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判例:因违法建筑拆除造成的停产停业损失并非对当事人合法收益造成的损失

裁判要点

因涉案建筑物为违法建筑,当事人保留违法建筑用于生产经营活动,由此导致的损失不能得到法律保护,当事人主张的停产停业损失并非对其合法收益造成的损失,且停产停业损失不是被诉拆除行为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属于国家赔偿的范围。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裁 定 书

(2019)最高法行赔申18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小春,男,1955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喜龙,北京新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永中街道永昌路高新大楼。

法定代表人:陈升,该局局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浙江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蒲州街道办事处。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蒲江路67号。

法定代表人:张玲燕,该街道办事处主任。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浙江省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原浙江省温州市国土资源局、浙江省温州市规划局)。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惠民路856号。

法定代表人:冯金考,该局局长。

一审被告: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行政管理中心。

法定代表人:周一富,该区人民政府区长。

一审被告: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环境保护局。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行政管理中心大楼三楼。

法定代表人:南君晓,该局局长。

一审第三人: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行政管理中心四楼。

法定代表人:孙方忠,该局局长。

再审申请人张小春诉被申请人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综合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龙湾执法局)、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蒲州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蒲州街道)、浙江省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龙湾环保局)、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龙湾区政府)及第三人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龙湾安监局)城建行政赔偿一案,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日作出(2015)浙温行赔初第9号行政赔偿判决:一、驳回张小春对龙湾区政府、龙湾环保局的起诉;二、浙江省温州市国土资源局、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张小春财产损失20.1999万元,并互负连带责任;三、驳回张小春的其他诉讼请求。张小春不服提起上诉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8日作出(2018)浙行赔终3号行政赔偿判决:一、维持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温行赔初字第9号行政赔偿判决第一、三项,即驳回张小春对龙湾区政府、龙湾环保局的起诉及驳回张小春的其他诉讼请求;二、撤销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温行赔初字第9号行政赔偿判决第二项,即浙江省温州市国土资源局、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张小春财产损失20.1999万元,并互负连带责任;三、浙江省温州市国土资源局、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张小春财产损失人民币52.12032万元,并互负连带赔偿责任。张小春仍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因原浙江省温州市国土资源局及温州市规划局职能划归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本院依法列其为本案当事人。

张小春请求本院依法撤销一、二审判决,改判被申请人赔偿其损失740.32万元(包括被埋物价值损失评估结果110.482万元)及房屋被强拆后后续缴纳的税费。其申请再审的主要事实和理由为:1.一、二审法院以涉案建筑物非其合法权益,而判决对建筑物损失不予赔偿,属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涉案建筑物系其合法财产,被申请人作为行政机关的违法强拆行为给其造成财产损害,依法应当给予赔偿。涉案建筑物于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建造完成并使用,有建造房屋的交费证明可佐证。当时先交费后建造房屋符合当时实际,并且该房屋当时建造的位置属于农村,不涉及办理房产证的内容。另外,涉案房屋被强拆后政府税务部门还要求其缴纳土地使用税、房产税等税费。综上,一、二审法院对涉案建筑物的性质及其损害赔偿的认定属事实认定不清,应结合历史实际情况及其生产状况来综合认定。被申请人违法拆除涉案建筑物的行为造成其财产损害,应赔偿金额为433.3万元。2.二审法院对涉案建筑物内被埋压物(即机器、模具、原料、螺丝)的损失认定被申请人仅承担80%赔偿责任错误。其在涉案建筑物内的机器、模具、原料、螺丝等动产是合法财产,违法强拆行为所导致的相关财产被埋压进而发生的损失,应当由被申请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申请人的被埋物评估的直接损失应为110.482万元。3.一、二审法院判决对于其他损失(即设备安装调试费、停产停业损失、误工费、搬迁费等损失)不予赔偿认定错误。另外,涉案房屋被强拆后屋内机械设备、产品、半成品、办公及工艺设施全部被埋,无法生产,后续产生的土地使用税每月325元;房产税每月123.83元;个人所得税每月600元;城市维护建设税每月48元;教育附加税每月36元;地方水利建设基金每月40元;地方教育附加税每月24元等应由被申请人承担。

本院认为:浙江省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原浙江省温州市国土资源局)、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于2014年11月28日和12月8日强制拆除涉案建筑物的行为已被法院生效判决确认违法,对张小春合法财产的直接损失,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应当予以赔偿。关于行政赔偿部分,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拆除建筑物是否应予赔偿;二、被埋压物品损失的数额及责任承担比例;三、张小春主张的停产停业损失、误工费、税费等其他损失是否应予赔偿。

一、关于被拆除建筑物是否应予赔偿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故国家赔偿的范围应当是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中,涉案建筑物的建设未经有权机关审批,未取得规划许可证、房屋所有权证等证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属于违法建筑,一、二审法院据此认为被拆除建筑物并非国家赔偿的范围,并无不当。

二、关于被埋压物品损失的数额及责任承担比例问题。被诉拆除行为造成张小春的机器设备、木模具、木桌、螺丝、冷镦机加工件等被埋,上述物品均为张小春的合法财产,一审审理期间,法院委托瑞安瑞阳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埋压物进行评估。2017年4月12日,瑞安瑞阳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就埋压物埋压日的市场价值出具瑞评报(2017)016号《资产评估报告书》。2017年9月30日,瑞安瑞阳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就埋压物挖掘日的市场价值出具瑞评报(2017)061号《资产评估报告书》。二审询问中,各方当事人对2017年2月22日在现场盘点表上签字的事实均予以认可。上述《资产评估报告书》系根据现场盘点表作出,一、二审法院据此确定涉案埋压物损失金额,并无不当。根据评估结论,前述物品扣除残值后损失数额为65.1504万元,该损失与被诉拆除行为具有因果关系,系物品损失的主要原因,故实施拆除行为的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浙江省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张小春在房屋拆除后没有采取措施对被埋物品进行处理,导致上述物品在被埋压后至被挖掘期间损失进一步扩大,其对扩大的损失应当承担责任。综合考虑各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上述物品被掩埋的时间、物品的损害程度,二审法院认为龙湾执法局、蒲州街道、浙江省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应对张小春被埋压物的损失金额承担80%的责任,并无不当。根据评估结果,涉案埋压物的损失金额应为埋压日评估值110.4824万元与挖掘日评估值45.332万元之差,共计65.1504万元,二审法院据此确定被埋压物损失赔偿金额共计52.12032万元,亦并无不当。

三、关于张小春主张的停产停业损失、误工费、税费等其他损失是否应予赔偿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本案中,因涉案建筑物为违法建筑,张小春主张的停产停业损失并非对其合法收益造成的损失,且停产停业损失、误工费、税费等均不是被诉拆除行为造成的直接损失,不属于国家赔偿的范围,一、二审法院对张小春的该项赔偿主张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综上,张小春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张小春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蔚 强

审判员 何 君

审判员 李绍华

二〇一九年四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林清兴

书记员    甫   明

来源:公众号 鲁法行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