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案重温】“沛斯卡玛号”杀人案(辩护人:文在寅)


    1996年8月2日,太平洋海域仍是一片宁静,但漂浮在海面上的一艘渔船上正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对于船员来说,这是无比黑暗的一天。


    当夜凌晨三点,在微弱的灯光映衬下,6名中国船员悄悄进入船舱杀害了同船的11名船员,其中有7名是韩国人,另3名则是印尼人,还有一位竟是中国人,这便是太平洋海域著名的“沛斯卡玛号”杀人案。


    这六名中国船员被韩国警方逮捕,在韩国法院一审判决中该六人被判处死刑,尽管已被判处死刑也难平韩国民众心中的怒火。



    在媒体与民众纷纷指责这六名杀人凶手的情况下,有一人却站出来愿意拼尽全力地为这六名船员辩护,他就是今日卸任的韩国总统文在寅。


    当时的文在寅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律师,他看到了这六名船员过去悲惨的处境,他知道这起凶杀案的背后隐含着令人同情的背景。



甲板上不和谐的日常


    “沛斯卡玛号”是一艘韩国渔船,船长名叫崔基泽,甲板长叫姜仁浩,其余的韩国人也占据了渔船其它的技术岗。


    六名中国人都是朝鲜族打工人,他们为了维持家计只好选择上船打渔,最年长的一人叫全在千,他是一名退伍军人,他已有两年出海打渔的经验。


    由于家里有一位患病卧床的老母亲还有三个等着交学费的孩子,为了贴补家用,他只好再次登上这艘属于别国的渔船。


“沛斯卡玛号”


    其他几名船员也都面临着生活中的大小困难,他们都是第一次出海,年纪最长的全在千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被尊为“老前辈”,全在千对这几位新手也十分照顾。


    渔船上的韩国人对这些外籍船员多有歧视,在登船前他们便和中国船员签订了一项苛刻的条件——凡是想上船出海的人不仅要满足年龄和身体条件,还要额外缴纳两万元保证金,工期必须满两年,中途退出保证金概不归还。


    面对如此不公平的合约,几名船员东拼西凑才凑够了钱数,一旦中途下船意味着他们要面临破产负债的局面。



    等到他们登船以后才发现这些船上的管理员对待他们的态度十分恶劣,动辄就是打骂。


    航行的前几天,几名新手船员并不能适应海上生活,都出现了晕船的症状,但韩国人并不在意他们的不良反应,仍在催促他们快点干活,甚至言语间多夹杂着侮辱性词语,碍于刚登船的情势,几名船员只好默默忍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韩国人对待外籍船员的苛待愈演愈烈,船员的忍耐被他们视为软弱,言语侮辱对他们来说已是家常便饭,稍有不满还会遭到拳打脚踢。



    一次,中国船员再次遭到了韩国人的责骂,船员愤怒地握紧了拳头,这一幕被韩国人看在眼里,他直接拿起鱼绳就开始抽打中国船员的背部,直抽得衣服上渗印出条条血迹仍没有停手。


    最后是在众人阻拦下他才恶狠狠地停了手,此后这种惨状经常上演,小小的渔船上充斥着怨恨与愤怒的气息,渔船颠簸地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大洋上。


    过了不久,船员间又爆发了一次矛盾,几名船员轮番遭到韩国人的殴打,外籍船员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屈辱的生活准备拿起手边的工具奋起反抗。



    眼看双方矛盾一触即发,这时一位韩国船员赶忙来到双方中间进行调解才平息了这场矛盾。


    事后,为避免再次发生这类事件,韩国船长向各船员口头保证今后不会再出现体罚责骂船员这一类事件,一定会营造和谐的生活环境。


    但船长的口头保证并没有平息船员心中的怒火,他们知道这位船长才是心底里最瞧不起他们的那类人,几名印尼船员因不想再在此生活下去便决定下船。



    责打辱骂的现象确实消失了,但是不公平的待遇仍在延续,为了报复外籍船员上次的罢工反抗,几名韩国管理员又想出了新的折磨方式。


    当韩国船员按照正常工作时间上下班的时候,外籍船员却要每日工作近20个小时,休息时间仅有4个小时,日复一日,长时间的疲劳工作使各外籍船员苦不堪言,他们的情绪已到达不满的最高点。



复仇计划


    一日,全在千偶然听到船长在商议做掉那几名即将下船的印尼人,由于长期处于不安与疲惫的生活环境下,全在千无法区别这是否是船长一时说的气话,他赶忙跑回船舱和另外几名船员商议此事,最后他们决定与其在这里不安地挣钱不如早点回家。


    当他们几人来到船长面前商议下船一事时,船长拿出了一份保证书让他们签字画押,等到他们签好字后,船长露出了狡猾的笑容,他将那张保证书翻了过来,几名船员看到背后的内容以后瞬间傻了眼。


    原来保证书的背面还写着如果船员登船后不服从船长指示、违抗船长命令、存在暴行等行为将被驱逐下船,等待着他们的是西萨摩亚的荒岛和当地警方的逮捕。



    为了避免三个月的牢狱之灾,六名船员苦苦哀求船长,船长提出如果他们交付十几万元的赔偿款,他就会放过他们,可是十几万元哪里是他们这几名打工人负担得起的,走投无路的六名船员决定复仇。


    8月2日凌晨,在夜色笼罩下,表面上一片平静的沛斯卡玛号不久就要陷入一片混乱的漩涡之中。以全在千为首的六名中国船员先悄悄潜入李仁锡所在的驾驶舱,趁其不备袭击了他的头部,将他绑起来关进了仓库。


    随后,几人又潜进船长室,面对熟睡的船长,几人怒火中烧,操起手中的捕鱼刀便向他砍去,可怜的船长在睡梦中就被抛进了太平洋。



    趁着夜色,几人又分别来到了甲板长、机械师等六人的房间,他们用同样的方式将这六人杀害,但此时呼救声已响遍整片甲板,三名印尼船员也出来察看,全在千开始犹豫是否要将这几名目击者杀害。


    随着月色逐渐明朗,杀人后的恐惧也涌入心头,冷静下来的几人决定先将船上剩余三名印尼船员和一名中国船员关进冷冻室,让其自生自灭。


    四天以后,全在千发现这几人安然无恙,即便面对同胞的苦苦哀求,全在千还是狠下心选择将他们四人抛入大洋中,五日内,他们六人杀害了船长在内的十一人,他们的渔船也逐渐靠近陆地。


甲板上


    此时,被关在仓库的那名幸存的韩国船员目睹了中国船员的全部行凶过程,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决定尽快告知陆地这艘船上发生的恐怖事件。


    一日,趁全在千等人还在熟睡时,他偷偷拿着工具焊死了中国船员休息的船舱,随后连忙联系警方,全在千等人当日就被韩国警方逮捕并移交法院。



最清醒的辩护人


    在媒体的有意掩盖下,韩国民众只关注到韩国船员被残忍杀害的事实却回避了外籍船员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前提。


    在这种群情激愤的情况下,文在寅站了出来,他宁愿一个人独自面对千万民众的唾骂也要为这六名饱受委屈的中国船员进行辩护,让事实真正呈现在公众面前。


    文在寅搜集了一系列韩国船长等人在船上对外籍船员实施的虐待行为,他在法庭上义愤填膺地抛下了一句话“人有像人一样活着的权利!”


    在文在寅坚决地辩护与事件真实背景的披露下,民众开始同情这六名船员过往的遭遇。



    在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之下,法院下达了最终判决结果。


    全在千因承担主要刑事责任而被判处死刑,其余五人改判为无期徒刑,这场混乱的纷争貌似就此落下了帷幕,但其背后透露出的信息仍在警醒着社会。


    这些中国船员在船上饱受折磨,回到陆地后还要面对韩国民众更加恶劣的侮辱与指责,没有人关注过他们在经历悲惨境况时的心境,所有人关注的只有他们最后行为的结果。


    纵然他们确实犯下大错,人们也理应反思酿成这场悲剧的真正原因。


    在太平洋领域,难道只有一艘渔船上正发生这样的事情吗,在阴暗的背后,又有多少不公平的待遇存在,这点我们不敢想象。


艰难的辩护历程


    案件伊始,一名朝鲜族的教师赵峰,联系上了一位韩国律师,请求他为船员们辩护。这名律师就是现在的韩国总统——文在寅。


    当时,43岁的文在寅是釜山当地有名的人权律师

他与恩师卢武铉一起开了一家律师所,经常为弱势群体维权。


    文在寅自己也在回忆录中提到:在当时工厂密集的釜山,只要提到劳动律师,便是卢武铉和文在寅。


    在听赵峰说了案件实情后,文在寅果断地答应了为他们辩护,并表示:“我愿意做,我会全力以赴。”



    在二审中,文在寅将船员们在船上遭受的虐待和毒打逐一陈述,据理力争,认为船员们是在精神崩溃下采取的报复手段,不应该判为海上强盗杀人罪,而应视作一般杀人罪。


    在演讲中,他的一句:“人有像人活着的权利!”实在是振聋发聩,最终动摇了法院的决定。


    二审后,除了主谋全在千外,其余五人被改判为无期徒刑



    在辩护期间,文在寅还在经济方面援助了这几位船员。并且协助船员的家属从中国来到韩国探监。


    后来,卢武铉执政时实行特赦,全在千也由死刑改为了无期徒刑。


    迄今为止,这六名船员仍在韩国监狱中服刑。



    通过文在寅的辩护,不少韩国人认清了真相,对朝鲜族船员们产生了同情。


    但是,也有很多人仍然固执己见,甚至将文在寅称作是“中国人的走狗”、“叛徒”、“卖国贼”。


    他的这次辩护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竞选总统的结果。


    2012年韩国总统大选,文在寅对上朴槿惠,许多韩国媒体就翻起了旧账,指责文在寅为杀人犯辩护,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们减刑。


    最终文在寅输了这场总统大选。



    呈现在世人眼相但是,作为一个律师,文在寅始终恪守自己的原则——“干干净净”,只为将真前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文在寅也多次提到,自己对那场案件的看法从未改变。、


    同时,他也坚定地认为:无论是谁,是否犯错,既然站在法庭里,就都有接受辩护、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受到人权保护的权利。


有理想、有温度的总统


    1953年1月24日,距离朝鲜战争停战还有半年,在韩国的庆尚南道巨济岛上,一个难民收容所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因为在寅时出生,所以名为在寅。


    寅时,是一天中最黑暗最寒冷的时辰,但也是阴气下降阳气上升的时候。上天似乎注定要这个婴儿担起重任,在寒冷里寻找温暖,在黑夜里寻找光明。


    文在寅的童年,一直打滚在社会最底层。贫穷和苦难,会让有些人自卑,但也会赋予另外一些人自强的秉性。


    大学期间,文在寅叛逆而激进。他犯了很多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不过有些错误只能出现在特定的时代,比如参加学生运动反对朴正熙政府。1975年,因为参加学生运动,文在寅被大学开除,外加8个月有期徒刑。


    被学校开除后,文在寅被强征入伍,成为一名特种兵。他被分配到陆军第一空降特战旅,主要负责对朝渗透作战。在极端残酷的环境中,文在寅不但活了下来,而且多次获得嘉奖,先后获得了“爆破课程最优秀士兵”、“生化课程最优秀士兵”、“最优秀特战军人”表彰。最后,旅团本部想要他,但大队死活不放人。


    1979年,他通过了司法考试第一轮。韩国的司考,以超低的通过率闻名,但通过以后,也能籍此跨过阶层的门槛,进入地位超然的司法系统。


    在文在寅的人生中,卢武铉对他的影响太大。从相遇,到一路同行,再到最后的离别,都不在文在寅的计划中,他也不能躲避。卢武铉走了,留下的未完课题,必须由文在寅来完成。


    他在自传中说:如果未曾遇见他,我的人生可能会比较舒适,我也会不时地帮助别人。是他的热情,让我时刻保持警醒!


    2017年5月10日,文在寅当选第19届韩国总统。


    在大选期间,文在寅就表示,如不改革财阀和大企业,就无法带来经济民主化和增长。“对于财阀犯罪,将制定零容忍原则。不可执行缓刑,总统的赦免权也会受到限制。”


    韩国总统任期五年,不允许连任,但对财阀动手术的时间,可能不止五年。阵痛期,民众能否忍住痛苦和你站在一起?很难。所以,下一次选举,支持财阀的保守派又会上台。


    给文在寅的时间不多,所以他要抓住每一次机会。


    2019年2月,韩国爆发“胜利门”事件。有媒体曝光了艺人胜利让手下职员为访韩的国外投资人招妓的聊天记录。各种肮脏交易接连曝出,半个月时间,出现各种神级反转。2019年3月20日,文在寅下令彻底调查“胜利门”事件。除了对李胜利事件的表态,文在寅还提及了2009年去世的张紫妍事件。



    26岁的张紫妍自杀之后,留下了一份“遗书”。其中,张紫妍详细罗列了经纪公司强迫她陪同客户性交易的时间、地点以及交易者的身份。她陪睡超过100次,平均每天接待5名客人,甚至被迫与4名男子同时发生性关系。


    为了让“客人”没有后顾之忧,她还被强制结扎,再也没有生育能力。这些“客人”共计31名,全是娱乐圈、新闻圈、财经圈、政治圈有权有势的大佬。


    这些人当中包括韩国韩国五大集团之一乐天集团的创始人辛格浩与现任管理者辛东彬。这对父子一起对张紫妍进行了凌辱。


    除了张紫妍,因“抑郁”自杀的韩国女星还有很多,李恩珠、U-Nee、郑多彬、崔真实。这些名单的背后,是韩国财阀无法无天的身影。


    文在寅想由此打击财阀势力。但是这些追查行动,如同拳头打在棉花堆上,声势很大,动静很小。财阀们借助自己控制的媒体的力量,一次次将审查引向其他方向。由于涉案人数太多,加上张紫妍案诉讼期已经到期,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2019年10月3日至10月5日,首尔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这次游行,由朴槿惠的亲信黄教安所在的在野党带头。


    数十万人反对对曹国的任命,要求文在寅下台。这次游行,也成为文在寅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


    2020年1月13日,文在寅和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再次出手,国会再次在自由韩国党缺席的情况下,表决通过《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和《检察厅法修订案》。


    根据这两项修订案,今后韩国检方对警方侦查活动的指挥权将被取消,两者之间的关系,时隔65年从上下级变为相互协作。警察再也不用打下手了,从此扬眉吐气。


    这两项修订案通过后,文在寅当年的头号竞选纲领终于兑现。


    一切都在朝有利于文在寅的方向发展。更奇妙的是,原本很可能将文在寅的改革事业毁于一旦的新冠疫情,却成为文在寅的助推器。


    因为邪教带来的大传染,很多人以为韩国这次要完。结果谁都想不到,韩国疫情硬生生被文在寅给摁下去了。韩国是两个发生了大范围疫情并压平新增病例曲线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中国。但韩国没有严格限制社会活动,也没有像欧美那样采取对经济造成破坏的封锁。中国也因韩国控制住疫情,减轻了不少输入的压力。



    教科书般的防疫手段,得到了世界高度赞誉。韩国的成功故事,也在全球被模仿和分析。韩国人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他们当然会将之归功于文在寅。


    成功应对疫情之后,文在寅积累了空前的人气,支持率一路飙升。2020年4月17日,攀升至61%,超过2018年10月第四周的58.7%。5月11日,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文在寅的表现支持率为62%,连续三周超过60%。


    文在寅的个人奋斗历程,和韩国的国家命运进程,息息相关。正因为有他们那一代人的无畏抗争,才换来了韩国社会的整体进步。


    在此过程中,他和同样起于微末的卢武铉,相信历史终是前进的,相信正义一定是存在的。他们渴望过上富裕的生活,却不想独善其身。他们渴望拥有自由,却不想独享自由。


    这些泉水般清纯的想法,以及无数为之奋斗的人,汇聚到一起,形成了历史洪流,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后  记


    今天(2022年5月9日)上午,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发表卸任演说。文在寅表示,期待下一届政府继承以往历届政府的成果并加以发展,继续创造未来韩国的成功。针对朝韩关系,文在寅表示和平是生存和繁荣的基本条件,希望朝韩能够继续努力重启对话,并将半岛去核以及构筑和平纳入制度化。


    韩国总统文在寅当地时间9日下午6时将离开青瓦台,至午夜12时继续行使总统职权。10日上午参加新任总统尹锡悦的就职仪式后,文在寅将返回位于庆尚南道的老家居住,开启退休生活。


    佛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然而,我们既然偶然地诞生于这个偶然的大千世界中,任何人一旦被卷入历史的洪流,就难以再安然脱身,出世与入世之间又如何把握二者的平衡?我们所能做的,也不过“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谨以此文致敬一位有理想、有温度、有情怀、有格局、有担当的异国政治家、法律人!千百年后,如果还有人记起,或许也会为这曾驰骋于人世间的一股正气扼腕、嗟叹!


    (内容来源:网络资源整合)

来源:微信公众号 法经纵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