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宇法官裁判文书大全

李广宇(1963- )河北宁晋人,河北大学文学学士,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一级高级法官,全国审判业务专家。历任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行政庭庭长兼赔偿办主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长,第四巡回法庭分党组副书记、副庭长,现任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政治部副主任、新闻局副局长(主持工作)。参与行政诉讼法、行政赔偿法等法律的修改,主持起草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等多部司法解释。著作涉及法学、文学等领域,包括《新行政诉讼法逐条注释》《新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读本》《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读本》《政府信息公开诉讼:理念、方法与案例》《政府信息公开判例百选》《如何裁判行政案件》《理性诉权观与实质法治主义》《诉讼类型化与诉的利益》《司法的温度与界限》,以及《书文化大观》《叶灵凤传》《纽约寻书》《香港寻书》《行囊有书》《我在德国淘旧书》《猎书家的假日》等。近期在《人民法院报》连载的系列文章《判词经典》亦受到广泛关注。

为便于读者查阅,现将行政法公号发布的李广宇法官担任审判长的裁判文书汇集如下。今天同时发布浙江大学章剑生教授的文章《我们为什么偏爱李广宇法官的裁判?》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霍振宇法官的文章《行政法官的案头书——李广宇行政裁判文书自选集“三部曲”》,供参阅。

 

1、几个个人不具有对地名更改行为提起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朱广义等四人诉郑州市政府“祭城路”更名案

2、没有“私利”则没有“利害关系”——毕梅玲诉登封市政府教育行政管理案

3、个人权益与公共利益的识别与保护——李百勤诉二七区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4、起诉条件在哪个阶段审查——刘勇诉襄阳市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5、正确表达诉讼请求——冯庄三组诉荥阳市政府土地行政征收案

6、诉讼请求的合并、履行法定职责之诉的类型与中止行政复议决定的可诉性——王吉霞、黄贵兰诉河南省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7、撤回起诉后重新起诉——段三毛诉西湖区政府等确认行政行为违法案

8、未参加诉讼的第三人申请再审应当具备的条件——马文英诉中原区政府拆迁补偿安置案

9、诉讼行为能力的认定与法定代理人——任桂英诉右玉县政府、朔州市政府土地行政补偿案

10、“因不动产提起的行政诉讼”和最长起诉期限——张尚义、张尚奇诉五台县政府行政处理案

11、级别管辖与重大、复杂的案件——单君诉安徽省物价局行政复议案

12、共同被告情况下级别管辖“就高不就低”原则的适用——李文英诉太和县政府、城关镇政府等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13、客观存在是行政机关提供政府信息的前提——郑军海诉河南省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14、复议机关“维持原行政行为”的实质判断——高勤中诉西华县政府行政复议案

15、履责判决与答复判决——张远凤等诉丹江口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

16、行政管辖权与职权法定原则——金泓诉湖北省政府计划生育行政奖励案

17、不履行复议决定如何救济——李丹英诉湖北省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

18、全面审查与行政行为的可分性——宋太宏诉运城市政府、山西省政府土地行政处理案

19、省级政府不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职责——刘云卿诉河南省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20、行政诉讼的单一之诉、共同诉讼与一并解决相关民事争议——张琪麟诉武陟县政府、三阳乡政府不履行土地确权职责争议等案

21、撤销之诉判决的第三人效力——郭静诉管城区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

22、是撤销之诉还是履行法定职责之诉的判断——赵英军等20人诉平定县政府、阳泉市政府土地行政补偿案

23、判决履行与确认违法——王幼华诉洪山区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24、行政事实行为不能成为撤销判决的对象——刘国庆诉芮城县政府、运城市政府撤销房屋登记决定及行政复议案

25、继续确认之诉需具备必要且特殊的确认利益——张远凤诉丹江口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

26、提起确认无效之诉不能成为规避撤销之诉起诉期限的“武器”——魏修娥诉利川市政府、利川市国土局土地行政征收案

27、“情势判决”的适用前提、判诉对应及行政争议的有效解决——周士贵诉荆州区政府行政侵权案

28、后果清除之诉——陈丙兰诉郑州港区管委会支付最低生活保障金案

29、规范性文件一并审查的方式——章新宝诉贵池区政府、清溪街道办行政管理案

30、规范颁布之诉与任意规范——庞贵红诉湖北省政府行政复议案

31、以口头形式订立行政协议的审查认定——姜家娜诉蚌埠高新区管委会行政协议案

32、依法行政原则在行政协议领域中的遵守——王小伏、李梦凡诉金水区政府解除行政协议决定案

33、要求在已掌握的政府信息上加盖公章、签名等并非法定的公开方式和形式——杨喜凤诉新密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34、个人能否要求行政机关“公告”政府信息——解恒顺诉孟州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35、信访处理过程中形成信息的性质及其获取途径——罗梅英诉湖北省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36、对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救济——刘书平诉郑州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37、政府信息的“转瞬即逝”与“确实可见”——张小平诉涧西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38、政府信息公开中的“三需要”、个人隐私及征求第三方意见——刘广森等诉濮阳县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39、相对人与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有关的争执不能通过政府信息公开诉讼解决——马耕田诉顺河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40、信访与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区别——刘书平诉郑州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41、一般给付之诉与行政首次判断权——海乐公司诉安庆市政府、太湖县政府行政决定及补偿案

42、行政指导不能成为撤销之诉和履行之诉的对象——张月仙诉太原市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43、行政程序重开的限制条件——王建设诉兰考县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44、地方人民政府的组织实施行为是否可诉——王小五诉郑州市金水区政府行政行为违法案

45、程序行为不能单独诉请撤销——陈银花诉黄冈市政府公告行为案

46、行政机关的协助执行行为不可诉——三宝公司诉明光市政府房产行政登记案

47、层级监督的可诉性——佘成诉湖北省政府不履行医疗行政监管、处罚职责案

48、一个以上行政机关分别作出多阶段行政行为时如何确定适格被告——张玉新诉太和县政府行政批准案

49、规划的编制和审批行为不具有可诉性——艾年俊诉黄石市政府规划行政批准案

50、抽象行政行为的判断标准——黄绍花诉辉县市政府提高抚恤金标准案

51、参与能力是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的法定起诉条件——淮阳县第二化肥厂诉淮阳县政府等房屋行政登记案

52、代表人、代理人为诉讼行为——赵庄合作商店诉萧县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

53、个人主张公众的权利——赵幸峰诉河南省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54、行政协议具有两面性——范凯诉太和县城关镇政府、太和县政府行政协议案

55、明显缺乏权利保护需要——尚淑琴诉金水区政府行政复议案

56、“原始文书规则”与基础民事关系——刘党诉驻马店市政府与李儒堂、李所堂行政复议案

57、“案卷”以外的证据——曹保英诉长治市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

58、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的举证责任——王玉春诉中原区政府撤销行政决定案

59、提交必要的起诉材料——李清林诉安阳市政府确认违法案

60、“告知送达”等程序行为不可诉——李小征诉河南省政府未依法送达行政复议决定书违法案

61、共同诉讼与单一之诉——张琪麟诉武陟县政府、三阳乡政府不履行土地确权职责争议等案

62、确定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属程序驳回还是实体驳回应采用实质标准——王林生诉周口市政府行政复议案

63、履行法定职责之诉的要义——李清林诉安阳市政府不履行监督职责案

64、履责之诉的裁判时机——晏春林诉文峰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65、继续确认之诉应当存在确认的利益——李汴菊诉鼓楼区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

66、确认违法也要具备确认的利益——乔超超诉太和县政府行政复议案

67、给付请求权不仅限于法律文件的规定——杜三友等人诉临汾市政府不履行给付待遇案

68、行政协议的判断标准、第三方的权利救济、履职之诉的请求权基础和行政先行处理——明灯食品厂诉大冶市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69、行政优益权在行政协议中的运用——草本工房诉荆州市政府、荆州开发区管委会行政协议纠纷案

70、对行政机关单方变更、解除协议行为的起诉仍适用起诉期限规定——田先啟诉江夏区政府行政协议案

71、政府信息公开制度中几个重要的程序问题——储可付等三人诉阜阳市政府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案

72、合理把握内容描述的限度——胡明方诉二七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73、特定政府信息的公开主体——金英诉武昌区政府、武汉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及行政赔偿案

74、貌似咨询实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处理——闫水旺诉郑州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及河南省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75、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的收费——陈银花诉黄冈市政府信息公开收取邮费案

76、“内部性”、“非终极性”信息一般不属于应公开的政府信息——李清林诉安阳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77、政府信息公开中“三安全一稳定”的判断——熊宗强诉伍家岗区政府、宜昌市政府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及行政复议案

78、看守所羁押犯人属刑事司法行为——张玲诉三门峡市政府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案

79、对违法行政行为不能寻求行政补偿——卢先锋诉庐江县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80、调解以及调解的保密和公开——杨子哲诉山西省人社厅政府信息公开案

81、行政诉讼原告资格之“利害关系”判断——臧金凤诉砀山县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

82、共同原告与重复起诉的判定——王薇诉青岛市市南区政府、青岛市政府行政赔偿及行政复议案

83、法定主体原则要求谁行为谁为被告——陈前生、张荣平诉金寨县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协议案

84、如何确定行政诉讼被告——李春山诉怀远县政府房屋强拆案

85、复议机关做共同被告——芦保家诉朝阳区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及北京市政府行政复议案

86、适格被告的审查和第三人参加诉讼——刘成运诉庆云县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87、提出新的诉讼请求——侯春明诉离石区政府房屋行政强制案

88、提起行政诉讼应当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杨学奎诉津南区政府、咸水沽镇政府房屋行政强制案

89、移送管辖的前提条件是案件已经受理——童传霞诉安徽省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及安徽省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90、行政诉讼起诉期限制度不同于民法诉讼时效制度——陈永利诉五河县政府行政征收案

91、最长诉讼保护期限——马中现、张爱勤诉汝州市政府土地登记案

92、起诉行政不作为应遵循“成熟原则”——王守保诉宣城市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93、重复起诉的认定——陈前生诉金寨县政府房屋行政征收及补偿协议案

94、既判力、诉讼标的与标准诉讼——张刚诉武汉市武昌区政府城建行政征收案

95、既判力的时间范围——利民公司诉周口市政府行政赔偿案

96、最高法院判例: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汪年流诉绩溪县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

97、抽象行政行为不可诉——金实、张玉生诉海淀区政府履行法定职责案

98、阶段性行政行为不具有行政可诉性——恒运矸石厂、凯事公司、金伟洗煤厂、绳海涛诉颍上县政府行政决定及行政强制案

99、征收决定与行政行为的公定力——刘海英诉洛阳市政府土地出让批复案

100、授益性行政行为——李山林诉朝阳区政府、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及行政复议案

101、请求制定法规政策行为不可诉——李国秀诉山东省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102、投诉举报请求权————梁志斌诉山西省人社厅、山西省政府劳保行政监察及行政复议案

103、诉权抛弃后不得再行实施——张有为诉天津市政府拆迁行政复议案

104、诉的利益与诉权滥用——崔志惠等8人诉天津市政府行政复议案

105、一级复议制度——杨吉全诉山东省政府行政复议案

106、信访行为不可诉——杨中国诉枣阳市政府不予受理行政复议决定并请求行政赔偿案

107、诉讼类型化——郭传欣诉巨野县政府、菏泽市政府房屋征收补偿及行政复议案

108、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具有“彻底裁判”的特点——张艳君诉北京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

109、提起确认无效之诉无须先行程序——周火生诉汉川市政府确认征收土地行为无效案

110、一般给付之诉与行政首次判断权——海乐公司诉安庆市政府、太湖县政府行政决定及补偿案

111、不服“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救济——陈杰诉黄石港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及黄石港消防大队消防行政许可案

112、复议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赔偿责任——王素兰诉砀山县政府行政复议、行政赔偿

113、行政机关只提供已经存在的信息——王福珍诉滨海新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114、政府信息推定存在与客观存在——王槐柯诉丰台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115、“会议纪要”是否属于应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周素梅诉汉阳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116、主动公开与依申请公开——张惠珍诉红桥区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117、获取不动产登记信息不应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张运福等诉开封市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案

118、违纪、犯罪线索移送并非诉讼程序范畴——张兴怀诉蚌埠市淮上区政府土地行政强制案

119、申请再审应当符合条件——孙亚君申请再审案案

120、行政诉讼原告应选择最便捷、最能解决实际问题、最为适当的诉讼类型——刘书平诉郑东新区管委会拒收国家赔偿申请行为案

来源:公众号 行政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