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10——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5年,甲某承包了一套房屋的装饰装修工程。甲某进场装修几日后,乙某及配偶得知甲某装修房屋的贴砖需要分包遂主动联系甲某,希望甲某将装修房屋的贴砖项目分包给他们,乙某及配偶还带领甲某去参观了其夫妇二人已经装修完成的贴砖效果,并介绍了其二人此前在其他多处贴砖的事实以证明其二人贴砖经验丰富。后甲某同意将装修房屋的贴砖交由乙某进行,并在乙某家以口头形式对贴砖的计价达成了协议。乙某进场贴砖几天后,乙某从装修房屋坠亡,乙某的配偶及其他继承人认为甲某应当为乙某的死负责,故将甲某诉至法院要求甲某赔偿60余万。甲某委托宽以律师团代理该案件。

诉讼策略

本案乙某家属认为,乙某参与甲某装饰装修工程贴砖项目是在为甲某提供劳务,乙某在为甲某提供劳务的过程中死亡,甲某作为雇主应按照《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对乙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但宽以律师团在初步了解分析案情后认为,相较于劳务关系,甲某与乙某之间的关系更靠近承揽关系。如果甲某与乙某之间被认定为承揽合同关系,那么按照法律规定乙某进行承揽事项中的风险应由乙某自行承担,乙某家属诉求的基础将从根本上瓦解。除了分析甲某与乙某之间的法律关系,宽以律师团还多次查看案发现场、调取了公安机关对乙某死亡经过、死亡原因等进行分析认定的证据资料,发现在乙某坠楼的房屋窗户有及胸高度的栏杆,这样高度的栏杆足以保护屋内人不会不慎跌出窗外,且乙某在该房屋的贴砖内容为地砖,不涉及高空作业或其他需要搭高架的事项,结合警方的勘查内容,代理律师认为无论案件的基本法律关系是劳务关系还是承揽关系,甲某均尽到了合同一方为相对方提供安全施工环境的义务,甲某对乙某的死亡应当没有过错。

通过现场状况及其他证据基本确认甲某对乙某的死亡不存在过错,团队律师的工作重点又转向了再次论证甲乙二人之间法律关系上。乙某亲属以劳务关系主张甲某承担60余万元的赔偿,但甲乙之间真的是劳务关系吗?代理律师详细论述了劳务关系与承揽关系的区别,然后通过询问证人、开庭审理形成的各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显示出的细节,紧扣劳务与承揽二者的差别,论证本案甲乙双方之间是承揽关系。通过代理律师在法庭上的论述,案件的基本法律关系到底是什么这一关键问题已基本清晰,原本不愿和解的乙方亲属在庭后也主动联系甲方表达和解意愿。

抛开委托人的意思,单就本案案情而言团队律师的调查、论述基本已将案件性质从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上转变为了承揽合同纠纷,在此基础上再结合事发现场的相关证据基本可以排除甲某对乙某的死亡存在过错,进而一举获胜而让乙方亲属败诉。后在与委托人多次沟通并尊重委托人甲某愿意与乙某亲属达成调解意愿的情况下,双方在法院签署了调解书,本案最终以调解结案。

法律文书

案件结果

本案最终以调解结案,甲某补偿乙某亲属55000元,乙某亲属放弃其他诉讼请求并承诺不就乙某死亡一事再向甲某主张任何权利。

典型意义

本案的典型之处在于,在面对没有书面合同直接向我们展示当事人之间的约定的案件中,深入调查了解案件、厘清不同法律关系的异同以确定案件基础法律关系是正确制定诉讼策略的首要任务。通常认为,承揽合同是指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劳务合同是指以劳动形式提供给社会的服务民事合同。承揽合同和劳务合同之间具有某些共性,比如合同的目的实现都依赖于合同相对方提供劳动力,且其性质均属诺承合同、不要式合同、双务合同、有偿合同。但是两者又有一定的区别,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第一,当事人签订承揽合同的目的是希望承揽人完成并交付工作成果,将工作成果得以利益实现化,劳务仅为一种实现其合同目的的手段或过程;劳务合同只关注提供的劳务行为本身,合同相对方提供劳务的过程即是求合同利益实现的过程;第二,承揽人请求工作人支付劳务报酬的前提或基础是承揽人按照双方的合同约定完成工作成果,只有提供劳务的事实行还不能请求劳动报酬,如果完成的工作成果不符约定,承揽方还可追究定作人的违约责任;与承揽合同报酬的债权请求权不同的是,劳务合同的劳务提供者只要依约提供劳务了,即可享有请求支付报酬的债权请求权,劳务有无结果不影响报酬请求权;第三,承揽人提供劳务具有独立性,具体分为工作上的独立和人格上的独立。工作上的独立是指,定作人与承揽人之间订立承揽合同,一般是建立在对承揽人的能力、条件等基础上,承揽人须以自己的设备、技术、劳力等完成工作任务,不受定作人的指挥管理。人格上的独立是指承揽人不受定作人的管束、约束,享有独立的工作空间,只要在约定的期间完成工作内容即可。而劳务合同的雇员服劳务原则上须受雇佣人的监督管理,不具有独立性,故其服劳务时侵害了第三人的权益,雇佣人原则上应负连带赔偿责任。

回顾总结

甲某让乙某参与其承揽的装饰装修项目,但两人之间没有明确的书面合同的约定,为了解析真相,团队律师不得不从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证据入手分析两人之间的权利义务设置,以准确界定两人之间真实存在的法律关系。另外,团队律师亲历案发现场、考查案件细节,基本排除了甲某在乙某死亡事实中的过错,这也坚定了律师对抗乙方诉求的信心。但在涉及人身伤亡的案件中,无论作为哪方代理人,也无论我们对案件掌握多么如山的铁证,都应当慎重发言,因为任何一次的发言都有可能伤害死者亲属的感情,破坏各方之间的关系,使案件陷入不可挽救的僵局。本案中我团队律师虽作为被告的代理人,虽然仅就案件来讲我们有十分的信心取得案件的全胜,但我们始终坚信法律应当有温度,在各方愿意和解的情况下,代理律师不会为了追求一纸胜诉的文书而罔顾情理,我们尊重并支持委托人愿意给予对方以人道主义补偿的意愿,不是对自身职责的忘却,反而是践行“以己之责,宽人之事”的准则,宽人之事,不应当仅理解为获得胜诉的文书,更应当包含化解法律文书不能化解的情理心结。



............联系我们.............

                                                                     


                                        

                         

宽以律师团

电话:135-5026-8969                       

邮箱:290246379@qq.com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锦华路三段88号汇融国际A座20-21层

(本文部分配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来源:微信公众号 宽以KUANY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