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高院案例:行政机关指令企业对当事人采取的断电行为是行政行为还是企业的民事行为?

【裁判要点】

行政机关为加快拆迁进度,指令企业对当事人采取断电行为,该企业的行为是辅助行政机关行使国家行政职权的行为。辅助行为是行政职权运作的表现,而非企业意志的体现。实质上也区别了行政行为还是企业的民事行为。因此,当事人认为行政机关的断电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提起行政诉讼。原一、二审将辅助行为认定为企业民事行为,属认定事实不清。

【裁判文书】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9)闽行再16号

原审上诉人何玉香,女,1957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乌尾,男,1952年6月2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德元,男,1962年12月5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文灿,男,1957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文坤,男,1953年2月7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逢金,男,1947年2月2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梁瑞兰,女,1960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逢山,男,1943年7月26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德聪,男,1957年11月25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许德英,女,1960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文清,男,1954年12月1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义顺,男,1974年1月7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乌九,男,1949年2月15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小风,女,1963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上诉人李德珍,男,1963年9月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李文林,男,1958年6月2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程秀珠,女,1958年9月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黄淑珠,女,1957年7月2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林美玉,女,1953年11月22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李吓英,女,1959年8月1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李国珍,男,1959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李文凤,男,1952年8月26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翁玉梅,女,1941年3月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李春兰,女,1953年12月3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一审原告何美珠,女,1955年5月2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

原审被上诉人莆田市涵江区国欢镇人民政府,住所地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国欢镇塘西村。

法定代表人陈志强,镇长。

委托代理人朱国豪,福建融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上诉人何玉香等15人及一审原告李文林等10人诉莆田市涵江区国欢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国欢镇政府)行政强制一案,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闽03行终90号行政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本院于2019年7月8日作出(2019)闽行申76号行政裁定,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审,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之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是由国家电网白塘供电所对国欢镇都邠村Ⅱ号排灌电表断电所引发的纠纷,虽然原告主张是被告要求供电所断电,但供电所与本案被告并无上下级隶属关系,被告本身并无供电、断电的职能。案涉电灌用电是供电部门供给的,原告与供电部门之间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关系,权利义务受合同法调整,因供电所行为产生的纠纷亦属于民事纠纷。即使被告有发函给供电部门要求断电,但是否断电最终是由供电部门决定并实施。故本案被诉的断电行为并非被告作出的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本案原告的起诉。

二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提起诉讼应当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其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本案中,上诉人诉请确认违法的行为系针对Ⅱ号排灌电表的断电行为。上诉人主张该断电行为系被上诉人于2017年5月3日自行实施的,但综合在案证据及庭审陈述仅能认定断电行为的客观存在,而无法证实该断电行为系由被上诉人作出的,且被上诉人对此亦予以否认。因此,上诉人的上述主张缺乏相应的事实根据,其针对被上诉人的起诉不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院再审查明,根据市民网上投诉,莆田市电业局回复,国家电网白塘供电所2017年5月4日对国欢镇都邠村Ⅱ号排灌电表客户0731146449采取断电措施,是根据国欢镇人民政府文件,配合拆迁进度要求采取的行为,不属企业断电行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原审被上诉人对原审上诉人房屋进行拆迁的行政行为,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而原审被上诉人为加快拆迁进度,指令企业对原审上诉人采取断电行为,该企业的行为是辅助行政机关行使国家行政职权的行为。辅助行为是行政职权运作的表现,而非企业意志的体现。实质上也区别了行政行为还是企业的民事行为。因此,原审上诉人认为原审被上诉人的断电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提起行政诉讼。原一、二审将辅助行为认定为企业民事行为,属认定事实不清。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三)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2017)闽0302行初83号和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闽03行终90号行政裁定;

本案指令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审判长  朱志闽

审判员  王江凌

审判员  史寅超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林 珊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