我只是认为奶奶宠我,一笑了之。

 

午饭时,叔叔端来一盘狮子头给我,我说,每次来你家都吃这个,不腻啊?

他惊讶的说,上次做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啊。

 

如果说奶奶是因为年纪大而记差了,那么我呢?

 

难道也是记忆的问题吗?我们很少去在乎“某一次”的经历,但在聚少离多的人眼中,“某一次”也许会是永久的停留。

 

你的人生,在他们心中也许只有那么一件小事。

 

说到底,人生也只是一件接一件的小事,没什么特别,没什么了不起的小事。

 

说两件我自己的小事吧。

 

NO.1 名字

 

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喜欢我的名字。

我一说出口大部分人都会说,啥?这么年代感?我只好再进行一番解释,讲一大段我姥爷看电视时候觉得这名字特别好非要给我起,我爸妈抗争不过的故事,自我介绍又是最常遇见的,所以特别头痛这件事。

 

记得一开始,不仅有人问名字,连姓都有人问,问我哪个袁,我说土口衣,这个解释还是挺好用的。

大家往往会说一句,奥,很少见啊。

 

解决了这个问题后,这个名字还有其他的烦恼,自我介绍完毕,

经常有人喜欢跟我调侃,袁世凯跟你什么关系啊?袁隆平跟你什么关系啊?然后就忍不住要问我家族谱上有没有这俩人,我一开始还配合两句,说是我哥。

 

我是一个不怎么会寒暄的人,但碰到的人十有八九会这样问,后来我实在不想回答了,就回答叫我小袁吧。

 

这样的性格挺不好的,我知道。

 

在西安的时候,遇到的每个人都问我,你在郑州待的好好的为啥来西安啊?我说朋友在这。人家会一脸好奇,男朋友?我说女朋友。人家又会问,你同性恋?我耐着性子说,女生朋友。人家继续问,奥你俩关系挺好吧,咋认识的?

 

现在我已经回来郑州了。

 

NO.2 脾气

 

上学时候,我有点喜欢韩寒,觉得他嬉笑怒骂十分敢说话,所以就不由自主的学着语带调侃直来直去对待周围每个人,由于演技太逼真,搞得不仅同学朋友,甚至老师都认为坏脾气的人。

 

有一年元旦晚会,同学们和任课老师打打闹闹,玩真心话大冒险。

 

轮到我的时候,大家都不说话了,因为没人敢向我发问。

 

我当然很沮丧,也试了许多方法跟同学们打成一片,比如午休时借小说给同学啊,或者放学后约同学一起去吃饭啊,但效果并不好,在他们眼中的我无非是从一个单纯坏脾气的人,变成了一个慷慨的、热心的坏脾气的人。

 

后来,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你不能又想要个性,又想要被理解。”

我因为这句话豁然开朗,生活从此与日常社交绝缘,我变成了一个彻底孤独的人。

 

 

这是两件很小很小的事,虽然起初并没有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但过了这么久,我却仍然能发现它们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

 

人生就是这样啊,哪有那么多伟大到让你拍案叫绝的道理可说呢。

 

你的成长和改变,不一定是因为那些惊天动地的人生抉择,更不一定是因为生离死别带来的悲壮喜悦。

 

有时啊,只是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高晓松那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唱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每一个对眼前生活不满意的人,似乎都从中找到了共鸣。

 

可你有没有想过,当你的视线只盯着远方的景色,忽略了眼前的一切,你就只能继续苟且下去。

 

正如林夕在一次演讲中说:年轻时常自称关心世界的他,“连乞丐喊穷也心痛”,朋友妈妈患了焦虑症,看了一次医生后便不肯再看,朋友想他跟其母亲见见面,于是他便跟她吃饭,用自己经验讲焦虑症的种种。

 

等到出了医院大门却突然想到,自己原来很久没跟自己的妈妈吃饭了,好几次感冒了也没回家,只是用电话问候,却跟别人的妈妈谈了两个小时。

 

最后他说,如果连身边最亲的人都忽略掉,如果连喜欢的东西都保护不了,又谈什么改变世界呢?

 

“苟且”这个词很微妙,没人喜欢苟且,但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在高瞻远瞩面向远方,在小事上得过且过。那一件又一件的小事,也许无关痛痒,但却一点点将那个稚嫩的你揉圆搓扁,变成现在的模样。

 

所谓的英雄不是一时孤勇,我们要做的也不是冲出去救世,而是一点点把身边的事物变美好,专注在一件一件的小事上。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热爱的世界已经大到无法想象,那些小事改变了你,那个渺小的你也改变了这个世界。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