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案例:人民法院对于未对当事人实际合法权益产生不利影响的行政违法行为并非一律适用确认违法判决

【裁判要点】

人民法院对于未对当事人实际合法权益产生不利影响的行政违法行为,可视情形通过在裁判理由中予以指出,发送司法建议等方式予以纠正,而并非一律适用确认违法判决。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最高法行申32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朱秀云,女,1960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商丘市。

委托代理人王鑫,女,1992年5月19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商丘市。系再审申请人儿媳。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锦绣路56号。

法定代表人薛凤林,该区人民政府区长。

委托代理人孟祥飞,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刘建忠,河南向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朱秀云因诉商丘市梁园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梁园区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一案,不服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豫行终44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阎巍、董保军、梅芳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朱秀云房屋坐落在商丘市××区健康南路西侧××号,房屋用途经营性用房,建筑面积53.31平方米,砖混结构。2014年7月4日,梁园区政府为促进郑徐客专高铁建设项目顺利实施,作出《关于对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朱秀云房屋位于被征收范围之内。2014年7月5日,梁园区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公告了《关于郑徐客专(梁园段)路网改造及配套设施建设房屋征收价值评估的通知》,对房屋征收范围内房屋征收价值评估,并确定协商确定和抽签确定评估公司两种选择方式,并于同日在被征收区域内公布。因协商及多数人推选的形式无法确定评估机构,2014年7月7日,梁园区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在商丘市梁园区公证处的现场公证下,通过抽签随机选定朱秀云被征收房屋范围内的评估机构为河南金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2014年9月5日,河南金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对朱秀云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认定建筑面积53.31平方米,评估单价9769元,房屋在估价时点的市场价值为520785元。梁园区政府房屋征收部门于2015年4月8日向朱秀云送达分户评估结果报告。梁园区政府根据《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安置地点和安置原则,安置在高铁商城B座二层B2025号,安置面积65.28平方米;安置在高铁商城B座二层B2013-2号,安置面积18.03平方米,安置面积共计83.31平方米,安置房屋评估价值为543265元。按照被征收房屋和用于产权调换房屋的评估价值,与被征收人计算、结清被征收房屋和产权调换房屋价值的差价,两次搬迁费为人民币852元,附属物补偿1034元,房屋装修补偿2666元,停产停业费46871元,由房屋征收部门予以支付。由于梁园区政府与朱秀云未能达成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梁园区政府于2015年4月29日作出了商梁政征补(2015)53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并于2015年5月6日向朱秀云送达。

一审法院认为:(一)梁园区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合法。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系公共建设项目,符合公共利益要求,本案被诉补偿决定的依据《关于对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目的和主体合法,符合“四规划一计划”要求,并已被法院生效判决所维持,朱秀云所提征收决定存在违法之处的理由不能成立。(二)梁园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符合法定程序。《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协商选定;协商不成的,通过多数决定、随机选定等方式确定。”梁园区政府作出征收决定之后,依据对被征收区域内房屋调查结果及已经公布的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与被征收人进行协商。为确定被征收房屋的市场价值,梁园区政府公告要求被征收人协商选定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因为被征收人协商选择评估机构的期限内没有选定评估机构,在公证机关的公证下通过抽签方式随机选定河南金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该评估机构具有相应的房地产评估资质。河南金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在作出评估报告之前,评估人员进行了现场勘查,并对房屋状况进行了准确描述,依据能使估价对象保持现状持续使用最为有利估价方式,依法作出了房地产估价报告,选定评估机构和评估过程符合法律规定。因不能在规定期限内达成补偿安置协议,梁园区政府依据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确定的补偿方式,以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确定的被征收房屋价值为基础,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进行公告,梁园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符合法定程序,朱秀云所称选定评估机构及作出补偿决定违反法定程序的理由不能成立。(三)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货币补偿公平,补偿安置合理。河南金誉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认定,朱秀云房屋面积53.31平方米,经营性用房,考虑朱秀云房屋租金收入、空置率、营业税、房产税及房屋的维修费、保险费、年租费等元素,根据年总收入、以后的营业期限和周边的商业氛围,得出朱秀云房屋单价9769元每平方米,总价值为520785元。且被征收范围内一共涉及9千余户居民,绝大部分已达成安置补偿协议,绝大部分群众对补偿标准均予以认可,对朱秀云的货币补偿公平。朱秀云房屋合法面积53.31平方米,根据《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确定的安置地点和安置原则,安置在高铁商城B座二层B2025号,安置面积65.28平方米;安置在高铁商城B座二层B2013-2号,安置面积18.03平方米,安置面积共计83.31平方米,安置房屋评估价值为543265元,通过以上安置情况可以看出,虽然安置位置在高铁商城B座二层商铺,但新建安置房屋面积83.31平方米,朱秀云被征收房屋面积为53.31平方米,安置面积比原有面积增加较大,房屋评估和补偿安置基本公平、合理。综上,梁园区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货币补偿公平,房屋安置合理。朱秀云所提诉讼理由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于2015年12月11日作出(2015)商行初字第260号行政判决,驳回朱秀云的诉讼请求。

朱秀云不服,提起上诉。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二审法院认为:(一)梁园区政府公告要求被征收人在规定时间协商选定评估机构,而被征收人在指定时间内未报送选定结果,梁园区政府在公证人员监督下抽签确定评估机构,符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四条的规定。(二)评估机构充分考虑房屋的结构、楼层、新旧程度、租金收入、空置率、税收等因素,出具分户评估报告,确定相应的房屋价值,朱秀云在分户评估报告送达后没有申请复核,且大多数被征收人也与梁园区政府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可以认为房屋评估价值基本公平,朱秀云主张补偿标准不能体现市场价格,评估报告不能作为确定补偿标准的依据,证据不充分。(三)朱秀云房屋已被梁园区政府作出的《关于对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进行征收的决定》征收,在梁园区政府与朱秀云就房屋补偿问题达不成协议的情况下,梁园区政府以分户评估报告确定的房屋价值为基础,作出被诉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并在征收范围内进行公告,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程序。(四)《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没有规定作出房屋补偿决定时必须提供补偿数额的资金专用账户,朱秀云主张补偿决定未提供资金专用账户违法没有依据。产权调换涉及的置换房源系高铁商城安置房,梁园区政府对安置房源的基本情况已经作出详细介绍,并且正在开工建设,朱秀云主张未提供安置房源证明依据不充分。(五)被诉征收补偿决定就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问题,梁园区政府按照《商丘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试行)》的规定,在产权调换的方案中已经补偿,货币补偿方案中不予考虑,基本公平。综上,梁园区政府作出被诉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补偿公平,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朱秀云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于2016年7月19日作出(2016)豫行终442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申请人朱秀云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再审被申请人梁园区政府在拆迁过程中进行的分户评估调查、复核程序违法,《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所依据的《调查复核表》未经再审申请人签字认可,调查复核程序违法;二、《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中的估价对象与被拆迁房产不一致,其评估价值与被拆迁房产无关。《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中估价对象的坐落位置、登记面积、建成年代、楼高(层数)与被拆迁房产不一致,不是同一处房产,评估的对象错误。三、本案被诉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是在再审申请人房屋没有被评估的情况下作出的,不能真实反映再审申请人房屋的实际价值,违背房屋征收分户评估补偿原则,补偿不公平,应予撤销。请求:一、撤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豫行终442号行政判决,发还重审或依法改判;二、撤销梁园区政府2015年4月9日作出的商梁政(2015)53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三、判决梁园区政府承担本案一、二审及再审诉讼费用。

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1997年5月5日,商丘市房地产产权产籍管理办公室为再审申请人朱秀云颁发了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该证记载:所有权人:朱秀云;房屋坐落:市场街22号楼24号;层数:3;建筑面积(平方米):53.17;备注:底层;附记:97年购市胜利街拓宽改造办商品房。此外,《高铁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商业房屋基本情况入户调查表》和《高铁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信息调查登记表》中记载户主为朱秀云的涉案房屋的房产证号同为02××10。

以上事实有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高铁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商业房屋基本情况入户调查表》、《高铁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信息调查登记表》以及听证笔录等证据佐证。

本院认为,从再审申请人提交的再审申请书以及案件听证情况看,本案当事双方争议的核心问题为被诉征收补偿决定所依据的《房屋征收分户评估报告》(以下简称“评估报告”)是否合法有效。对此,虽然评估报告中估价对象的坐落位置、登记面积、建成年代、楼高(层数)与朱秀云持有的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中的记载不一致,但该问题并未使朱秀云的合法补偿利益受有损害,理由如下:

一、关于房屋的坐落位置。根据房屋拆迁时公布的《郑徐客专高铁建设梁园段道北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房屋分类价格明细表》(以下简称“房屋分类价格明细表”)所记载的内容,市场街内被拆迁房屋总体分为沿街商业和市场内商业两类。前者因地段不同,共有四个补偿标准,其中1层商铺的最高补偿额为每平米10055元,后者1层商铺的最高补偿额为每平米7514元。在本案听证过程中,朱秀云明确表示涉案房屋为市场内商业房屋,而评估报告确定的评估单价为每平米9769元,该数额远高于市场内商业房屋的一般补偿标准。

二、关于房屋登记面积。本案中,评估报告将涉案房屋的面积登记为有证面积26.57平方米,无证面积26.74平方米,与朱秀云持有的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中记载的53.17平方米有所出入。但是,一方面,评估报告将上述面积均认定为合法建筑面积,并将涉案房屋的补偿建筑面积合并登记为53.31平方米,不但没有损害朱秀云的利益,反而增加了0.14平方米;另一方面,被诉补偿决定为朱秀云提供了货币补偿和产权调换两种补偿方式,其中,供其选择的新建安置房屋面积为83.31平方米,大于朱秀云被征收房屋的面积,充分保护了朱秀云的合法补偿利益。

三、关于房屋的建成年代。本案听证过程中,当事双方对于评估报告中“建成年代”一栏所填写的“1990”是指90年代还是1990年存有争议。对此,本院认为,由于市场街商铺的建成年代均为1997年前后,因此,在市场街房屋征收补偿过程中,相关房屋补偿单价的计算均是以该时间为时点确定的,这与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中记载的房屋购买年代一致。因此,不论将“1990”理解为1990年还是90年代,从涉案房屋的最终评估结果看,均未影响朱秀云的合法补偿利益。

四、关于楼高(层数)。本案中,再审申请人主张涉案房屋所在的建筑总层数为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中记载的3层,而非评估报告中记载的2层。但是,从房屋分类价格明细表公布的补偿标准看,房屋所在建筑的总层数并不影响房屋的评估价值,在涉案房屋所在层数为底层这一事实没有争议的情况下,该项记载亦没有对朱秀云的合法补偿利益造成不利影响。

综上,评估报告中对涉案房屋相关信息的记载虽然确有错误,但是,由于最终的评估结果较为充分地体现了房屋的客观实际价值,因此,原审法院认定梁园区政府以该评估报告为基础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没有实际损害再审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进而对该征收补偿决定予以认可,并无不当。至于朱秀云提出的《房屋情况调查复核表》未经本人签字的问题,由于该程序性问题没有影响到朱秀云的实体权利,故在本案再审审查阶段不宜以此为由否定原审判决结论。

需要指出的是,从听证过程中梁园区政府提供的《高铁配套设施及路网改造项目商业房屋基本情况入户调查表》和《高铁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信息调查登记表》所记载的户主为朱秀云的房产证号为02××10的情况看,在征地项目进入入户调查阶段后,再审被申请人即已知道涉案房屋有房屋所有权证及相关登记信息。在此情况下,再审被申请人没有就涉案房屋相关信息与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内容进行认真核对,导致房屋登记信息错误,并最终引发本案诉讼,实为不该。原审法院对此未以适当形式予以指正,使朱秀云对人民法院相关案件的处理结果缺乏信任,亦为不当,本院在此一并予以指正。

综上,朱秀云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朱秀云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阎 巍

审判员 董保军

审判员 梅 芳

二〇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朱瑞强

书记员  王  宁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