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案例:传唤行为是否可诉?


     【裁判要点】

传唤行为作为被诉治安行政处罚中的一个过程性、阶段性行为,被公安机关作出的最后的行政处罚决定所吸收,不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同时,本案被诉传唤行为也在该案针对行政处罚行为所提起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中被一并审查,因此,不属于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受理范围。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9)最高法行申1086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李际锋,男,1964年9月5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广安市广安区人民路1号。

法定代表人:刘永明,代理区长。

再审申请人李际锋因与被申请人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广安区政府)行政复议一案,不服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川行终18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王海峰、审判员张昊权、审判员杨军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李际锋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二审程序违法,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二审判决,改判支持一审判决,即判决广安区政府重新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答复。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广安区政府以广安区府复字(2017)5号行政复议决定驳回李际锋的复议申请是否合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传唤是公安机关决定给予治安处罚之前所采取的强制措施。本案中,二审经审查确认,2017年5月19日李际锋因涉嫌扰乱单位秩序而被传唤接受询问后,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公安分局随即做出了广广公(国保)行罚决字(2017)0024号行政处罚决定。针对该处罚决定,李际锋又向广安区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广安区政府作出了广安区府复字(2018)1号行政复议决定。李际锋针对该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提起了行政诉讼,四川省广安市前锋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8)川1603行初115号行政判决,李际锋对该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川16行终97号行政判决。对李际锋产生实质影响的是广广公(国保)行罚决字(2107)0024号行政处罚决定,且李际锋针对该行政处罚决定提起了复议和诉讼,在(2018)川16行终97号行政判决中记载“本院认为……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公安局适用《传唤证》传唤李际锋到指定的地点接受询问,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的规定,并不损害李际锋的人身自由权利”。就该案而言,传唤行为作为被诉治安行政处罚中的一个过程性、阶段性行为,被公安机关作出的最后的行政处罚决定所吸收,不对李际锋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同时,本案被诉传唤行为也在该案针对行政处罚行为所提起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中被一并审查,因此,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广安区政府决定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并无不当。二审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李际锋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李际锋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王海峰

审判员  张昊权

审判员  杨 军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谢承浩

书记员   方晓玲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