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案例:以对法律法规的认知程度非常有限为由提出应允许其变更诉讼请求,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正当理由

【裁判观点】

起诉状副本送达被告后,原告提出新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但有正当理由的除外。再审申请人以对法律法规的认知程度非常有限为由提出应允许其变更诉讼请求,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正当理由。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最高法行申705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黄东,男,1963年11月7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梅山路107号。

法定代表人:葛斌,该区区长。

再审申请人黄河因诉被申请人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公告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皖行终68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刘慧卓、方金刚、阎巍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黄东向本院申请再审称,原审法院裁定驳回黄东起诉,依法不能成立。黄东在原审中变更诉讼请求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中”但有正当理由的除外”的相关规定。1、原审裁定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明确了《蜀山区人民政府关于对被征收人黄东房屋实施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蜀政征告字【2015】4号)是将对被征收人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在被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其本身是一种程序性行政行为,并未对被征收人的实体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不具有可诉性。但既然诉讼请求本身不具可诉性,原审法院为何要受理?原审法院在立案审查时应当释明上诉人,却未尽释明义务。2、黄东在2016年7月29日原审一审开庭后,才知晓其提出的关于撤销《蜀山区人民政府关于对被征收人黄东房屋实施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蜀政征告字【2015】4号)的诉讼请求不具可诉性,随后请求变更诉讼请求,即将上述诉讼请求变更“为撤销被告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蜀政征字【2015】4号)”。要求撤销蜀山区人民政府针对黄东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是黄东的诉讼目的,也是本案的真正争讼所在。3、对于黄东变更诉讼请求的申请,由于原审法院不予准许,针对要求撤销蜀山区人民政府针对黄东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请求不能在本案中处理,黄东若另行起诉,已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因此,黄东的诉权丧失,合法权益将无法受到应有的保护。4、行政诉讼是民告官,老百姓是弱势群体。由于黄东只是一位普通百姓,对于法律法规的认知程度非常有限,在诉讼请求不当的情况下,变更诉讼请求是极好的补救措施。人民法院对于较为复杂的法律关系,发现诉讼请求不当时,应当给予正确的引导。

本院认为,本案的核心争议是原审对黄东变更诉讼请求不予准许是否有误。

首先,一审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已明确《蜀山区人民政府关于对被征收人黄东房屋实施征收补偿决定的公告》(蜀政征告字【2015】4号)是将对被征收人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在被征收范围内予以公告,是一种程序性行政行为,并未对被征收人黄东的实体权利义务产生影响,不具有可诉性。但并非所有程序性行政行为均不可诉,人民法院只有进行实质性审查之后,才能确定该行政行为是否可诉,而此实质性审查并非立案审查范围,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实行立案登记制,法院对该案予以受理并无不当。黄东称原审法院立案审查时即应当释明,但法院未尽释明义务,据理不足。一审法院于7月29日开庭庭审中,即已向黄东说明并明确询问是否变更诉讼请求,黄东确认坚持原诉讼请求不作变更。庭审终结后,黄东于2016年8月1日向法院提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但提出变更申请时,亦未提出正当理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起诉状副本送达被告后,原告提出新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但有正当理由的除外”的规定,在一审法院庭审中已对黄东说明并明确询问是否变更诉讼请求被拒绝的前提下,黄东再以对法律法规的认知程度非常有限为由提出应允许其变更诉讼请求,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正当理由。原审法院不予准许黄东变更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综上,黄东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黄东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慧卓

审判员  方金刚

审判员  阎 巍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金  悦

书记员   武  迪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