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高院案例:请求履行查处本人违法行为职责不具有请求权基础和诉之利益

【引言】

当事人违法后,不是主动改正,而是申请行政机关前来查处,并在未能如愿的情况下诉请行政机关履行“依法查处”法定职责。对于如此怪异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如何予以裁断呢?

【裁判要点】

 撤销之诉是针对已经存在的行政行为,以除去违法行政行为为目的,而课以义务之诉则是请求行政机关作成行政行为为诉求,该行政行为原本并不存在。课以义务之诉的制度目的,在于经由法院判决促使行政机关作成有利于原告的行政行为,以满足其依法享有行政行为作成请求权。原告是否具有诉讼权能,应视其所依据法律规范意旨而确定,只有当原告“依法申请的案件”具备请求作成特定行政行为的公法上权利(当然同时必须符合其他要件)时,行政机关才负有履行该公法义务。

 原告请求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履行查处本人土地违法行为法定职责,系对本人不利益负担的惩戒处理诉请,该主张从土地管理法律规范而言,并未明示在追求公共利益考量下,例外赋予原告请求行政机关为一定作为的公法上的权利,行政机关并不负有就其请求作为特定具体行政行为的公法义务,即原告对于行政机关是否予以处罚并无主观公法权利

 原告的诉请仅为公民个人出于促成行政机关为了维护公共利益发动惩戒处理程序,旨在防止违法行为或处罚违法行为而所为公民个人法律建议而已,并非基于维护个人权益目的而申请履行法定职责,该行政不作为行为对其并不导致利益限制或减损等相应后果,故原告的诉请不具有公法上的请求权基础,当然也更谈不上有诉之利益。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依法应予驳回。

【裁判文书】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20)渝行申49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钟德树,男,1953年10月31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永川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重庆市永川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北路**。

法定代表人蒋勇,局长。

钟德树诉重庆市永川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简称永川区规划自然资源局)不履行查处土地违法行为法定职责一案,不服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2020)渝05行终558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钟德树申请再审称,1.在《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永国房[责令停止]〔2010〕186号)下达后,永川区规划自然资源局本应主动依法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却至今未履行该职责;在钟德树向其提出书面申请后仍然不作为,故钟德树提起本案请求履行职责之诉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2.一、二审法院未经开庭审理,以钟德树提起的本案诉讼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为由迳行驳回起诉属适用法律错误。3.本案中永川区规划自然资源局处罚种植业有何依据、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决定后是否即应作出行政处理决定,这些事实本应在庭审中一一查清,一、二审法院却径直驳回起诉,属程序违法。综上,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并再审改判支持钟德树的一审诉讼请求。

永川区规划自然资源局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该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行政诉讼,应当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本案中,钟德树针对原重庆市永川区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对其作出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永国房[责令停止]〔2010〕186号),时隔十年之久于2019年12月向现永川区规划自然资源局提出申请,请求履行对其本人予以惩戒处理法定职责。关于履行法定职责之当事人诉请,并不意味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随便向任何一个行政机关提出任何一项请求,则该行政机关就负有履行该项特定请求的公法义务,只有当申请人“依法申请的案件”具备请求作成特定行政行为的公法上权利以及符合其他要件时,行政机关才负有履行该公法义务。行政机关在已经启动行政程序之后是否需要作出下一步惩戒处理决定、以及下一步应当作出何种处理决定等事项,系行政机关依职权出于考量行政管理的目的及法律规定,依据合义务性裁量而决定之。因此,当事人是否提出惩戒申请并不会影响行政机关依职权判断该项违法行为是否危害公共利益,以及是否有必要作出对相对人不利益的制裁行为。钟德树提出的对本人不利益负担的惩戒处理诉请,该主张从土地管理法律规范而言,并未明示在追求公共利益考量下,例外赋予申请人请求行政机关为一定作为的公法上的权利,行政机关并不负有就其请求作为特定具体行政行为的公法义务,即申请人对于行政机关是否予以处罚并无主观公法权利。钟德树的诉请仅为公民个人出于促成行政机关为了维护公共利益发动惩戒处理程序,旨在防止违法行为或处罚违法行为而所为公民个人法律建议而已,并非基于维护个人权益目的而申请履行法定职责,该行政不作为行为对其并不导致利益限制或减损等相应后果,故钟德树的诉请不具有公法上的请求权基础,当然也更谈不上有诉之利益。一、二审法院据此以钟德树提起的履行查处土地违法行为法定职责之诉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等,不符合行政诉讼起诉条件为由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另外,一、二审法院未经开庭审理迳行驳回钟德树的起诉,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三款的程序规定,钟德树提出审理程序违法的理由并不能成立。钟德树申请再审的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钟德树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钟德树的再审申请。

审判 长 邬继荣

审判 员 张 莉

审判 员 许 鹏

二〇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 王 堃

书记 员 张婉婷

来源:微信公众号 行政涉法研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