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研究 | 叩问执行难:申请执行人不是拒执罪被害人?

了解更多刑辩知识
●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



导读

雪峰律师团队受申请执行人委托,以被害人诉讼代理人身份代理一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某省T检以T检一部刑申通【2022】Z9号通知书认为:“原某某作为原案民事申请执行人,在上述两项罪名所涉及的公诉案件中,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被害人’,依据《人民检察院办理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十二条、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原某某不是对检察机关不起诉决定提出刑事申诉的诉讼主体。”据此,本文以T检否定申请执行人为被害人身份为例,与学术界、实务部门、法律工作者展开探讨,厘清执行案件中的申请执行人究竟是不是拒执罪案件中的被害人。

涉嫌该案拒执罪的犯罪嫌疑人为中国执行公开网公示的失信人、限制高消费人某老赖,申请执行人申请某老赖几亿元债务长达四年之久,(该老赖被中国执行公开网公示失信人、限制高消费人信息达几十条)在S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变卖、转移、隐藏资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给申请执行人造成巨额财产损失。S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涉嫌刑事犯罪,以涉嫌拒执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罪移送J市公安局立案侦查,J市公安局经侦查认为某老赖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并移送案件至T市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T检)审查起诉,T检对此不予受理。经J市公安局二次移送,T检受理案件,并指定其下级W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W检)审查起诉。其后W检通知被害人代理律师举行听证,后W检在未通知代理人即取消听证的情况下径直对某老赖作出不起诉决定代理人就W检不起诉决定向T检提出申诉。然T检以申请执行人不是拒执罪被害人,因而不具备申诉主体资格为由通知申诉人审查结案。

什么是刑事案件被害人?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对此早已有定论,系属正当权利或合法权益遭受犯罪或其他不法行为侵犯的人,联系法律规范以及司法实践,申请执行人除被害人外根本不存在其他定位空间。T检否认申请执行人的被害人地位,其理由除案件办理过程中可能受到的案外因素影响,还在于其法律认知根植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陈旧理论。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立法目的、保护法益限定在司法秩序并将情节严重理解为执行受阻的理论,早已是“老黄历”。目前的研究早已针对“执行难”之现状,对拒执罪予以复杂客体化、将申请执行人被害人化,而2015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拒执罪司法解释》)更是对这一最新理论动向的具体贯彻,可以说是以“申请执行人被害人化”作为核心论点展开。

对申请执行人受损利益的追索,代理人团队将继续推进,但T检以某某通知书的形式否定申请执行人被害人地位的做法,严重背离刑事法理与司法实践,该通知书关乎千千万万个民商事执行案件中申请执行人的切身利益,也关乎解决执行难的重大痛点难题的有效解决,也关乎究竟是打击“老赖”还是保护“老赖”的司法理念,为此,本文以此案为引,就T检作出的申请执行人是不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害人这一“不成问题的问题”展开讨论,供诸君商讨。


一、什么是刑事案件被害人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二项规定被害人是当事人的一种类型,但是并没有就什么人能称之为“被害人”作解答。现行规范性文件中,对被害人作解释的只有《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重婚案件中受骗的一方当事人能否作为被害人向法院提起诉讼问题的电话答复》。答复认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第二种观点,即将被害人理解为“正当权利或合法权益遭受犯罪或其他不法行为侵犯的人”,因此重婚案件中的相婚者亦可作为被害人提起自诉,可要求司法机关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

这种将正当权利或合法权益遭受犯罪或其他不法行为侵犯的人理解为被害人的观点是非常正确的,这不仅有助于对利害关系人作充分救济,也有助于运转自诉制度打击犯罪活动。有一种观点将被害人理解为法益的载体,如果个体直接或间接受损的利益不属于该罪的法益,那么个体就不属于被害人,这无疑限缩了被害人的范围,导致相关个体无法在功能已经非常有限的被害人救济制度中寻求保护。

T检认为申请执行人不属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被害人,就是认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侵害的是公法益而非私法益,债主的利益并未在拒执中受损。这一理解根植于传统理论之窠臼,未能就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发展作认识更新,使办案思维束缚于维稳大旗之下,未能实现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政治效果的统一。


二、申请执行人已被列为拒执罪被害人


(一)对法规范的理解与适用

实际上,现行法律规范已经赋予了申请行人在拒执案件中的被害人地位。

第一,情节严重包含申请执行人损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以下简称《拒执罪立法解释》)就何为拒执罪的“情节严重”作了立法解释,对于其中的“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拒执罪司法解释》)作了进一步细化,将“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致使债权人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纳入情节严重的评价范围之中。这也就意味着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给申请执行人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并非本罪造成的间接损失,而是本罪造成的直接损害结果,申请执行人是与犯罪行为人相对应的犯罪被害人,而非所谓的利害关系人。

第二,申请执行人的自诉权表明其属于被害人。虽然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不在《刑诉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项的关于自诉案件的规定范围之内,但是《拒执罪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将拒执罪解释进入了第三项“被害人有证据证明对被告人侵犯自己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且有证据证明曾经提出控告,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案件”的范围之内。如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侵犯了申请执行人的人身、财产权利,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申请执行人曾经提出控告,而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对负有执行义务的人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申请执行人就可向有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自诉权行使主体系被害人,申请执行人依解释而非拟制享有第三项之自诉权,就说明申请执行人属于被害人。

第三,申请执行人的控告权表明其属于被害人。《拒执罪司法解释》第三条变相赋予了申请执行人控告权,而实际上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只有被害人有权向司法机关针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使控告权。这就说明申请执行人在刑事诉讼法的过程中具备被害人主体地位。

因此,将申请执行人列为被害人是根据法律规范得出的必然结论。


(二)司法实践的处理

在拒执罪公诉案件中,检察院、法院将申请执行人的证词归类为害人陈述是通行的作法。比如:

1.薛静、周志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2020)晋0106刑初191号】,将申请执行人常滨列为被害人,其陈述作为被害人陈述使用。

被害人常滨的陈述:2018年4月,常滨向迎泽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薛静周志明偿还欠款309万元。2018年5月23日,法院判决周志明、薛静共同归还常滨本金309万元,利息703070元。判决生效后,薛静、周志明归还了5万元,之后再没有归还过。2018年7月20日,法院开始执行,发还常滨59万元,之后在没有收到执行款。


2.赵双进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2019)京0112刑初260号】,将申请执行人王某1列为被害人,其陈述作为被害人陈述使用。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王某1的陈述,证人张某、王某2、韩某的证言,被告人赵双进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3.边越拒不执行判决罪案【(2014)徐刑初字第1311号】,将申请执行人胡某某列为被害人,其陈述作为被害人陈述使用。
被害人胡某某及其诉讼代理人认为本案系有预谋有计划的团伙犯罪,通过虚假抵押虚假出售骗取其房产,要求司法机关伸张正义,依法追究其他共犯的刑事责任。


综上所述,无论是从法规范的解读,还是从司法实践中进行的类案判断,申请执行人都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被害人,拥有控告并就相关决定进行申诉的权利。T检否认申请执行人被害人地位的做法与现行法律相悖,与司法实践相悖。


三、破旧立新:为什么申请执行人是拒执被害人


(一)拒执罪的理论“老黄历”

T检否认申请执行人的被害人地位,其理由除案件办理中所可能受到的案外因素影响,还在于其法律认知根植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陈旧理论之中而无法自拔。

以往的学说认为:

第一,就立法目的而言,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旨在维护的是人民法院的正常工作秩序和国家司法权的权威和严肃性,保证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的执行,在现实生活中实现法院判决、裁定的应然效力。[1]

第二,就保护法益而言,保护的是司法秩序法益。有的学者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国家的审判制度(高铭瑄、马克昌);也有学者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人民法院的正常活动秩序(谢望原);有人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司法机关的裁判活动的权威性(刘宪权);还有人认为本罪的犯罪客体是司法机关执行判决、裁定的正常活动(齐文远)。以上观点虽略有差异,但均认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保护的是司法秩序法益。[2]

第三,就对情节要件的解释而言,强调对司法秩序的破坏,而不涉及债权人利益问题。《拒执罪立法解释》就何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中的“情节严重”作了解释,其表现在:第一,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或者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第二,担保人或者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或者转让已向人民法院提供担保的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第三,协助执行义务人接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后,拒不协助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第四,被执行人、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通谋,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权妨害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第五,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此后学说关于情节严重的解释,均围绕此展开,而未有更深进展。

但是,时过境迁,面对“执行难”的突出性实践问题,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已经进入的新的理论发展模式,以上关于拒执罪立法目的、保护法益、要件解释的观点均已成为历史,已是“老黄历”,应当被埋葬于法治发展的历史长河之中。


(二)拒执罪司法现状带来的理论转向

针对执行难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领衔编写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审判实务与典型案例》。[3]从该书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案件的实证研究调查结果,不难发现执行难问题之困境表现在:

一方面,以刑逼民效果显著。执行案件中,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被告人往往采取各种恶劣手段长期逃避执行,然一旦得知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大多数都会积极履行义务以减轻刑罚责任,从“有钱拒不履行”向“有钱积极履行”转变明显,甚至主动向亲朋借钱以偿还债务。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对长期逃避执行的“老赖”具有明显的威慑效果,是破解“执行难”的一项有效举措。

另一方面,立案追诉效果差。在多年的司法实践中,由于法律规定不完善、公检法缺乏衔接机制、法官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重视度不够等原因,导致该罪名适用率偏低,在制裁严重拒执行为、破解“执行难”、提升裁判公信力等方面作用不足,无法形成有力的威慑。

就此观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公诉模式无法有效实现打击犯罪、维护法益的效果。为此就需要积极发挥自诉制度的作用,赋予申请执行人自诉权利,使其能够代替侦查机关、公诉机关行使公诉案件控告权,依法打击违法犯罪分子。

实际上,在刑事诉讼立法过程中,对于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纳入自诉案件的范围中一直存在两种反对意见:

一是认为根据现行刑法的规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属于妨害司法罪,侵犯的是司法权威这种公权力,如允许由申请执行人自诉,与该罪性质不符;二是如规定自诉,因申请执行人作为自诉人,其本人并无搜集证据之能力,不符合程序正义的原则。

对此,《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审判实务与典型案例》一书课题组认为:

对于第一种反对理由,即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侵犯的客体性质研究,应当秉持一种与时俱进的态度,即必须承认在当下的司法环境中,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不单单是侵犯了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和生效判决的既判力,实质上在公权力受侵犯的表象背后更重要的是侵犯了申请执行人的个人财产权益或者人身权益,是一种典型的侵犯公民私权利的犯罪行为,因此,应当承认并规定该罪实际上侵犯了复杂客体(国家司法权威和公民个人权益),从而允许自诉模式的存在;对于第二种反对理由,课题组认为,在现行法官的职责分工体制下,虽然同属一家法院,但毕竟执行法官与刑事审判法官均由不同的人员担任,承担不同的司法功能,两者身份实际上并不可能也不会重合,所以,在这种前提下,就不会违反西方法谚所云“任何人不能做自己案件的法官”这样一种公正中立精神。

因此,在执行难问题不断凸显的情况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适用的环境已然经历巨大改变,这也正是2015年出台《拒执罪司法解释》的重要历史背景。


(三)理论与实务的融合:15司法解释

2015年7月20日,最高法公布《拒执罪司法解释》,与此前其他解释相比,其突出存在两点变化:

第一,将债权人损失纳入“情节严重”评价范围。《拒执罪立法解释》《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情节严重情形的列举均受限于司法权受损的情形。《拒执罪司法解释》应对拒执罪之司法现状以及理论带来的纾困,将债权人损失纳入“情节严重”评价范围。

第二,赋予申请执行人自诉权。1998年六部委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规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不在自诉的范围之内,这就明确了拒执罪案件属于公诉案件,只能适用公诉程序。但在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六部委《关于实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拒执罪是否属于公诉案件则没有进行规定,实践中仍坚持公诉程序的做法。为此,《拒执罪司法解释》第3条规定了拒执罪刑事案件的相关追诉程序,明确拒执罪属于可自诉案件。[4]

“债权人损失”纳入“情节严重”同法益的复杂客体化之间的关系,申请执行人自诉权的获得同申请执行人被害人化之间的关系,这两种关系的对应可以明显发现,2015年出台的《拒执罪司法解释》与2013年、2014年“执行难”研究课题组以及其成书《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审判实务与典型案例》之间的关联。可以说,《拒执罪司法解释》实际上正是对拒执罪理论研究的总结,是在总结执行实践的基础上,对既往司法解释观点的推陈出新。而这一切的核心论点,正是将申请执行人设置为被害人。


小结

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2019)1号文件《关于加强综合治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意见》指出执行活动是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关键环节。委托人因老赖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致使上亿元巨额债权无法实现,引发巨额财产损失,就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的构成要件来看,老赖转移资产、隐瞒账簿、造成债权人损失的行为已然成立本罪,公诉机关非但不启动公诉程序惩治犯罪分子,不及时破案追赃、返赃挽损,反而否认申请执行人的被害人身份,致使申请执行人陷入绝境之中。

希望有关司法机关,及时回到拒执犯罪从严打击的刑事政策上来,在其他手段已尽然失效的这法律最后时刻,积极动用刑事措施化解执行难困境,保护公众财产安全。而在被害人无可奈何只得自我救济的场合,又能少设阻碍,帮助实现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1]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刑法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1版。

[2] 胡学相、尹晓闻:《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立法的反思与建言——兼评<刑法修正案(九)>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修订》,载《法治研究》,2015年第6期。

[3] 胡云腾、崔亚东主编:《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审判实务与典型案例》,法律出版社,2015年第1版。

[4] 刘贵祥、刘慧卓:《<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载《人民司法》,2015年第23期。




作者简介:

张雪峰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金融犯罪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金融诈骗法律事务部主任。


专业领域为金融犯罪、经济犯罪、职务犯罪、刑事控告、国家赔偿、刑事冤假错案申诉、企业刑事风险防控、重大民商事案件诉讼。


李耀


律师助理



北京大学刑法学硕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已在核心学术期刊、公号论坛发表多篇学术论文。




 张雪峰律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

           中路37号

微信号:zxfeng0511

电话 :13910022252

邮箱:zxfeng0511@163.com



来,试试最新的分享

来源:微信公众号 雪峰刑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