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判例:违法建设的养殖场无权请求停产停业损失——伟洋合作社诉上饶县政府行政赔偿案

【裁判要旨】

一方面,由于涉案养殖场有关被拆除建筑物并未依法取得用地、建设审批手续,故当事人据此主张停产停业损失不具有法律依据;另一方面,当事人也未能提供证据或依据证明行政机关在相关征收过程中有义务对其停产停业损失进行补偿。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赔 偿 裁 定 书

(2019)最高法行赔申36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上饶县伟洋农业专业合作社。住所地:江西省上饶县茶亭镇白沙村。

法定代表人:马大洋,该合作社社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江西省上饶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江西省上饶县吉阳西路1号旭日大厦。

法定代表人:何党生,该县人民政府县长。

再审申请人上饶县伟洋农业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伟洋合作社)诉被申请人江西省上饶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上饶县政府)行政赔偿一案,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3日作出(2018)赣11行赔初3号行政赔偿判决:驳回伟洋合作社的赔偿请求。伟洋合作社不服提起上诉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6日作出(2018)赣行赔终34号行政赔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伟洋合作社仍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伟洋合作社请求本院判决撤销原审行政赔偿判决,并依法改判。其申请再审的主要事实和理由为:1.再审申请人系依法办理工商登记的农业合作社,以家庭联产承包的方式在本村从事农业养殖,承包经营权依法受保护,被申请人的强拆行为严重侵害了再审申请人的承包经营权。2.再审申请人养殖场的生产、附属设施全部用于农业生产,未用于非农建设,根据原国土资源部的相关规定,涉案土地性质不同于非农业建设项目用地,无须城乡规划部门颁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被申请人采取行政强制执行措施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3.被申请人无权直接对再审申请人作出强制执行决定,亦无权对养殖场建筑物直接实施拆除,其拆除行为于法无据,属于滥用职权。4.再审申请人签订的协议系在受胁迫的情况下签订的不平等协议,应属无效。5.一审法院既然已经确认了被申请人强拆养殖场的行为违法,就应当支持再审申请人的赔偿请求。

本院认为:本案系再审申请人伟洋合作社在起诉请求确认被申请人上饶县政府强拆其养殖场违法一案中一并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因涉案强制拆除行为已被确认违法,故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再审申请人提出的行政赔偿请求是否应予支持。本案中,再审申请人提出的赔偿项目主要包括:房屋损失;搬家费、临时安置费以及搬家所致的误工费、交通费;停产停业损失;养殖场生产设备及生活用品损失;养殖场畜禽损失等。结合其申请再审的事实和理由,具体分析如下:首先,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涉案养殖场建筑物被拆除后,上饶县茶亭镇白沙村委会为解决纠纷已和再审申请人达成补偿协议,具体包括:经丈量确认,支付建筑物、构筑物等补偿款188000元;房屋内所有设备、用具、林木等大包干补偿72000元;养殖场内草、菜、猪场搬迁费、水井补偿10300元。上述款项已经有关当事人签字认领,再审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亦在协议上签字认可。再审申请人主张的房屋损失、生产设备及生活用品损失、搬迁费等损失,事实上已通过上述协议的履行而实际取得,故其在本案中就上述项目再次提起行政赔偿,不具有事实根据。其次,关于涉案养殖场的停产停业损失。一方面,由于相关生效行政判决已经认定涉案养殖场有关被拆除建筑物并未依法取得用地、建设审批手续,故再审申请人据此主张停产停业损失不具有法律依据;另一方面,再审申请人也未能提供证据或依据证明被申请人在相关征收过程中有义务对其停产停业损失进行补偿。故原审法院不予支持该项诉求,并无不当。最后,关于养殖场的畜禽损失问题。根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养殖场被拆除后,上饶县茶亭镇人民政府对养殖场生猪已依法进行价格认定,双方协议补偿135400元,该款项已支付到位。再审申请人以生猪损失尚存差价为由主张赔偿,缺乏事实根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其他禽类损失,原审法院以再审申请人未提供相关证据为由不予支持其赔偿请求,亦无明显不当。

综上,伟洋合作社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上饶县伟洋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王晓滨

审判员  朱宏伟

审判员  李绍华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赖峨州

书记员    邱金坤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法实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