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案例13——所有权确认纠纷案

案情简介

甲某与老伴育有三名子女,大儿子甲1、二女儿甲2、三儿子甲3。2011年81岁高龄的甲某想用自己和老伴的拆迁赔偿款购买一套住房改善老两口的居住环境,甲某通过中介机构看中了一套房屋,觉得很满意决定购买,看房当天便支付了1万元购房定金。回家后甲某与老伴商量,考虑自己老两口年事已高,如果房屋登记在老两口名下将来老两口去世了子女继承房屋时还要承担继承的税费,感到不划算,于是决定把房屋直接登记在其中一个子女的名下,日后老两口去世了,房子再由三个子女共同继承。当时甲2、甲3名下各有两套房屋,按照成都的购房政策他们两人不能再具名房屋,一家人商量后决定将房屋登记在老大甲1的名下。

甲某签订购房合同后,甲1陪同甲某支付了购房尾款,然后在中介方的协助下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拿到房屋后甲某与老伴简单装修即入住,房产证原件一直由甲某及老伴保管。

2015年甲某偶然得知甲1向房管局谎称房产证已遗失并登报公告,后重新领取了房产证,甲某及老伴发现甲1意图侵占房屋,打算起诉甲1,后在甲2、甲3的调解下,矛盾才消停。

2018年甲某的老伴去世,2019年甲1突发疾病去世。甲1去世后甲1的女儿乙某拿出一份甲1生前办理的公证遗嘱,遗嘱上甲1将甲某夫妇二人出钱购买的房屋列为自己的财产,并表明在自己去世后所有遗产由女儿乙某继承,而立遗嘱的时间是2015年。甲某看到这份遗嘱时失望、愤怒在心中交织,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甲1居然早在2015年就做好了侵占这套房屋的准备!在甲某明确告诉乙某这套房屋不属于甲1,自己不会配合办理继承相关手续后,甲某的孙女乙某竟然将自己90岁高龄的爷爷甲某告上法庭。甲某经人推荐找到宽以律师团,并委托宽以律师团律师代理此案。

诉讼策略

宽以律师团接受委托后,与委托人多次交流,由于案件时间跨度长,从2011年至今已9年,这期间甲某老伴、甲1相继去世,为本来的房产纠纷插入了两重继承法律关系,增大了案情梳理的难度,代理律师在反复熟悉案情的基础上梳理出了从2011年房屋购买至今,整个事情发展过程中的各关键环节,筛选出许多对我方有利的细节,作为组织证据、还原实事的工作重点。

初步筛选出有用证据后,代理律师着手制定诉讼策略。乙某因甲某不配合办理甲1的遗嘱继承,以遗嘱继承纠纷将甲某起诉至法院,该遗嘱继承纠纷的基础是甲1于2015年办理的公证遗嘱,而这份遗嘱依据的事实是案涉房屋由甲1所有,但甲1作为该房屋名义上的所有人是基于为甲某夫妇二人代持,如果能够否定甲1作为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人的身份,那么甲1设立遗嘱所依赖的事实也就不存在,甲1所立遗嘱中对案涉房屋的处分也就当然无效。

根据分析,代理律师发现,虽然乙某已将甲某诉至法院,但要真正解决这一纠纷反而要跳出该继承纠纷的限制,从案涉房屋所有权着手,也就是说我们要在遗嘱继承之外另行提起诉讼,主张案涉房屋的所有权。由于所有权确认纠纷与遗嘱继承纠纷是不同法律关系,所以,我方不能在遗嘱继承纠纷中对乙某提起反诉,而只能以所有权确认纠纷单独起诉,并且在起诉后申请对遗嘱继承案件中止审理。

诉讼策略确定后,代理律师便开始从大量繁杂的证据中梳理、筛选有用证据,协助委托人联系当年参与房屋买卖的证人,按照我方的证明目的组织证据并向法院提交,同时申请中止审理遗嘱继承纠纷。

法律文书

 



案件结果

本案代理律师在周全而细致的诉讼方案下做了充分的准备,法庭审理中我方处于证据优势地位,乙某一方的不实陈述被我方用证据一一戳穿,乙某一方不合理的解释也被我方以有理、有据、有节的言辞当庭回击。最终法院判决支持了我方主张房屋所有权的诉讼请求。确权纠纷的胜诉,为已经中止审理的遗嘱继承纠纷的胜诉奠定了基础。

典型意义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律师接受委托为委托人处理纠纷,一方面要听取委托人的诉求,但另一方面又要做到不只听取委托人的诉求。此话怎讲呢?委托人不是法律专业人士,当他面对纠纷时往往只能看到眼前迫在眉睫的纠纷,而看不到这背后导致纠纷产生的根本法律原因。律师作为专业人士的作用在此时就应当体现,要明白委托人的诉求,急人所急;要跳出委托人对案件所做的非专业判断的桎梏,冷静分析,找到解决纠纷的根本方法,与委托人充分沟通,取得信任,制定方案,展开工作。扬汤止沸或可暂缓眼前急迫,彻底解决纠纷还得釜底抽薪。

回顾思考

拿到案件胜诉判决后,90岁高龄的委托人向代理律师表达了由衷的感谢,几乎热泪盈眶。为如此高龄的老年人解决困扰心头的烦事,代理律师又一次感到了律师职业的价值。而回顾案件,除开前文所说的本案制定的釜底抽薪的诉讼方案以外,代理律师还有几点感悟:

一、固定证据的重要性。大多数案件,随着律师办理案件进程的推进,案情也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无论是委托人的身体状态、证据的保存形态还是证人的状态,与案件有关的一切人、物发生变化都会或多或少对案件的办理产生影响。律师切不可将接受委托时的案情和证据形态看作一个不变的量,而要时刻关注与案件有关的证据的状态,一旦发生变化要及时调整诉讼策略。本案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应当属委托人的身体状态,他已90岁,加之被自己孙女乙某告上法庭,内心难免郁结,代理律师担心在诉讼过程中甲某的身体发生变化不利于案件的进行,于是采取了以视听资料固定委托人陈述这一证据的方法,将甲某对案件事实的陈述、以及法官在庭审中可能询问甲某的问题进行了梳理,对甲某一一回答、陈述的过程进行录制,向法庭提交,以备庭审时万一甲某身体不适无法到庭陈述之用。事实证明代理律师的做法可谓先见之明,庭审前甲某突发疾病住院,此前准备以防万一的视频在庭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在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案件事实时,任何可以还原案件细节的证据都应有效利用。本案的难点之一是,2011年购房时没有能够反映当时各方真实意思的书面证据留存,这也是法官在审理时认为的难点之一。甲某与甲1是父子关系,基于家人之间的信任各方口头说好后没有再立字据,这一情形符合大多数家庭的做法,代理律师也深表理解。但当纠纷产生时,在法庭上我们却不能要求法官也必须有这份理解,法庭上讲证据,我们可以利用正常理性人对常理的理解和判断,但所有主张最终仍必须落在证据之上。所以在梳理整理证据时应尽可能全面细致,不放过任何细节,再按照事情发展的时间顺序组织,这样整理的证据既符合事件发展本身的常理,更多细节的呈现也能够让证据有更强的证明力。

三、所有权份额的确认。本案在制定诉讼策略时,最初的诉讼请求是确认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为甲某所有,但是在复查时代理律师发现,房屋购买时甲某的老伴还在世,该房屋应当作为其夫妇二人的共同财产,在甲某老伴去世时该房屋应当发生一次法定继承,甲1为法定继承人应当继承部分遗产;在甲1去世时,甲某又是甲1的继承人之一,又可以从甲1处继承甲1已经继承的房屋份额。发生两次继承后,甲某对房屋并无完全的所有权,应有的房屋份额为11/16。但本案是所有权确认纠纷,法院是否会认为我方主张11/16的份额属于遗嘱纠纷,并以该请求超出确权纠纷为由驳回我方诉请呢?经过多轮论证,代理律师认为主张11/16符合法律规定,无论在本案中是否考虑继承纠纷导致的份额改变,该主张均未超出甲方权利范围,这样主张是最稳妥、风险最低的方案,遂确定了对案涉房屋主张11/16份额的诉讼请求。而我方主张确认房屋所有权的诉请最终获得法院支持,判决结果是对宽以律师团律师过硬的专业功底和诉讼技巧的充分肯定。


............联系我们.............

                                                                     


                                        

                         

宽以律师团

电话:135-5026-8969                       

邮箱:290246379@qq.com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锦华路三段88号汇融国际A座20-21层

(本文部分配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来源:微信公众号 宽以KUANYI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