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兰、蔡小雪:修律大臣沈家本


作者:沈小兰、蔡小雪

原载:《格调》2022年3月刊

 

第一次听到沈家本的名字,是“文化大革命”后期,在姑姑家。

春节前夕,我们从遥远的陕北高原回到北京,照例到姑姑家包饺子,很难得的团聚。姑姑问我们:“知道沈家本吗?”

不知道。

异口同声,很茫然。

姑姑告诉我们,我们这一辈是沈家本的第五代孙,沈家本是清末修律大臣。

后来,这样的问题,我们也曾问过法学界的教授或文学家。然而,大多的教授与文学家也和我们当年一样,很茫然:“不知道。”

接着便问:“他是谁?”

除了法学界的人士,知道沈家本的人并不多,对他深有了解并心怀敬意的人就更少了。我们也问过很多毕业于法律专业的大学生和在法院工作的法官。他们多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是清末法学家、修律大臣。但是问到沈家本的人生轨迹和对中国法律事业的具体贡献时,多数只能泛泛地说上一些,具体的情况多不甚清楚。

沈家本(1840—1913)历任天津与保定知府、刑部右侍郎、修订法律大臣、大理院正卿、资政院副总裁等职。他不是叱咤风云的时代英雄,更少传奇与浪漫色彩。他的前半生,虽然也经历了很多苦难与磨练,但却如同他自己的叹息:磨驴陈迹踏年年。抑郁而苦闷。他对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贡献,是在他60岁以后,垂垂老矣之际。

具体而言,他的贡献,最主要的一个内容便是修订法律。

民国法学家杨鸿烈对沈家本有过这样的评价:“沈氏是深入了解中国法系,且明白欧美日本法律的一个近代大法家。中国法系全在他手里承先启后,并且又是媒介几大法系成为眷属的一个冰人。”而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江必新则赞叹:“在修律活动中,沈家本精研旧法,博采西法,延访法学名流,大量翻译外国法律,复设法律学堂造就人才,中国法学亦由此萌芽。”

修律,与我们普通大众是有距离的,关心的人不多,对其了解也就更少。然而,它却与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牵牵绊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也维护着整个社会的安定团结。

当我们沿着散乱零碎的历史资料,不多的几本《沈家本评传》,还有沈家本自己所留下的文字,一步步走近他时,渐渐明白姑姑为何希望我们了解与认识这位先祖。在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里,个人是难以安身立命的。已经辞世的姑姑,还有我们这些经历过“文革”的后代,对此都深有体会。

杜万华大法官曾向我们提过,你们真应当对你们的老祖宗沈家本好好研究,写一本他的传记,让后人了解中国法治进程的艰难,推进中国的法治建设。

于是,我们萌发了为这位先祖写传的想法,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够了解他,更希望他的法学思想能够得到传承与发扬。

可是,怎样才能使这部传记更具可读性,而不至于因为理论或法律的枯涩影响读者的阅读兴趣。这个问题,使我们徘徊良久,迟迟没有动笔。

沈家本是个严肃的“技术”官僚,既不风流也不倜傥,他的家庭生活安详平静,毫无浪漫可言。修律的交锋,多是思想上的尖锐冲突,落实在文字中也就很少故事。修律的过程,是严肃而寂寞的,得有坐冷板凳的精神,其中的辛苦与艰难,也很少故事可言。

好在沈厚铎叔叔送了我们一套《沈家本文集》,其中有沈家本1861年至1912年的日记,虽然其中最有故事性的几年日记失散了,但这些日记还是向我们提供了许多生活细节与情感脉络。再读他的断案笔记,其丰富深刻更令我们汗颜。

沈家本是一个不惜笔力的人,凡是他所经手的案例,并认为有思考价值的,他都记录了下来,并一一分析。徜徉于他的文集之中,只要细心耐心,还是能够采集到许多丰富他生平的第一手资料。

沈厚鉴叔叔,虽然年逾八十,但在酷暑之中,他还是非常仔细地阅读了我们的初稿,并写下许多批注,意见与建议。他的认真,再一次让我们深深地感到笔的力量与份量。

亦非常感谢北京大学法学教授李贵连先生,正如台湾黄静嘉先生所言:“李贵连教授之著述及搜遗,及经李教授所直接间接推动而召开之两岸两次会议(1990年,为纪念沈家本诞生一百五十周年,在杭州举行‘沈家本法律思想国际学术研究会’;1992年,为纪念沈家本诞生一百五十二周年,在台北召开‘中国法制现代化之回顾与前瞻国际学术讨论会’)及其刊行之论文,推动了两岸及国际间沈学或寄学之研究。”李贵连教授的专著《沈家本评传》,是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之一。因它的受众是高端学术群体,更注重思想内涵,简洁明晰,使我们从中得到许多教益与启迪。

于我们两位作者来说,写作的过程是漫长而艰苦的,有时不免灰头土脸,难以继续。而支持我们继续写下去的力量,说来也很简单,那便是沈家本对自己的评价:驽钝。也只有像他这样“驽钝”的人,才能在那么险恶的局面中坚持修律,而不致拂袖而去。因为“驽钝”,他的研究,他的学问,所下的都是笨功夫,收获全在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我们也就笨笨地坚持着,将《修律大臣沈家本》写了下来。

沈家本修律的过程非常枯燥,但官场权力的纷争,大大小小官员们的各种心态,乃至思想的碰撞,却比虚构的小说更为丰富与精彩。为这样一位先祖写传,虽然非常之辛苦,我们姐弟却也收获多多。希望我们的努力能够让普通大众了解他,走近他,不再用疑问的眼光反问:他是谁?

就在我们将《修律大臣沈家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7月)奉献给读者之后的第六年里,沈家本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街道金井胡同1号的故居,也终于被修缮一新,正式向公众开放了。2019年11月,“沈家本故居”被全国普法办公室命名为“第二批全国法治宣传教育基地”。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法实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