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娟 张云彦:债权转让后的诉讼管辖法院如何确定?

众所周知,合同纠纷的管辖,依据《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在各方当事人没有约定的情形下,由被告所在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而合同履行地的界定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十八条亦做了详细的规定,因此合同纠纷向哪起诉,一般不会有争议。但若转让债权后,在无任何约定的情形下,债权受让人所在地法院能否作为“货币接收一方”而有管辖权(本文仅阐述地域管辖,不考虑级别管辖),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争议。

本文在作者承办案件的基础上,通过查询近三年高级以上法院有关案例,就司法实践中存在的观点予以总结,并提出相关建议。

 

01

案情简介

2019年8月9日,借款人因资金周转从原债权人处借款1000万元,并向原债权人出具《借条》一张,约定借期六个月,即自2019年8月9日至2020年2月8日,月利率为借款金额的2%,利息每月结算一次,并于每月8日前固定支付利息。如有违约,每日按逾期本金金额的1%承担违约金。同日,原债权人将1000万元借款转账至借款人账户。但借款期限届满后,经原债权人多次催要,借款人拒不履行还款义务。2021年8月8日,原债权人将上述债权全部转让给债权受让人,并将转让事宜通知借款人。

借条及债权转让协议中对管辖均未做任何约定。借款人、原债权人及债权受让人的经常居住地均不属同一管辖法院,那么债权受让人向债务人即借款人主张债权,其所在地是否为“货币接收一方”而具有管辖权?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

 

02

司法观点

司法观点一:

债权转让的结果,并不能创设新的权利,仅发生债权人的改变,债权受让人只能在原债权人的权利范围内行使权利,债权受让人对债务人主张债权时,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应为原债权人所在地。

【持此观点的部分案例】

1.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京民辖终325号

三是北京汉音公司作为债权受让人,其所在地能否作为合同履行地确定本案管辖。在本案排除仲裁条款约束的前提下,河北微风公司与张辉的《协议书》中未约定管辖法院,故本案应依据法定管辖规则确定管辖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民诉法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根据本案诉讼请求和《协议书》所载内容,本案争议标的为张辉支付股权转让款及相应利息,应以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作为合同履行地。一审法院认为,北京汉音公司受让取得债权人地位,系《协议书》中的接收货币一方,其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院认为,债权人通过债权转让协议,将其拥有的债权转让给债权受让人,由债权受让人取代原债权人成为新的债权人行使对原债务人的债权。债权转让生效后,债权受让人承受原债权人的一切权利义务,可行使对原债务人的债权,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原债务人可对债权受让人行使一切对原债权人的抗辩权。债权转让的结果,并不能创设新的权利,仅发生债权人的改变,债权受让人只能在原债权人的权利范围内行使权利,而不能超出原债权人的权利范围行使权利。基于原债权人与原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而产生的管辖亦不会因债权转让而改变。债权受让人对债务人主张债权时,只能依据原债权债务关系产生的管辖解决争议,但不能改变案件管辖。故本案的合同履行地即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应为原债权人河北微风公司的住所地。

2.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20)渝民辖95号

本院认为,本案系债权受让人李丽起诉原债务人杨洋要求原债务人杨洋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提起的诉讼。本案系债权转让后债权受让人因原合同的履行发生争议提起的诉讼,应当依据原合同即宦渝与杨洋之间的借款合同法律关系确定案件案由及管辖法院。本案中,原合同双方当事人未约定管辖法院,故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确定案件管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原合同中接收货币一方为原债权人宦渝,故宦渝的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

3.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20)渝民辖97号

本院认为,本案系债权受让人李丽起诉原债务人邓雨浓要求原债务人邓雨浓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提起的诉讼。本案系债权转让后债权受让人因原合同的履行发生争议提起的诉讼,应当依据原合同即邓雨浓与王华坤之间的借款合同法律关系确定案件案由及管辖法院。本案中,原合同双方当事人未约定管辖法院,故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确定案件管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原合同中接收货币一方为原债权人王华坤,故王华坤的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

 

司法观点二:

原协议与债权转让协议均未对管辖进行约定,依据法律规定确定管辖,债权受让人向债务人主张债权时,其作为货币接收一方,债权受让人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

【持此观点的部分案例】

1. 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辖终476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黄金公司受让的债权具体内容为应收账款,起诉标的是要求苏宁采购中心给付应收账款,故黄金公司作为买卖合同的接收货款一方,其住所地即山东省济南市为合同履行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黄金公司取得对苏宁采购中心的债权权利的基础是其与五矿证券之间的债权转让合同,而该合同自通知到苏宁采购中心后即对苏宁采购中心产生效力。

2.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晋民辖终88号

本院认为,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是指合同权利人将债权转让给第三人以后,当事人之间就债权转让合同产生的权利义务纠纷。本案中,根据《三方债权转让协议》和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山西安泽玉华公司起诉状,是山西安泽玉华公司将其在上诉人大庆世纪玉峰公司(原审被告)的债权转让给绥化润辉公司行使,山西安泽玉华公司要求绥化润辉公司支付7300万元债权转让款而发生的纠纷,故本案为债权转让合同纠纷。......关于上诉人大庆世纪玉峰公司主张本案被告住所地和合同签订地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应移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问题。因本案当事人未约定管辖,结合《三方债权转让协议》和山西安泽玉华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由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故原告作为接收货币一方,其住所地所在的辖区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3.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陕民辖终11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三条规定“合同转让的,合同的管辖协议对合同受让人有效,但转让时受让人不知道有管辖协议,或者转让协议另有约定且原合同相对人同意的除外。”本案中,万嘉公司作为一审原告,提交了其受让债权的原泛亚公司(出借人)与博泰公司(借款人)签订的3000万元的《借款协议》(复印件)及泛亚公司通过银行向博泰公司支付借款的付款回单(复印件)。万嘉公司起诉主张的事实是泛亚公司将其对博泰公司在借款协议中的债权转让给了万嘉公司,万嘉公司享有借款协议中出借人的权利,但借款协议中未约定管辖及合同履行地,本案应按照法定管辖确定本案管辖。本案属于民间借贷纠纷,万嘉公司提起诉讼的标的为给付货币,标的额在3000万元以上,万嘉公司作为接收货币一方,其住所地在延安市辖区,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确定其对本案享有管辖权,裁定驳回博泰公司对本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符合法律规定。

4.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闽民辖终332号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黄丽清为香港居民,故本案属涉港民商事纠纷,应参照涉外案件适用集中管辖的有关规定。本案黄丽清与原债权转让人李实红并未约定管辖条款,李树煌系通过债权转让取得案涉债权并据起诉主张权利,故本案为没有约定管辖的给付货币纠纷,李树煌作为接收货币一方其住所地为厦门市,原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之规定,据以确定对本案的涉港案件管辖权,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主张本案应根据原债权债务关系,确定合同履行地为香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03

法律建议(供参考)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在总结上述案例的基础上,针对起草原协议及债权转让协议环节提出以下注意问题,以避免因司法实践存在争议而影响案件进展。

1. 从债务人(此处的债务人不局限于借款人,可为合同纠纷中的任何有付款义务的一方)角度出发,若为了避免因债权人转让债权,导致发生己方在签订协议时无法预料的管辖变化,建议在签订合同时,依据法律规定尽量明确约定对自己最有利的管辖法院。此种情形下,即便债权发生转让,在无债务人同意等另行约定的情形下,管辖协议对合同受让人亦有效。当然,若是民间借贷的债务人,因其在借款时地位一般比较被动,选择约定有利己方的管辖法院比较难实现,此时建议也应尽可能的约定明确有效的管辖,起码可以防止债权人为了规避管辖恶意转让债权的情形发生。

2. 从债权受让人角度出发,建议在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时,审核原协议对管辖有无有效约定或已有的有效约定对己方是否有利,若无约定或已有约定对己方不利,建议在债权转让时,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对管辖进行另行约定并经债务人同意。

3. 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在约定管辖时,亦应注意进行有效的管辖约定。否则管辖约定无效,依据法定管辖确定起诉法院时,仍然会存在前述司法分歧的情形。何为有效的管辖约定,即在不违反法定专属管辖、级别管辖的情形下,在法律规定的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范围内选择“唯一且确定”法院的约定。比如,2021年10月1日以后,最高院已将中级法院的一审民事案件管辖标准调整为人民币5亿元以上,若5亿元以下的民事案件管辖约定为“由西安市法院管辖”则为无效约定,因西安市存在多个区级法院。据此,建议在进行有效管辖约定时可参照“协议各方在发生争议时应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可向【XX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写法,其中“XX所在地”可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之规定,选择协议签订主体一方住所地、合同签订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避免约定管辖条款无效。
 

本文所涉法律法规

《民事诉讼法》(2022年1月1日即将实施的民诉法对本法以下条文未做修改)

第二十三条 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

第三十四条 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十八条 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  

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交付不动产的,不动产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其他标的,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即时结清的合同,交易行为地为合同履行地。  

合同没有实际履行,当事人双方住所地都不在合同约定的履行地的,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第三十三条 合同转让的,合同的管辖协议对合同受让人有效,但转让时受让人不知道有管辖协议,或者转让协议另有约定且原合同相对人同意的除外。

《民法典》

第五百五十三条 债务人转移债务的,新债务人可以主张原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原债务人对债权人享有债权的,新债务人不得向债权人主张抵销。

来源:公众号 永嘉信律师事务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