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23——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丨该案委托人一审被判侵权,二审委托宽以律师团在最高人民法院改判免责!


案情简介


2020年9月,四川TF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F公司)作为被告之一收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应诉资料及传票,该案的原告JGMX公司起诉TF公司和种子经销商H,称TF公司和经销商H以“A”“B”品种名义包装、销售JGMX公司享有植物新品种权的“C”品种种子,侵害了其植物新品种权,要求TF公司和种子经销商H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65万元(第二次起诉320万元)。为此,JGMX公司提供了公证书三份,证明公证处在凤阳县三个农资销售点购买到了标有TF公司名称、地址、注册商标的“A”“B”水稻种子。一审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TF公司未充分举证其并非实际侵权人为由判决TF公司赔偿JGMX公司损失XX万元,种子经销商H赔偿JGMX公司损失x万元。
拿到败诉判决的TF公司找到宽以律师团代理该案二审。宽以律师团在接受委托后发现,虽然本案TF公司没有实施过侵权行为,但原告方公证的证据却显示侵权产品由TF公司生产,在此情况下若仅以口头抗辩,而拿不出让法院确信的证据,是无法使案件改判的。而没有实施侵权对TF公司而言是消极事实,消极事实应该如何举证证明呢?这是本案的关键,代理律师分析案件后制定了全面的应诉方案,反被动为主动,将查明实际侵权人当作己方的证明责任,就他人假冒TF公司名义销售“C”水稻种子一事以刊报的方式发布了维权声明,并向相关主管部门举报、向公安机关进行刑事报案,请求行政部门和公安机关查明侵权种子的来源并给予违法行为人相应的处罚。最终,凤阳县农业农村局查明本案的实际侵权人为WF公司,代理律师将举报、刊报及凤阳县农业农村局查明案件事实的相关证据递交二审法院,二审法院驳回了JGMX公司要求TF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全部诉请。


典型意义


种子是农业生产最基本、最主要的生产资料,是农业生产资料中不可替代的部分,也是各项农业技术与农业生产资料发挥作用的载体。对于农作物种子,我国建立了从品种研发、品种审定、品种保护、种子生产、种子销售的全套法律法规体系。该些法律法规虽然将大部分的涉农违法行为交由地方各级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进行监管处理,但对于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违法行为,也可由公安机关予以管辖,追究违法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本案中,WF公司冒用TF公司销售假种子的行为,不仅侵犯了TF公司的名誉权、名称权、JGMX公司的植物新品种权,还严重扰乱了种子市场秩序,威胁到了农民的用种安全,其行为已经涉嫌犯罪。为此代理律师将此事举报到侵权种子销售地的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公安机关,借助公权力的调查使本案的实际侵权人浮出水面,化被动为主动,最终使案件事实得以查明,TF公司的侵权嫌疑得以洗清。


案件结果


经审理,HF经营部的上诉请求不成立,予以驳回。TF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判决结果部分错误,予以纠正。法院依审理撤销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皖01初XXXX号民事判决;判决凤阳县城东HF农资经营部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C”植物新品种权的行为;判决凤阳县城东HF农资经营部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JGMX公司经济损失X万元及维权合理开支X万元。


办案留影



 法律文书


 媒体报道




南方农村报“农财网种业宝典”报道此案




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报道此案














.........................

                   


                   

                   

135-5026-8969                   

290246379@qq.com                   

177B21-22


来源:微信公众号 宽以KUANY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