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典型案例 | 共同房产赠与子女所有是否可以撤销?

 


作者 | 刘军民


单位 | 山东金诚诺律师事务所


【要点提示】


本期案例选取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婚姻家庭典型案例(北京)中第一个案例“于某某诉高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是否有权予以撤销。


【基本案情】 


于某某与高某某于2001年11月11日登记结婚,婚后于2003年9月生育一子高某。


因感情不和,双方于2009年9月2日在法院调解离婚。双方离婚时对于共同共有的位于北京市某小区59号房屋未予以分割,而是通过协议约定该房屋所有权在高某某付清贷款后归双方之子高某所有。


2013年1月,于某某起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称:59号房屋贷款尚未还清,房屋产权亦未变更至高某名下,即还未实际赠与给高某,目前还处于于某某、高某某共有财产状态,故不计划再将该房屋属于自己的部分赠给高某,主张撤销之前的赠与行为,由法院依法分割59号房屋。 


高某某则认为:离婚时双方已经将房屋协议赠与高某,正是因为于某某同意将房屋赠与高某,我才同意离婚协议中其他加重我义务的条款,例如在离婚后单独偿还夫妻共同债务4.5万元。我认为离婚已经对孩子造成巨大伤害,出于对未成年人的考虑,不应该支持于某某的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均知悉59号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对于诉争房屋的处理,于某某与高某某早已达成约定,且该约定系双方在离婚时达成,即双方约定将59号房屋赠与其子是建立在双方夫妻身份关系解除的基础之上。在于某某与高某某离婚后,于某某不同意履行对诉争房屋的处理约定,并要求分割诉争房屋,其诉讼请求法律依据不足,亦有违诚信。故对于某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2013)东民初字第02551号民事判决:驳回于某某的诉讼请求。宣判后,于某某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11日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09734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 


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是否有权予以撤销。在离婚协议中双方将共同财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的约定与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清偿、离婚损害赔偿等内容互为前提、互为结果,构成了一个整体,是“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如果允许一方反悔,那么男女双方离婚协议的“整体性”将被破坏。在婚姻关系已经解除且不可逆的情况下如果允许当事人对于财产部分反悔将助长先离婚再恶意占有财产之有违诚实信用的行为,也不利于保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因此,在离婚后一方欲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单方撤销赠与时亦应取得双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共同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单方撤销赠与。 


【律师观点】


一、离婚协议具有很强的人身属性。


离婚协议是夫妻双方在协议离婚的时候,就婚姻关系的解除、子女抚养、财产分割、债务承担以及损害赔偿等所达成的一揽子整体协议。无论是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还是在人民法院调解离婚,都涉及到离婚协议的签订。


离婚协议具有很强的人身属性,是夫妻双方就解除婚姻关系所达成的整体协议,协议必须就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问题进行适当处理。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是依附于夫妻双方自愿解除婚姻关系基础之上的,与婚姻关系的解除、子女抚养共同构成离婚协议的整体,并且是协议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任意撤销离婚协议,必然会破坏离婚协议的整体性。


二、离婚协议是男女双方就协议离婚妥协的结果,不能任意撤销。


为了达成协议离婚的目的,为了尽快解除婚姻关系,男女双方基于夫妻感情和子女抚养的考虑,任何一方在财产分割方面所做出的必要的妥协或让步,甚至是放弃财产的决定,都在当事人意思表示之列,与单纯的市场交易不同,不能以是否显示公平来衡量,也无所谓是否是显示公平的,不能以显示公平为由撤销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条款,与离婚协议的其他条款都是为了离婚的目的,都是服务于自愿离婚的目的,具有目的的一致性。鉴于离婚的不可逆,离婚协议的其他条款也就不能任意撤销。


离婚协议不能任意撤销,还在于避免道德风险的发生,防止当事人一方离婚的时候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在财产分割方面做出无底限的让步,而离婚之后,又以种种理由撤销离婚协议,既达到离婚的目的,又达到恶意侵占财产的目的。对另一方当事人,因鉴于对方所提出的离婚条件而答应离婚,离婚后却又人财两失,显然是不公平的,即助长了失信之风,也侵害了另一方的合法权益,是不宜提倡的。


三、欺诈、胁迫是离婚协议允许撤销的法定理由。


离婚协议并非是绝对不能撤销的,依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九条的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可见,如果签订离婚协议时有欺诈、胁迫等情形的,离婚协议是可以变更或撤销的。


离婚协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协议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而欺诈行为,必然会使当事人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胁迫则使当事人的意思表示不是其内心真实想法。鉴于这两种情形下当事人的意思表示不真实,法律允许其撤销或变更。


如果当事人以显示公平或重大误解为由撤销离婚协议,则因为没有法律依据而不应予以准许。


四、离婚协议的物权效力。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


离婚协议的法律约束力,主要体现在离婚协议在夫妻之间具有物权效力,即离婚协议直接在夫妻之间发生物权变动的效力。夫妻任何一方无需按照物权法的规定履行物权交付或变更登记手续,即可依据协议的约定取得分割财产的相应物权。一方不予配合办理物权变更登记手续的,另一方可以直接依据协议的约定,诉至人民法院,要求对方履行协议。


五、离婚协议中把财产赠与子女所有的约定,具有法律约束力。


离婚协议中把夫妻一方的财产或夫妻双方的财产赠与子女所有的约定,同样与婚姻关系的解除、子女抚养、财产分割、债务承担和损害赔偿共同构成离婚协议的整体,并依附于离婚协议而存在和生效,与离婚协议的其他条款具有相同的目的。该约定,也是夫妻一方为达到离婚目的而在财产方面做出的必要让步,另一方正是基于该让步而做出同意离婚的意思表示。


把财产赠与子女所有的约定,是夫妻一方出于对子女利益的考虑或者是对子女权益的保障,并且为了避免或降低离婚给子女所带来的伤害,以把财产赠与子女所有作为同意离婚而作出的让步,同样不能任意撤销。婚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离婚时,夫妻财产的分割,由人民法院按照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把财产赠与子女的约定,也符合法律规定的精神。


离婚,不可避免的会给子女带来一定的伤害,而夫妻也只能从财产分割方面适当弥补或降低离婚给子女所带来的伤害。同时,夫妻约定把房产赠与子女所有,也可以保障离婚后子女的生活避免遭受太大的不利影响,并保障子女可以继续拥有稳定的住所。另一方当事人正是基于这一考虑,才最终做出离婚的意思表示。一旦允许撤销离婚协议中把房产赠与子女所有的条款,不但会给子女带来莫大的伤害,对另一方当事人的善意也会造成伤害。


六、离婚协议中的赠与不等同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赠与。


无论是将夫妻一方的财产赠与给子女所有,还是将夫妻共有的财产赠与给子女所有,均不影响赠与约定的效力,与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六条规定的婚前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将夫妻一方房产赠与另一方所有,未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前可以撤销不同。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如果夫妻一方将个人房产赠与另一方,必须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否则,不产生物权变动的效力,另一方可以行使任意撤销权。而离婚协议中,把夫妻一方财产货双方共有的财产赠与子女,协议在夫妻内部即具有物权效力,无需根据物权法的规定办理物权变更登记手续,子女就可以依据离婚协议的约定,直接取得相应房产的物权。


离婚协议中把房产赠与子女所有的条款,与合同法规定的赠与合同,也有明显的不同。合同法规定的赠与合同,必须受赠方做出接受赠与的意思表示,否则赠与合同不成立。而离婚协议中把房产赠与给子女所有,子女并不是离婚协议的当事人,不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也不可能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但是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却同样发生法律效力。


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是夫妻双方离婚的时候,基于离婚的合意,在财产方面对子女所作出的单方允诺,这种允诺行为,为子女创设了财产权益,子女可以依据该允诺,直接享受相应的财产权益,而不必履行任何义务。


因此,离婚协议中的赠与,不适用合同法的规定,不能任意撤销。


七、本案判决驳回原告要求撤销赠与协议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


原告在离婚的时候签订离婚协议,把夫妻共同房产赠与给双方之子高某所有,协议签订并办理离婚手续后,协议即发生法律效力,而离婚协议也没有欺诈、胁迫等可撤销的情形,现原告起诉要求将离婚协议中把房产赠与给高某所有的约定撤销,没有任何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声明:本公众号所有文章均为原创作品,为保护知识产权,转载时请勿必注明作者、公众号来源和原文链接!侵权必究!(投稿微信:shandongliulvshi



长按二维码,点击关注


来源:微信公众号 齐鲁家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