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院裁判: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对非法用工行为应当责令限期改正——万某1诉人东莞市政府社会保障行政复议案


【裁判要旨】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第一款、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七条的规定,用人单位非法用工并致用工伤害,应当给予一次性赔偿。单位拒不支付一次性赔偿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作出责令该单位限期改正的决定。

参阅:

1.福建高院裁判:非法用工单位人员伤亡不属于工伤认定范围——孔凡云诉龙岩市人社局撤销工伤行政确认决定案

2.非法用工致伤后的行政处理与司法审查——江苏盐城中院判决某磨具厂诉盐城市亭湖区人社局工伤判定案

【裁判文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粤行终115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万某1,男,汉族,2002年2月1日出生。

法定代理人:万某2,男,汉族,1978年12月19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鸿福路99号。

法定代表人:肖亚非,市长。

委托代理人:张剑萍、李振玉,均系东莞市司法局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由原东莞市人力资源局与原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合并而成)。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莞城区东城大道168号。

法定代表人:司琪,局长。

委托代理人:余艳,广东中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东城街道温塘社区砖窑工业区二横路1号3楼。

法定代表人:苏明智。

上诉人万某1因与被上诉人东莞市人民政府社会保障行政复议决定纠纷一案,不服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9行初10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2年2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码是XX。2017年12月20日,原告使用出生日期为2001年5月16日的假身份证(身份证号码:XX)入职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担任作业员。2018年1月5日22点下班后,因手上沾满胶水,原告和同事李某拿白电油到洗手间擦手,擦完后打算抽烟,因点烟不慎引燃白电油,导致原告与李某被烧伤,后被送至东华医院治疗。2018年2月14日,经诊断为“1.全身多处烧伤20%II°;2.吸入性气道损伤”。

2018年5月9日,原告父亲万某2向东莞社保局提交《非法用工单位职工伤亡事故处理申请表》及相关材料,请求责令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支付一次性赔偿。东莞社保局受理后,于2018年6月4日向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送达《工伤认定提交材料通知书》,要求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就上述万某2申请的事项作出回复并提供相关的证据材料。为查明案件的事实,东莞社保局依职权向公安机关调取了何某、原告、李某的《询问笔录》,并于2018年6月25日前往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进行现场调查,但因该公司已搬迁而未能联系到相关证人。综合上述取得证据,东莞社保局于2018年7月6日作出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并于同月18日、19日先后送达万某2、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

2018年9月3日,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向被告申请行政复议,被告于2018年9月10日受理并出具了《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分别送达给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东莞社保局及原告。在行政复议期间,被告于2018年10月19日对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的员工冯某、李某进行询问,制作了《行政复议调查笔录》。被告认为原告下班后违反公司规定,将白电油拿到洗手间,并抽烟引起火灾导致受伤,其并非工作原因导致受伤,不属于《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规定的用人单位使用童工造成的伤残的情形。因此,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无需向原告支付一次性赔偿。2018年11月5日,被告作出案涉《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案涉责令限期改正决定并责令东莞社保局重新作出处理。2018年11月12日,被告向原告的父亲万某2邮寄送达了复议决定。原告表示不服,遂于2018年11月22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东府行复[2018]47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改判维持东莞社保局作出的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

另查明,根据《中共广东省委办公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东莞市机构改革方案>的通知》(粤办发〔2018〕118号),东莞市组建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再保留东莞市人力资源局、东莞市社会保障局。东莞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于2019年1月10日颁发了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书。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用人单位不得使用童工,用人单位使用童工造成童工伤残、死亡的,由该单位向童工或者童工的近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赔偿标准不得低于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具体办法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并参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七条:“单位拒不支付一次性赔偿的,伤残职工或者死亡职工的近亲属、伤残童工或者死亡童工的近亲属可以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举报。经查证属实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应当责令该单位限期改正。”的规定,东莞社保局作为东莞市行政区域内的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对于用人单位使用童工造成其伤残且拒不支付一次性赔偿的,依法享有责令用人单位限期改正的法定职权。2018年5月9日,原告的父亲万某2向东莞社保局提交《非法用工单位职工伤亡事故处理申请表》,东莞社保局受理后,依法进行调查核实,于2018年7月6日作出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并依法送达万某2与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其执法主体适格且程序合法,予以确认。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第一款:“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的规定,被告具有对东莞社保局作出的案涉限期改正决定进行复议的法定职权。被告于2018年9月10日受理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的复议申请,后经审查于2018年11月5日作出案涉《行政复议决定书》并分别进行了送达,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及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其主体资格与程序均合法,亦予确认。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作出的案涉《行政复议决定书》及东莞社保局作出的限期改正决定书是否正确。换言之,原告因案涉事故所受伤害是否属于工伤,进而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应否支付一次性赔偿。根据公安机关制作的《询问笔录》显示,原告与李某下班后清理各自岗位,后两人与何某一起去倒垃圾,在此过程中,两人因工作时手上粘有胶水便拿着白电油与碎布到洗手间擦手,擦完后打算抽烟,由于点烟不慎引燃白电油,导致原告与李某被烧伤。鉴于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仅主张公司禁止员工使用白电油洗手,并未否认原告与李某在工作结束后需要倒垃圾以及清洗工作时手上粘有的胶水。故,不管原告是否有违公司规定使用白电油擦手,其在下班后倒垃圾及清洗手上因工作粘有的胶水,都属于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如果原告在从事前述收尾性工作时受到事故伤害的,则应当给予认定工伤。但如前所述,案涉事故发生在擦完手后,收尾性工作已结束,且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又非原告使用白电油擦手该行为本身,而是其打算抽烟时不慎点燃白电油所致。据此,原告因案涉事故所受伤害明显超出了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的范畴。东莞社保局认定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应就原告所受案涉事故伤害支付一次性赔偿,主要证据不足。被告经复议撤销东莞社保局作出的案涉责令限期改正决定并责令其重新作出处理,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原告请求撤销案涉复议决定,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判决:驳回原告万某1的全部诉讼请求。

万某1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根据上诉人万某1与李某及何某在公安机关作的《询问笔录》,该笔录内容反映上诉人万某1与李某在下班后与何某一起去倒垃圾,两人因手上作业时粘有胶水,就顺便拿白电油与碎布上厕所擦手,后两人因抽烟不慎将白电油引燃导致上诉人万某1烧伤,该事故发生的时间上,上诉人万某1并未结束其收尾性的工作,其时间上亦具有连续性,故上诉人万某1所发生的事故时间还是处于收尾性工作的时间段内。二、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员工李某在公安机关中的陈述:“因我们工作时手上有好多胶水,我们就在垃圾捡了一瓶白电油与碎布到洗手间去擦手,擦完手后,我们大家都拿出烟来抽,点火后手上的白电油就一下子烧着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上诉人万某1在时间上具有连续性,并没有直接打卡下班。三、上诉人万某1年仅15周岁,尚未成年,对有些危险性较大的行为缺乏认知性。故对于招用单位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应当对此负有全部责任,并不能以此推卸其应当承担的责任。且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对于员工在使用相关的带有危险性的原材料时,对员工的相关培训工作也是未尽其应当履行的义务。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东莞市人民政府二审辩称:1、在行政复议期间,我府对刚奇公司的员工冯某、李某进行询问,制作了《行政复议调查笔录》。冯某与李某均述称,白电油只做清洁包装盒子外观用,采购回来放在危化仓库,需要用时要申领,且会控制申领的量。员工工作时胶水不慎粘在手上时,用清水就能洗干净,无需用白电油。冯某还陈述,公司禁止员工用白电油洗手。因白电油属于危险化学品,刚奇公司对白电油的管理有相应的制度,同时也禁止员工用白电油洗手。2、何某、万某1、李某在公安机关制作的《询问笔录》,证实事发当天万某1已结束了车间的工作,去倒垃圾时与李某从垃圾堆捡来一瓶用矿泉水瓶装的白电油拿到洗手间,两人抽烟时引起火灾导致万某1、李某受伤。综上,万某1下班后违反公司规定,将白电油拿到洗手间,并抽烟引起火灾导致受伤,其并非工作原因导致受伤,不属于《非法用工单位伤亡入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规定的用人单位使用童工造成构伤残的情形。因此,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无需对万某1支付一次性赔偿。市社保局认为刚奇公司属于《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规定的情形,适用法律错误。我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撤销案涉决定书并责令市社保局重新作出,并无不当。综上,我府作出的东府行复[2018]47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依据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原审第三人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二审辩称:我局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抽烟行为不应排除在收尾性工作范围之外。根据万某1与李某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显示,万某1与李某在下班以后清理各自岗位,后两人与同事何某一起去倒垃圾进行收尾工作,两人因作业时手上粘染胶水便在倒垃圾路上,拿白电油与碎布去洗手间擦手,接着两人抽烟不慎将白电油引燃导致烧伤。万某1在倒垃圾过程中到洗手间用白电油清理手上胶水属于工作时间前后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随后其抽烟的动作不应单独割裂来看,在时间上亦具有连贯性。万某1与李某烧伤时还未从洗手间里出来,何某因不知道倒垃圾地方还在原地等他们两出来一起去倒垃圾(详见何某的询问笔录),可见他们即使擦完手都并未完成收尾工作。抽烟可缓解疲劳属于个人习惯,抽烟行为本身并不会导致人体大面积烧伤,引起烧伤结果根本原因是由于事者手上沾染易燃物,抽烟行为仅为引燃提供条件,也就是说万某1因清理手上胶水沾染易燃物,不论是抽烟还是其他因素遇到火源都极易导致受伤结果,因此万某1烧伤不是由于抽烟行为导致,而是由于为洗脱工作中沾染的胶水让自身处于危险境地,又未注意安全防护导致。很明显,上诉人万某1是在收尾性工作中遭遇事故,符合《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的规定的情形。

原审第三人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二审未提出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相同,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2018年7月6日,东莞市社会保障局对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作出《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内容为:经查明,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地址:东莞市寮步镇药勒村源丰路1号)是依法登记的单位,法定代表人为苏明智。你单位雇佣的职工万某1(身份证号码:XX)于2018年1月5日22时许,在单位车间工作时手上粘有胶水,下班后和同事李某拿白电油到车间的洗手间洗手,白电油滴落在地板上,因同事在抽烟,烟头掉落在地上引燃了白电油起火,造成万某1全身多处烧伤,伤后被送至东华医院治疗,2018年2月14日经诊断为“1、全身多处烧伤20%Ⅱ°;2、吸入性气道损伤。”万某1发生事故时未满16周岁,属《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以下称《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规定的情形,另经查明,你单位未向万某1支付一次性赔偿。你单位的行为违反了《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二条规定,根据《劳动法》《劳动保障监察条例》《一次性赔偿办法》等有关规定,现责令你单位在收到此责令改正决定书之日起十五天内按照《一次性赔偿办法》第五条规定,支付万某1相应的一次性赔偿。

本院认为:本案为社会保障行政复议决定纠纷,二审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作出的东府行复[2018]47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是否合法。

《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或者个体工商户(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均不得招用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招用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以下统称使用童工)。”第四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时,必须核查被招用人员的身份证;对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一律不得录用。用人单位录用人员的录用登记、核查材料应当妥善保管。”《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无营业执照或者未经依法登记、备案的单位以及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或者撤销登记、备案的单位的职工受到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由该单位向伤残职工或者死亡职工的近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赔偿标准不得低于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得使用童工,用人单位使用童工造成童工伤残、死亡的,由该单位向童工或者童工的近亲属给予一次性赔偿,赔偿标准不得低于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具体办法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本案上诉人万某1在入职原审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时,尚未年满16周岁,根据上述规定,原审第三人刚奇包装公司雇佣上诉人导致其受到伤害,应当向上诉人给予一次性赔偿。根据公安机关制作的《询问笔录》显示,上诉人与李某下班后清理各自岗位,后两人与何某一起去倒垃圾,在此过程中,两人因工作时手上粘有胶水便拿着白电油与碎布到洗手间擦手,擦完后打算抽烟,由于点烟不慎引燃白电油,导致上诉人与李某被烧伤。白电油具有高脂溶性和高挥发性,一般只在工业上用作清洗剂,使用不当极易发生爆燃,而且白电油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都具有较大危害。从事发当时的情况来看,上诉人下班后倒垃圾及清洗手上因工作粘有的胶水,属于与工作有关的收尾性工作。虽然原审第三人禁止员工使用白电油洗手,但是,首先,上诉人属未成年人,其对白电油危害性及如何安全使用白电油的认知程度肯定不如成年人;其次,原审第三人对易燃易爆的高危险白电油如何管理和使用显然缺乏有力的监管措施,使得如上诉人情况的员工可以随意取得白电油,并带离工作场所任意使用。因此,从未成年人心智和健康考虑,同时也鉴于原审第三人在日常危险品管理中的过错,为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对造成上诉人伤害的事故,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应当由原审第三人刚奇(广东)包装有限公司向上诉人支付一次性赔偿。东莞社保局于2018年7月6日作出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依据《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的相关规定,责令原审第三人支付万某1相应的一次性赔偿,并无不当,东莞市人民政府经复议撤销东莞社保局作出的案涉责令限期改正决定并责令其重新作出处理属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从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及时有效保护上诉人合法权益,避免诉累考虑,本案应在撤销复议决定时,恢复东莞社保局作出的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的法律效力。同时,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亦属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二)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19行初100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东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东府行复[2018]47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三、恢复东莞社保局作出的东社保监令字(2018)第220364989701号《关于对违反社会保险法规行为的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的法律效力。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100元,由被上诉人东莞市人民政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德敏

审判员  王彩妃

审判员  李永梅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陈玲茹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法实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