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京沪渝刑辩三人谈:刑辩律师质证技能交流

十点法务
法律知识 | 案例解读

作者 | 连蕊、蒋慧、姜曙滨

来源| 信本律师事务所

大家下午好!我是本次京沪渝刑辩三人谈的主持人--上海市信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法律事务部主任、金融与职务犯罪研究中心主任姜曙滨律师,很高兴和大家一起相约云端,我们首次尝试以连线的方式和大家一起交流刑辩律师质证技能的相关问题。今天我们是以对谈的形式,由我对话两位优秀的刑辩女律师。两位分享嘉宾分别是连蕊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一部副主任,朝阳区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会委员,北京市律师协会依法治市研究会副秘书长,曾任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律师帮帮忙》、《第三调解室》嘉宾律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嘉宾律师、《北京时间》特约律师。参与编著中国公安大学教材《律师学》、《攻防有道——刑事辩护的攻略与技巧》;蒋慧律师,北京盈科(重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前资深检察官/国家公诉人,现专业刑事律师,知方能刑辩团队首席出庭律师,具有20年刑事法律研究和实务的经验。欢迎两位律师,在线交流我们无法用掌声欢迎两位律师,大家可以把鲜花和掌声打在聊天室哈。另外大家一会有什么问题需要向两位律师请教的,也可以在聊天室留下问题。那质证权是辩护方的核心权利,也是刑辩律师依法履行辩护职能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帮助实现辩护意图,依法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最重要工作之一。作为一名刑辩律师我深知质证的重要性,同时也有感于我们质证技能有待提高,这也是发起本次对话的一个重要原因。质证的内容有很多,由于时间关系不能一一展开,今天先从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庭前会议、法庭审理三个板块中选出六大问题来交流。


姜律师

第一个问题:


请两位律师简单谈谈法庭上辩护律师质证的现状以及产生这些情况的原因有哪些?我们也发现律师发表质证意见时,有时会被法官打断,那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如何去应对?


首先请蒋律师谈一谈。

蒋律师

我个人认为法庭质证阶段的现状主要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法庭限制辩护人质证权利;另一方面是辩护人找不到质证的点,不知道如何质证。


法庭限制辩护人质证,我个人认为主要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一个是审判长对庭审节奏庭、审时间的一个限制或者把握,需要辩护人简洁明了的发表质证意见;另外就是案件本身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辩护人的质证可能会造成案件控方证据体系的削弱甚至崩塌,在没有提前跟法庭沟通好的情况下,审判长甚至公诉人可能都会限制辩护人进行质证。还有就是辩护人在法庭上搞证据突袭的时候,法庭一般都会限制。而公诉人搞证据突袭,法庭往往不会限制。


辩护人找不到质证的点,不知道该如何质证:通过旁听开庭,我发现我们有些辩护律师,特别是我们的年轻人,刚刚接触刑事辩护的律师,在质证的时候找不到刑事案件质证的点,他明明知道这个证据是有问题,有瑕疵的,但是他不知道在法庭上怎么去表达他的质证意见。民商事案件做得多的律师,会把在民商事案件开庭时候质证习惯带到刑事法庭上来,每一次发表质证意见都会从证据的三性进行一个表述。当然,现在我们有很多法官也是从民商事法庭轮岗到刑事法庭作审判员、审判长的,他们也会习惯性的引导辩护人从证据的三性来进行质证。举两个例子,经常听到有辩护人这法庭上讲:辩护人对某某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该证据达不到它的证明目的。大家可以尝试着自己像这样复述一下,是不是感觉这样的表述没有力度,隔靴搔痒似的,总差点什么的感觉。感觉差点什么就对了,差的就是刑事案件与民商事案件本质上的区别。民商事案件需要代理律师自己组织证据,形成各自证据体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证据目录、证据来源,证明目的,然后开庭的时候,基本是一证一质,每一份证据都有它自己的证明目的。那我们开庭质证的时候表述:对某某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改证据达不到它的证明目的,这种环境下面这样的表述是有来有往,不管是我们律师本人,还是法官、当事人都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体验感。而刑事案件中,辩护律师整个质证是围绕控方的证据来开展的,而控方所有的证据就只有一个证明目的,就是证明被告人构成了控方指控的罪名。再加上公诉人自带比较强势的气场,我觉得我们再用上面表述来进行质证,首先在气场上不知不觉就矮了一截,其次因为控方的证明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证明被告人够罪了,而我们辩护律师每次都说对该证据关联性不认可,达不到证明目的,又说不出来达不到证明目的,这份证据该怎么办,因为毕竟这份证据是真实合法的嘛。这就好比一拳挥出去,在空气中绕了一圈,不仅没有打到对方,甚至对方都懒得回应。这样多几份证据质证下来,我们自己和当事人的体验感都不会太好。为什么呢?因为感觉整个庭审我们被公诉人牵着鼻子在走。还有一种表述比刚刚讲的更老火,有的辩护人会讲:本辩护人对公诉人举示的证据“三性”没有异议,但有如下意见需要发表。首先,这种表述会给人模糊不清的感觉,发表质证意见没有重点,听着不知所云;其次,明确表示对证据“三性”无异议后,审判长会以辩方所发表的意见和证据本身的效力属性无关,属于辩护意见的内容为由,极有可能会打断辩护人发言,要求留在法庭辩论阶段再另行发表。这种直接被pass掉的感觉很糟糕啊,所以我觉得啊,上述两种表述方式值得探讨、商榷。我并不否认任何证据,都必须要从证据都三性来进行质证,但是我个人认为,刑事案件开庭的质证环节主要是对证据的证明力,以及与指控罪名之间是否形成了合法的、完整的、唯一的证据链来进行质证。更多的时候,作为辩护人需要做的是打破控方的证据体系。我个人在质证环节通常采用的方式是正反两个方面,正面证明比如:提请法庭注意某某证据所存在的瑕疵、存在的问题,它并不能证明被告人的主观或者行为的某方面;反向证明比如:公诉人举示的某证据,与本案的某某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或者与客观事实不符,反而证明了被告人的主观或者行为的某方面(这里主要是用在对被告人有利的方面,比如证明被告人有自首、立功、无罪、罪轻等情节),用简洁明了、一针见血的表达方式提出来,并要求法庭记录在案。充分的揭示证据之间的矛盾之处,弱化证据对被告人带来的不利影响,同时能够加深合议庭的印象,使其对证据中存在的问题予以高度关注,这样就基本能达到我们的质证目的了。因为质证环节是为法庭辩论做准备的,在质证环节对证据本身发表意见,一般法庭是不会制止的,但加上过多个人意见,通常就会被打断,法官会提醒你,现在是质证环节,不要把辩论意见放在质证阶段。如果被打断的次数多几次,我们不仅会觉得非常没有面子,接下来的质证,就会无所适从,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万一说了又被打断了,怎么办。这样会很影响我们在庭审的发挥。要知道,我们刑事案件有一个民商事案件没有的特色,就是提请排除非法证据。这实际上就是对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进行质证。如果辩护人对案件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首先有异议,对案件程序性问题有较大争议的时候,就应该提出排非申请,要求对非法证据进行排除。法庭在收到排非申请以后,如果同意排非就会安排庭前会议,或者单独开庭审理排非申请,在这个时候我们就是针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质疑,进行质证,我们要尽量的把不真实的证据、非法收集的证据给它从本案证据中排除出去。如果说法庭不同意我们的排非申请,驳回了我们的申请,那么我们作为辩护人在法庭上,发表质证意见的时候,可以对我们认为不合法、不真实的证据发表一个综合性的质证,统一的提出来,提请法庭注意,然后我们质证的重点还是要放在对证据与指控罪名是否形成完整唯一的证据链上来,为我们接下来的法庭辩论做铺垫。我们常常会发现,往往这个时候,作为控方的公诉人,一般都会对辩护人提出来的证据不合法、不真实的质证意见,进行一个统一的回应。这样一来,我们辩护人也好、当事人也好,在法庭质证阶段的体验感就会比较好。因为你提出的问题,对方有回应,庭审并不是完全跟着公诉人的节奏在走,感觉公诉人也在跟着我们辩护人的节奏走,这就是很好的。


主持人提出的质证时被法官打断制止了,该怎么办。我通常是,感谢法庭的提醒,辩护人这接下来的质证中会注意法庭提出的问题,但是辩护人认为这个质证意见对本案非常重要,请法庭允许辩护人简要的说明质证意见,庭后辩护人会提交详细的质证意见。在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赶紧调整需要发表的质证意见,尽快的说完。这是我个人的做法,仅供大家参考。我觉得吧,我们辩护人首先要尊重法庭,不要把法官、检察官搞成我们的对立面,其实现在的法庭审理,互相尊重基本都有的。我们要明白,法庭审理,我们要说服的对象是谁。当然个别极端案件,那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庭审。每一个案件开庭前,我们都应该做好充分的预演。假设你是公诉人、是法官,你听到辩护人提出的质证意见,你会怎么样。

姜律师

感谢蒋律师的分享,蒋律师给我们详细地分析了质证现状,比如辩护律师找不准质证的点,刑事民事律师不同质证思维等方面进行了分析并给我们分享了其在法庭上质证的技巧。接下来有请连律师谈谈自己的看法。

连律师

今天下午和姜律师蒋律师共同探讨质证的话题我真的非常荣幸,非常开心,希望通过交流和大家认识,通过我们的分享,让彼此都有所收获。发表质证意见时,如果被法官打断制止,如何去应对?


首先判断,是自己的问题还是法官的问题。有些律师不去做这个初步的判断,只要被打断就是法官有问题,于是开始硬钢,誓死捍卫在法庭上说话的权利;还有另外一些律师,正相反,一旦被法官打断就不敢再发声了,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质证意见也不敢再发表了。这两种做法我认为都是不正确的处理方式。首先辩护律师与法官之间不应该形成一个对立的状态,法官制止你的发言有可能就是因为你没有说到点上,或者你长篇大论把辩护意见在质证阶段一股脑发表了,或者你发表的质证意见特别不客观,在曲解这个证据,又或者你发表的重复的意见。现在的绝大多数法官其实都是会保障律师在法庭上的发言权的,也愿意听取律师的意见,因此,被打断之后我们要从自身方面寻找原因。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如果是法官的原因应该怎么应对,有些法官可能就是不想让律师发表意见,不想让律师说话,这个时候呢,我想应该区分情形,你要判断这个案子你做的是无罪辩护还是罪轻辩护,当事人本人是否已经认罪认罚,有些案子本身当事人认罪认罚,证据上可能存在一些瑕疵,但是不足以对定罪量刑产生实际影响,律师说多了有可能对当事人不利,之前就听说了一个案件本来能适用快审快判简易程序的案件,就因为律师说多了,案子就转成普通程序的,当事人因此多判了两个月。这个是认罪认罚案件,律师参与下认为认罪认罚没有什么问题的,庭审过程中律师该少说就少说两句。如果是当事人不认罪,律师经过阅卷发现证据存在很多问题,要做无罪辩护,这个时候,组织庭审的法官多次打断律师发言,不让正常发表意见,我们就要顶住压力,争取律师在法庭上的权利,不要法官给两句就不敢说话了。有时候敢于坚持的律师更容易得到法官的青睐。

姜律师

感谢连律师的分享,两位律师都从法庭原因和律师自身原因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我本人同意两位律师的观点,还比如我们在发表质证意见时出现重复质证的情况,法官一般也会打断并提醒说“说过的就不要重复了”。我认为不管什么原因被打断发言,都不能放弃质证,还是要据理力争。当然我们在捍卫发言权利的时候,更要不断提升自身的质证能力。接下来我们看第二个问题:


请问两位律师的团队,在质证前通常会做哪些准备工作?


这个问题首先请连律师来给我们谈一谈。

连律师

质证前的工作其实特别多,甚至于我认为一个刑事案件几乎所有的工作都是为质证准备的。比如会见,跟犯罪嫌疑人沟通本案证据的情况,听取他本人对证据的意见,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跟他沟通的越彻底,案件的质证效果越好。我有一个体会在这跟大家分享“犯罪嫌疑人其实是最好的律师助理”,充分听取犯罪嫌疑人的意见很重要,他们的意见对于律师会有很大的启发。比如我曾经办理的一个盗窃案,推翻了对于盗窃金额的鉴定意见,盗窃金额从100余万降低到了14万。我之所以能够推翻鉴定意见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跟犯罪嫌疑人的有效沟通。案件发生在一个厂区,工厂多名员工窃取了含有稀有金属的废液,并将废液倒卖,盗窃行为持续了半年左右。最终案发。案发时由于废液均已售出,也没有找到买家,盗窃数量是工厂单方统计计算出来的。鉴定机构按照总数*含量=贵金属数量的方法,计算得出贵金属数量。我跟嫌疑人沟通的过程中就发现这个“含量”大有问题。这个含量实际上和他们使用机器的方式有很大的关系,通过会见我了解到了工人工作的每一个环节和润滑液合成使用到最终形成废液的过程。并从中找到了影响含量的几个关键事实。通过和我当事人了解的关键事实,在法庭讯问环节,再去讯问其他同案,从而加深法官对这些关键事实的了解,在质证阶段,综合嫌疑人当庭陈述的事实,对鉴定意见中所依据的含量的客观性提出异议。最终这个案件在开庭之后,又出具了一份鉴定意见,盗窃金额变为14万。其实这个案件同案有好几个,辩护律师也有好几个,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在法庭上提出这些细节,针对细节向犯罪嫌疑人发问的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其实真正动摇法官对鉴定数据客观性认定的正是这些细节。因此这个是我认为质证前的会见工作非常重要。


另外一个工作是阅卷。我一般一个案子至少三遍,第一遍比较快速的过一遍,对全案的证据情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客观证据在第几卷有哪些,言词证据有哪些,证人证言有哪些,鉴定的情况;第二遍是精读,我会写详细的阅卷笔记,对证据之间的矛盾点进行标注,对证据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对有利于嫌疑人的证据进行整合。第三遍是根据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针对性阅卷,这次阅卷对于指控的事实和在案证据的证明情况会列表呈现。


还有一项重要的质证前工作是取证,在这里不建议大家去取言词证据,但是物证、书证还是要取的。有些律师说刑事律师不取证,就连客观证据都不取了,我觉得这个是错误的,我们去质证的最好方式就是提出反证。就拿我去年在张家港法院做的一个虚假诉讼的案子为例,在案所有证言都说嫌疑人实际控制的分公司与总公司之间是承包制,自负成本,但是我经过取证,找到了一份分公司与总公司的协议书,里面清楚的约定分公司是总公司直属分公司,总公司承担相关的运营成本。那么这一份协议书就推翻了N多总公司员工的证人证言,同时给法官一种证人串通作证的内心确信,我的当事人又被诬告陷害的可能性,导致法官不敢轻易下判,最终与检察院沟通撤回起诉。


姜律师

感谢连律师以案例的形式给我们详解了其团队常做的质证准备工作,还和我们分享辩护人取证的重要性。接下来有请蒋律师分享一下。

蒋律师

我和我的团队在质证前最主要的工作,是会见和阅卷。我个人认为,会见和阅卷是我们办理案件的基础,是最重要的工作。我自己办理案件时,有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时间是用在会见和阅卷上,分析案件事实、案件材料上的。先说会见,我们反复多次的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仅仅是对他进行心理安抚,更重要的是了解案件事实。嫌疑人、被告人是案件的当事人,事实方面只有他才清楚。反复多次的会见,要让他说出事件的真实情况。可能有小伙伴注意到,我这这里用的是“事件的真实情况”而不是“案件的真实情况”。是的,用事件,是表示我们在向我们的当事人了解真实情况的时候,不要带着法律评价,不要先入为主的带入他被指控的罪名。有点类似英美法系的陪审员,只审事实。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用老百姓最朴素的正义观去判断事件。在从嫌疑人、被告人那里了解到事件的真实情况后,我们就需要阅卷,对比嫌疑人、被告人口中的事实,和案卷中反应的事实,是否一致,有何区别。带着阅卷后的问题,再去会见,厘清事实。可以不夸张的说,在现在的司法环境下,90%的案件它不是冤假错案。那不是冤假错案,是不是就只能束手就擒,控方指控什么,我们就认什么?那当然不是,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辩护律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吃透案件,我们才能找到辩点,才能找到案件绝处逢生的希望。魔鬼出在细节里,只有在反复阅卷,反复分析案件事实中,我们才有可能看到细节中的魔鬼,为我们的辩护打开通往天堂的门。我要求我团队的成员,普通的案件阅卷至少3-5次,那复杂、疑难的案件阅卷就不好说次数了。每阅一次案卷,要找并提出问题。也许这次阅卷提出的问题,再下一次阅卷的时候就被否定了,这是常态,没有关系,提出问题的能力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搞刑事案件的人,要么头发掉的多,要么头发白得快。阅卷笔录是阅卷工作的重中之重。把卷宗读薄,是一种本事,那这个本事的提现就是阅卷笔录。我自己的阅卷笔录,是跟我以前做公诉人的时候做审查报告的要求是一样的。相当于我是做全案的阅卷笔录,把整个案子从控辩双方两个方面来把控分析。这样一来我们的工作量,会比别人多很多,但是也会扎实很多。其实这样一来,控方的很多观点和问题,我们是可以有所预判的。因为我们今天交流的主题是质证的技能,关于阅卷笔录的制作,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我们后续安排一个阅卷笔录的专题,来跟大家分享阅卷笔录的制作。

姜律师

感谢蒋律师的分享,对于蒋律师提到的阅卷笔录、审查报告,我们辩护人如何能制作好,我们期待下次有机会蒋律师能给我们做一个专题分享。感谢两位律师给我们分享了团队的宝贵经验,从两位律师的分享也可以看出两位律师团队业务精湛、工作要求十分严格,各项准备工作体现了标准化、规范化、精细化的工作流程。我想补充分享一下我们团队的做法:在这个阶段我们团队还会制作类案检索报告、检索个案罪名所涉法律法规政策规定、会议纪要、甚至一些领导讲话等。好,接下来我们就再来看今天要沟通的第三个问题。


两位律师的团队,在质证时通常会采用哪些质证方式?通常如何准备质证意见?


首先请连律师谈一谈。

连律师

首先我认为质证方式不能只局限于法庭举证质证环节律师发表质证意见,它最起码还要包括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以及申请证人、鉴定人出庭询问这两个环节。


1、是否排非。即审查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是否真实,是否存在刑讯逼供、诱供、骗供等情形。我不知道大家排除过几个?我至今为止提了的一个都没排除掉,但是我印象特别深刻,就是在北京丰台有一个案子的法官,在开完庭前会议的时候,跟我说其实特别愿意听取律师的意见,这样可以督促公安机关改变错误的讯问方式。但即便是这样那个案子也没有排除。即便排除不掉我认为咱们律师还是要提,为什么呢?第1、排非程序是只要提出申请,就要开庭前会议审查,因此,咱们是以一个启动程序的方式提出对证据合法性和客观性的质疑。第2、通过这种方式展现公安取证方式的问题,动摇法官对笔录客观性的内心确信。最终,即便不能作为非法证据排除,在后续庭审过程中也可以再次从证据三性方面提出质证意见,动摇法官对供述真实性的内心确信。


2、举证质证环节的质证意见,无罪辩护的案件以及比较复杂的矛盾点比较多的案件,建议准备书面的质证意见,从证据的三性以及证明目的详细阐述,当然仅仅从证据三性以及证明目的的角度去分析质证可能还不够还应该从证明力、证明标准等内容进行分析。依据中华律师协会出台了一个《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还应该就证据资格、证明力,证明标准(确实充分(有无矛盾)、孤证的问题),证明体系(证据链是否完整)


3、准备对于有可能出庭的被害人、证人以及鉴定人员的询问提纲。


一方面是我们申请证人出庭,另一方面我们没申请有可能证人、被害人也出庭。举例,强奸案。因为我们的刑事案件很少有,有可能被忽略。但是还是需要准备,比如强奸案的被害人、关键证人就有可能出庭,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准备,那么庭审的时候就会措手不及。


在这里想说一下书面质证意见和法庭阐述意见的区别,书面质证意见要求全面,法庭阐述意见要求精炼、易懂。以法官能够听懂为目的。以合法性为例。书面意见中写明具体的法律依据,但是庭审的时候,我不会念法条。法庭表述:书证应该是原件,复印件没有跟原件核对一致,不具备合法性。法官很不喜欢听到律师念法条,咱们在法庭上尽量避免。

姜律师

感谢连律师的分享,连律师提到了排非和申请证人出庭的问题。关于在我这么多年的工作中有两个个案子是排掉了,一个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案,被告人有份1个小时20分钟内形成的30000字左右笔录,也是一份最全最完整的笔录。通过申请侦查人员出庭接受询问的方式,后成功地排除连这份笔录,也成功地打掉涉黑罪名。另外一个是销售假药罪,第一次会见时嫌疑人告诉我被刑讯逼供并展示了手腕上的伤痕,我说可以控告和申请非法证据排除,嫌疑人因害怕不敢控告也不敢提排非,也不允许辩护人控告和申请排非,但是要求辩护人把这个情况向检察官和法官进行反映。后来在法庭上的策略就是口头提出当事人在侦查阶段有被刑讯逼供的情况。因为之前这个情况有向公诉人反馈,所以公诉人回应说既然辩护人没有证据证明有刑讯逼供的情况,公诉人也没有证据证明没有刑讯逼供的情况,故当庭撤回被告人所有供述不再作为证据出示。那么这是我在十几年的工作当中遇到了两个就是我认为还是比较比较典型的一个排非的案件情况。好的,接下来有请蒋律师。

蒋律师

其实我有时候蛮羡慕主持人刚刚提到了她在职业生涯当中有成功的排除过非法证据这样的一个经历,比较遗憾就是我从事刑办案方面这么多年了,说真的,非法证据的正式排除一份都没有,但是作为瑕疵证据,其实我觉得这个点,我们可以重点关注一下,瑕疵证据其实有被法院采纳过很多次。最近的一个案子了,我看是在18年还是19年的时候,我们办了一个诈骗的案子,电信诈骗,我辩护的当事人,他是作为第一被告放在那个案子里面去审理。实际上我个人认为首先他不应该被作为第一被告,因为电信诈骗涉及的被告很多,法庭为了方便审理,把一个案件分成了3批还是4批人来审理。然后我的那个当事人在我们那一批案件里面他就排在第一位,这个对他来说是比较吃亏的。我在会见的时候了解到的情况就是,他实际上对他的行为,包括就是控方指控的罪名这些他都认,就有一个问题,他就觉得他自己不应该排在第一位,因为他认为他自己获利比较少,97%都分出去了,他只分了3%,怎么都不应该是主犯。但是控方认为他虽然获利比较少,但是主从犯不以获利多少来区分,而是以那个你参与的环节来确定,认为我的当事人在这个环境里,在整个事件里面是最重要的一个人,每一个环节他都有参与。其实在这个案子里面我们整个辩护不是那么的积极,不是那么的积极,是为什么?因为确实没有更多的有利于我的那个当事人的证据出现,而且当事人他自己虽然对十三四年的量刑建议有意见,但是他实际上是认罪认罚的,这样对我们的辩护实际上是有了一个很大的限制。当时公诉方起指控的诈骗金额是280多万,又没有法定或者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怎么着他都是在10年以上的,我要说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我们辩护人要勇于直面自己在案件辩护时候的缺陷,如果有机会,要及时调整辩护策略,竭尽全力的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益最大化。案件在庭审过程中,其实在法庭发问、举证质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突发的状况出现,我们作为辩护人一定要敏锐的意识到这些突发问题,并抓住对我们有利对问题来攻击对方的证据体系。


我们今天虽然是谈质证,也顺便给大家聊一下,那个案子在审理的时候,在那个法庭发问阶段,通过发问,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公诉人有诱导被告人做认罪认罚。


当时那个案子有17个被告人还是18个被告人,只有我的被告人,还有第二被告人,在审查起诉阶段没有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其他的所有人都签了认罪认罚具结书,法庭实际上就是按照认罪认罚这样的程序来的,没做那么多的准备。当时一发问的时候,在后边已经签了认罪认罚的一个被告人突然提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是公诉人说如果我签了认罪认罚,就要给我从轻,如果我不签认罪认罚就要从重,我说其他的,他也不听。


好,在这个问题上我第一就意识到了公诉人这种谈认罪认罚的方式是有问题的。那我们就要攻击他所认定的犯罪事实,我们就在法庭上提出,公诉机关认定的犯罪事实是不清楚的,是通过诱导方式得到的认罪认罚。


然后在接下来的质证的时候我们就主要针对发问环节,其他被告人翻供的方面方面,作为重点来进行质证。其次就是审计报告,因为这种涉众、涉金额方面的案件,都是需要有审计报告支撑的,而审计报告,究竟属于哪种证据,它能不能作为鉴定意见来用,是有很大争议的。


其实我们律师前几年大家没有太过注重对对审计报告的一个质证,这两年就是那个张老师我们也我们检察系统出来的一个张老师,他做了一个审计报告质证的这么一个课程,然后我们很多同行去听课以后就发现这个审计报告来作为鉴定意见出现在庭审里边,出现在案件的证据里边来作为定案的依据,实际上是非常不妥的。


前面也说到公诉方指控诈骗金额是280多万,然后当时就跟法庭提了一个问题,要求公诉方说明一下指控的这280多万的一个计算方式,因为证据里面的审计报告里面没有计算方式,也没有计算结果。审计报告它是一个对数据的一个提取,审计报告是把所有的后台数据梳理了一遍,我们就要求公诉人对怎么算出这280多万结果的,给出一个计算方式,公诉人是言之凿凿的就给了一个计算方式,在拿到这个计算方式后,我们第二被告的那个辩护人就提出来了,他说这个计算方式得不到公诉人的这一个这样的一个金额结果。其实在那个案子里面我也要承认,我自己在这方面实际上当时是没有过多的进行思考,因为毕竟我的那个当事人他首先认罪认罚,只是觉得十三四年太高了,实际上他自己清楚,公诉方指控他200多万只有少没有多,那么我们也清楚,所以就没有去深挖。但是当时在法庭上作为当第二被告的辩护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马上就觉得这个东西我必须要加以利用,必须要去把它用到。因为公诉案件中是控方承担举证责任,一旦公诉方举证不能,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然后我就针对这一份计算方式,这个金额跟公诉方案一直在法庭上,对这份证据进行一个反复来回的论证。一直跟法庭强调公诉方的举证责任,和被告人没有自证其罪的义务。


最后就争取到,审判长明确表态,这份证据争议较大,会议庭在庭后再单独核实该份证据,就是说他所表达的是我会去就是专门来审查这个证据。相当于这份审计报告在本次庭审上是没有被法庭认可采纳的。这就为我们辩护人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和机会。


好,那么我已经发现到这个问题,在庭审第一次庭审过后,我可能花了10多天或者是更长的时间,两个星期左右,我们把从公诉方导出来的这个做审计报告的全部数据,就是全案涉案被害人的入金、出金、损失,按照公诉人给出的计算公式全部计算,并制作了汇总表格。


我记得我当时就提了满满的4大包,4大包用卷宗袋装的材料,我做好以后我就去找法官,当法官看到我提的那个东西来,法官都惊讶了,他说你拿来的材料比公诉人拿来的材料还要多,然后我就跟法官交流,我说因为公诉人在法庭上给了我们一个明确的计算方式,那么现在按照公诉人提供的计算方式,我把所有数据,每一种可能的组合方式,都进行了计算,怎么都得不出公诉方指控的金额。


我就跟法官说,如果控方指控金额没有实际的证据做支撑的话,他的证明体系实际上是有问题的,他的证据链是不完整的,得不到唯一的结论,我们作为被告人,我们是没有义务自证其罪的,当公诉人不能够举证证明我的被告人涉嫌诈骗的金额有多大的时候能够达到他指控的280多万的时候,那么就应该从有利于我们被告人的那个角度来出发,来进行认定。也就是就从被告人实际分到了多少,来对进行一个量刑。这个问题我们跟法官探讨了很久,一直就是为这个打拉锯战很久。


后来其实比较遗憾,这个法官最后实际上也表示了他不是不认同,但是这个东西因为有案外因素已经定性了定在那里了,但凡有法定可以从轻的情节,他都会考虑十年以下的量刑,后来是卡在十年这个点量的刑。再加上后来我们的那个被告人,他自己放弃了上诉,实际上我觉得如果上诉的话,这个案子改判的机会是非常大的,他放弃上诉那么这个结果比较遗憾,但是过程我觉得非常有意义。就是我想说在庭审的过程当中,如果发现突发的情况,我们一定要抓得住,包括我们之前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没做的不够好的,一旦发现了,那我们要及时的去纠正。


好的,这个话扯得远了一点。那么在质证的方式,其实我在分享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是有谈到过的,质证究竟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我觉得还是要结合具体的案件来看。我们都知道了,不仅仅是质证,整个庭审实际上都是公诉人在带节奏,因为举证过后才有质证。如果我们觉得我手里这个案子证据的问题很大,影响到我当事人的定罪量刑。我觉得前期要积极友好地跟公诉人沟通,沟通不下来的情况,到了法庭审理阶段,一定要和承办法官多沟通,阐明自己的观点,争取我们觉得最有利的一个质证方式。根据公诉人出庭举举证质证的指导意见的规定,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和证据状况,结合被告人的认罪态度,举证可以采取分组举证或者逐一举证的方式,这说明了分组举证或者逐一举证,在适用条件上是有所不同的。公诉人虽然有权选择举证方式,前提还是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我们作为辩护人要做到的就是心中有数,不管哪种举证方式,质证方式,其实它是没有优劣之分的,只有合适之选,这就要求我们对证据的种类和运用规则要熟悉,并且要充分掌握,灵活运用。


而且我在这里要特别跟大家就是说一下,虽然不是我们团队遇到的,但是确实是我们身边的律师遇到过的,就是公诉人和律师大家对这个一证一质理解方式不一样的时候。因为一个比较复杂的案子了庭前会议,控辩双方达成了一致,就是一证一质。作为辩护人理解的一证一质都是每一份证据单独拿出来质证,但是公诉人理解的是,一组同类证据一质证,在庭上他实际采取的举证方式是分组举证。其实我们在法庭上作为相对的劣势方,你是没有办法去改变公诉人这样的一个举证方式的,但是不管他采用哪种方式来举证,只要我们把那个案卷材料里边它确实的问题矛盾之处都找到了,然后明确的指出来,我觉得都不会影响我们的质证效果。


我自己做的质证意见其实就是紧紧围绕我的阅卷笔录来的。我在之前分享第二个问题的时候有提到,就是我们在做阅卷笔录的时候,会反复的提出问题,提出的问题,后面的问题会把前期这种就是问题也许会否定掉,最终沉淀下来的就是精华。那么就是我的工作就是把我在阅卷笔录时候提出的这些问题汇总在一起,其实就是我的质证提纲了。法庭质证的时候,我一般只会带质证提纲。详细的质证意见,比如书面的质证意见会根据庭审的情况庭后再进行调整,再来制作。好,我的问题这个方面我就分享到这里。

姜律师

感谢蒋律师以个案证据审查的经验给我们详解了审计报告的质证的方式以及需要和公诉人、法官多进行沟通。感谢两位律师关于这个问题的分享,都说看律师的质证意见也是可以看出一个律师的证据分析水平。两位律师的分享也给我们团队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接下来第四个问题:


如何预判控方的举证顺序?对于一些复杂疑难、涉黑涉案、或者案卷上百本及以上的案件,如何沟通提前拿到控方举证提纲?如果控方不给举证提纲,该如何应对?


这个问题,我想先请蒋律师以前公诉人的视角给我们做分享。

蒋律师

关于预判控方的举证方式,我个人觉得我们首先要回归到起诉书。其实每一份起诉书他在指控犯罪事实之后,他都会有列举公诉方需要举证的一个证据,一般是放在控方那个指控犯罪的事实后面,通常的表述是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什么书证、物证、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等等。每一个公诉人他有自己特定的证据排序的一个习惯,其实从起诉书上来看基本上是可以看出来的。一般案件开庭,公诉人都是按照起诉书上的证据来进行举证,然后再质证的。大多数案件我们不用去纠结公诉人对哪一份证据先举证质证,因为举证他的那个顺序实际上是带有一个个人的工作习惯,每个人的习惯不一样,是没有什么可参照可对比的。我个人的习惯是按照我刚刚说过了,按照我们的阅卷笔录来制作我的那个质证意见,因为绝大多数的公诉人实际上也是按照审查报告来制作那个。那个准备他的举证的,因为审查报告最高检它是有一个顺序的要求的,对文书卷,然后证据卷,证据卷要分言词,证据怎么样怎么样作为证据的种类这样分着过来的。说到底对案件材料的熟悉才是我们办案的基础。虽然不能说不能做到说公诉人说一个问题,他举证举示一个问题,我们马上就能背出来,努力的背出来他的说的那个问题,但是我们要马上在我们的阅卷笔录里找到公诉人提到的证据,提到的事实方面,当然最终数量少的时候是可以直接翻看卷宗的。当案卷数量多了有几十本上百本甚至几百本的时候,阅卷笔录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其实作为辩护人,只要把我们的工作做扎实,应该说是以不变应万变,不管哪份证据在先,哪份证据举示在后,其实不影响我们的工作,也不会打乱我们的节奏。而且我觉得就是说我们作为辩护人,我们要有一个这样的一个目标贯穿我们在庭审的始终就是,我们要让公诉人跟着我们的节奏走。刚刚主持人说到的就是对于一些复杂疑难的案件如何沟通,提前拿到控方的那个举证提纲。关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对于复杂疑难的案件,我们一定要争取召开庭前会议,对证据进行交换,然后进行同时要求被告人到庭参加今天会议的质证。这样做的好处是为避免了复杂疑难案件正式开庭时间过长,开庭时间过长了,不管哪一方都会感到疲惫,这是难免的。特别被告人众多涉嫌罪名又众多的时候,作为这种案件作为众多辩护人中的一个其实很大很多时候我们是在做那种感动,因为法庭审理的内容可能跟你的当事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但你不仅必须坐在法庭上,还不能开小差,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问题在法庭上出现的哪个问题对你当事人有用,对你的辩护有用,这就很痛苦了,10天半月开个庭,甚至更多的时间开庭开下来,我们律师身体是非常吃不消的,因为我们知道在法庭上大家都有这个体验的,辩护人被告人多,辩护人多,法官他坐的是高背软椅,公诉人坐的也是高背软椅,我们辩护人坐的是一个单独的小板凳,真的那几十天开庭下来是非常吃不消的。万一因为开庭的时间过长,审判长为了控制节奏,他是一定会限制辩护人发表质证意见,这肯定是会存在的。这个时候庭前会议就是一个好东西,庭前会议他能够相对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庭前会议可以开一次两次、三次甚至更多次,直到我们把有关证据方面的问题解决掉,这样一来是可以避免长时间庭审带来的弊端。第二是给我们辩护人一个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一个缓冲时间。因为我们可能在庭前会议的时候,通过跟公诉人对证据的一个对抗,我们会发现到我们之前忽略的,那么我们赶紧给他弥补上,甚至不一定是我们自己跟公诉人,你同案的律师,他跟公诉人在对证据质证的时候,你可能会发现你忽略掉的东西,你要赶紧把它补上。当然这个对于公诉人来说其实也是一样的,他们同样是会通过庭前会议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


我个人觉得控方不给举证提纲这个问题。影响不太大,因为在司法实践中不给举证提纲是常态,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因为公诉人未必准备了举证期了。然后刚刚提到公诉人,他主要是以审查报告做基础,来对案子做整个那个一个举证质证,包括后边的法庭辩论。实际上因为刑事案件跟民事案件它本来就有区别,民事案件在提交证据的时候就要提交证据目录,那就要提交给法庭,还要提交给对方当事人。刑事案件的证据目录实际上都是记载在案卷的卷宗里边的,公诉人他不会去帮你归纳的,哪些证据属于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哪些属于被害人陈述,哪些属于书证,哪些属于物证,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自己去归纳总结并发现问题的。我还是之前的一个观点,我们把我们自己的工作做扎实,他给不给我们举证提纲?实际上问题不大,他说到哪份证据,我们马上可以从我们自己的阅卷笔录里边找到相对应的证据,对于这份证据我在阅卷的时候,我在审查我这个案件的时候,我有没有发现这个案件,这份证据有问题,如果有我就发表我的质证意见,如果没有,就过掉。其实我觉得是不会影响我们的工作,不会打乱我们的一个节奏的。我的分享暂时先到这里,话筒交给主持人。

姜律师

感谢蒋律师,接下来有请连律师。

连律师

好,谢谢主持人。我觉得刚才蒋律师提到的问题都非常的全面,我同意蒋律师的意见。一般的案件公诉人都不给举证提纲,除非是案卷材料特别多的案件,或者黑社会案件,在法官的协调下有可能提供。首先是自己要做到对案卷材料的熟悉了解,每一个案件阅卷次数可能不下三遍,形成阅卷笔录,书面质证意见,做到对每一个证据心中有数。举证顺序一般都会按照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的证据举证,一个罪名一个罪名,一个事实一个事实的举。先举定罪的证据,后举量刑的证据,先举重要的证据,后举次要的证据。对于材料比较多的,有可能分组质证,公诉人举证一组一组的,有的甚至就念一个名称,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准备的时候一个是也要分组,把一个罪名的证据、一个事实的证据分为一组。遇到语速特别快,或者口音严重的公诉人,辩护人可以跟法庭说,请公诉人慢一点,以便于被告人和辩护人听清举证的内容。公诉人举证的时候我们可以在质证提纲中勾选他举的证据,在质证的时候就比较从容不迫。

姜律师

感谢两位律师关于这个问题的分享,那在我这么多年执业中,只有1次办理的走私普通货物罪案件,经过跟公诉人沟通是在庭前拿到了举证提纲,个人赞同先和公诉人做沟通,如果和公诉人沟通无果的情况下,建议再和法官沟通试一下,并且一定要试。就像两位律师所说的在不给提纲的情况下,也不要害怕要沉着应对,如何准备两位律师刚才已经给我们详细阐述。不管如何,辩护人必须要对案卷非常熟悉,我们团队除了制作律师版证据审查报告之外,和两位律师团队一样对每一个案件至少阅卷5次左右。接下来第五个问题:


庭前会议或者开庭前,法官要求先提交质证意见,一般是否会提交,如果不想提交,法官又很强势要求你必须提交怎么办? 


首先请连律师谈一谈。

连律师

召开庭前会议,审判人员可以询问控辩双方对证据材料有无异议,对有异议的证据,应当在庭审时重点调查。


庭前会议是解决程序性问题的,律师没有义务在庭前会议或者开庭之前提交书面律师意见。一般法官都不会提出这种要求,但是在一些涉黑案件中,我碰到过法官提出这种要求的,我的态度是委婉拒绝。因为黑社会案件政治性较强,法官为了把案件办成铁案,庭审的过程中都会补充新的证据,所以庭前交给法官的意见,他肯定会交给检察官作为在证据上查缺补漏的依据。所以我们不能给她们这个机会。对于其他案件没有政策性因素干扰的情况下,法庭组织庭前会议的目的还是为了更好的听取控辩双方的意见,很有可能法官提前阅卷,了解到案卷中的一些问题,利用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很好的跟法官进行沟通,也是一种说服法官的方式,把当庭说服前移了。

姜律师

感谢连律师,接下来有请蒋律师。

蒋律师

我一般是不会提交我的质证意见给法官的,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举证质证,顾名思义先举证,再质证。如果法官强势的要求我提交,我首先会跟法官沟通,你先让公诉人给我一份举证提纲,是吧?如果公诉方给了我举证提纲,我会根据举证提纲,回给法庭一份那个质证提纲,但是没有详细的质证意见,庭审都没有开,怎么会有详细的质证意见。这个时候我们需要跟法官先友好的沟通,我个人是这样觉得的,就像刚刚连律师说的,通常法官他是不会这样做的。当法官一定这样做的时候,那么我们要明确我们要知道这个背后的深层次的原因,它不是法律上的问题,它可能是其他方面的问题,我们要跟法官良性友好的一个沟通一个交流,我们要找到症结的所在地。


我觉得我给你一个质证的提纲是可以的,因为我们之前也说到庭审的过程是千差万别的,可能在庭审的过程当中会有很多就是我们没有预测到的一些情况出现,我的这个质证意见它是需要调整的,在庭前会议我是没有办法给出详细的质证意见,在庭审之后可以提交一份书面的质证意见的,这是我个人的一些浅显的看法。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好的,话筒交给主持人。

姜律师

感谢蒋律师,感谢两位律师关于这个问题的分享,我们知道法庭以及公诉人有时会通过庭前会议来试图摸一下律师的底牌。那要不要交意见,我一般也不会提交,这个问题我们三人的观点一致,但不代表是标准答案。但是在庭前会议上的相关意见,会在会议结束后整理一个书面的内容递交给法庭。如果实在要提前递交质证意见,一般会写的宽泛一点,并在意见最后注明:具体质证意见以庭审发表的详细意见为准。那拒绝的理由主要是庭前会议设置的初衷主要是解决程序问题,且很多庭前会议被告人是不参加的,不能进入到实体当中。接下来第六个问题:


庭审中出现对被告人有利对证据,公诉人没有举证,辩护人应当如何应对?


首先请蒋律师谈一谈。

蒋律师

那么在庭审的过程当中,公诉人他举证的习惯通常就是有罪的证据,罪重的证据他会一股脑的出示,对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有点感觉就是挺害羞的,半天都会拿不出来的。我个人是这样觉得,对于不利的证据他没有出示,我们也可以保持沉默,因为被告人没有义务自证其罪的,我们辩护人不能做第二公诉人。但是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如果公诉人没有出示,我们就觉得这是我们必须要争取的,必须寸土不让,因为这个是涉及被告人的切身利益的。


如果是已经在案的证据公诉人不出示,实际上他是违反了他的那个工作规则的,违反了检察院的工作规则。那么我们在质证环节可以明确的先要求公诉人出示在卷宗里面的这个证据材料。我相信当你明确提出来的时候,公诉方都还是会接受的,如果遇到比较顽固的公诉人,他对你的提出不做回应的话,我觉得我们辩护人也不用客气,直接就向法庭把这份证据就是阐明一下,宣读出来,告诉法庭这份证据在哪里,它证明了什么。就是我之前有说到的,我们提出质证意见一定要一针见血。然后如果是没有记录在卷的,如果是通过我们律师调取到的证据,或者说是当事人的家属当事人的朋友提交来的证据,关于这种证据,我个人的建议是,第一就是说在我们辩护人举证的时候、提交的时候,首先在法庭上你肯定是要去申请,但是这个证据在出现在法庭上之前,我们应该要跟法官沟通,因为你要把这个证据要提前交给公诉人,他要看的,不然的话在法庭上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如果法庭当庭举证质证,搞证据突袭,公诉人对辩护人提交的证据通常是不予认可的。如果这个证据确实对我们当事人他是有利的,又是真实的这样的一个情况,就会拖延我们的诉讼时间,法庭庭后再来单独开庭审理一份证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其实我们就是要做到一个相互的尊重,如果说我们辩护人手里边有了被告人罪轻无罪的这样有力的证据,要提前的要跟法庭,要跟公诉人沟通,我们要把这个证据举示出来,至少要让他知道我们要举示这样的证据。我的分享就到这里了。

姜律师

感谢蒋律师,接下来我们有请连律师也来谈谈他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观点。

连律师

案件材料当中往往存在一些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证据,那么这个时候公诉人往往不会在举证的时候去举,这就是我刚才就是在咱们的像刚刚开始的时候提到,就是我在阅卷的时候,实际上会把这些证据去进行一个整理和整合。那么公诉人不举证其实我觉得是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公诉人节选部分证据举证。公诉人在举证过程中,举证人证言、其他犯罪嫌疑人供述包括一些书证的时候,他一般是节选一部分宣读,对公诉有利的,但是有些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部分没有读,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在质证的时候指出,公诉人只节选了一部分,辩护人发现证人在哪份证言中是如何说的,两份证言中存在矛盾,公诉人应该给出合理的解释。另一种情况是对于有些证据公诉人根本就不举证。这种情况呢,在公诉人举证完毕之后,辩护人举证环节可以一并指出,在本案的证据卷中还有哪些证据可以证明什么什么,而公诉人并没有向法庭展示。

姜律师

我本人非常赞同两位律师的观点,首先我会让控方明确是否出示,如果不出示,我会要求在辩方举证时进行宣读,如果法庭不让讲,我一般会在辩论阶段揉进辩护意见并清楚说出在证据卷的哪一卷哪页,并请书记员记录在案。


我们今天对谈的部分就到此结束,看看大家有无关于质证方面的问题需要向两位律师请教。首先请张斐律师。

张律师

感谢三位老师的精彩分享,我主要就是实践中碰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有些案子里面就是同案犯的她的供述跟我们当事人自己的供述他是不一致的,在这种不一致的供述我们要形成质证意见的时候,我们该就是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操作方法,因为直接拿这个就是其他同案犯的供述给当事人看的话,我觉得因为很多就是类似于家族企业,他们就是可能有那种关系比较好的话,我怕会形成一个串供的风险,就是想问一下各位老师有没有好的方法。

姜律师

好的,这个问题我们请一下蒋律师来给我们做一个分享

蒋律师

好的,谢谢张律师提出来这样的一个问题。其实这种问题是带有共性的。我们在同案犯与我们当事人的供述不一致的时候,其实我们律师首先要做到我们自己的一个内心确信,就是我刚刚在分享的时候提到的,要反复多次的去会见我们的当事人,被告人。我们跟他会见的时候,我们要求他谈事实,我们要从他谈的事实里边,然后我们来分析,结合侦查卷宗里记载的来分析他谈的事实和卷宗里边的事实有什么差别,差异在哪里?是本质上的差异,还是说,是因为侦查人员记录方式造成的一个差异?在这个时候我们只能让我们的当事人,让他去陈述他认知的事实。在侦查阶段包括审查起诉阶段,在没有到法庭上当面对质的时候,我们一定一定要做好,我们自身的保护,我们不能把那个风险加在我们自己身上。那么当你反复询问你的当事人让他说出的事实,依然和同案犯说的事实都不一致的时候,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就要做好在庭审上发问的一个准备了,这个发问它不是仅仅放在质证的这一个环节,应该是法庭调查、发问环节。要在法庭调查阶段把事实确定下来。用我们老百姓最通俗的话说,就是让他们当面对质,把事情说清楚,在法庭发问的环节要把这个事情落实下来。然后根据法庭发问得到的一个结果,再综合我们阅卷对整个案卷材料的一个分析,在质证阶段,在质证阶段对证据发表意见。其实我们作为辩护人应该是会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究竟我们当事人说的是真实的,还是说同案犯说的是真实的,那么我们要大胆的发表我们的质证意见。好的,仅供参考。

姜律师

接下来有请黄荣律师进行提问。

黄律师

三位律师好,非常感谢下午的分享。通过今天的分享,这个大概想说的话就是学习到了,同时让我感觉到是就是信心满满,而且在质证阶段这个有一个平面系统的一个了解,我这边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三位老师。就是辩方在申请做证人出庭作证的时候,在举证质证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姜律师

好的,谢谢黄律师,那么这个问题我们有请连律师进行解答。

连律师

你好,黄律师。针对这个问题,证人实际上是分两个阵营,一个阵营是控方证人,另外一个阵营是辩方证人,那么一般针对控方的证人,我一般不会去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因为我们有可能这个证人出庭之前,公诉人会对他进行一个询问。在法庭上的发言也不一定是我们辩护人想要的内容,那么就辩方证人我们有可能会出申请出庭,那么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辩护人要注意的是什么?就是辩护人要尽量避免和这些证人进行私下的或者是说避免见面沟通,甚至于打电话,这些都是要避免的,以防止证人的证言存在一定的反复,或者是说规避律师伪证的一个风险。那么同时辩方的证人我一定会让他写证人证言和出庭作证相结合。当然证人证言肯定不如在法庭上去询问他,庭审效果要好。那么如果说他没有办法出庭的话,那就提交一个他自书的书面证言。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姜律师

好的,由于时间关系提问环节到此结束。最后,再次感谢两位律师给我们带来的这场知识盛宴,为我们刑事辩护工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期待能有机会和两位美女律师再次对谈交流。也感谢大家的聆听,今天的分享到此结束。

END


十点法务

一个专注于法律实务的平台

每天20:00准时推送

通过法律视角为您解读
企业运营中经常遇到的公司治理
股权转让 合同纠纷
劳动人事 知识产权
税务 投融资 并购
刑事风险等问题

来源:微信公众号 十点法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