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实务案例

《行政处罚法》中“不予行政处罚”条款的理解与适用——摘自《行政处罚法条文精释与实例精解》

法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改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的,可以不予行政处罚。当事人有证据足以证明没有主观过错的, …

潘波:说说“决定”

作者:潘波本文删减版刊载于《学习时报》2022年6月22日第3版。在古代,“决”有决策、决定之意。如屈原《卜居》:“余有所疑,愿因先生决之”;再如《史记·齐悼惠王世家》:“天下事皆决于高后。”现代汉语里,“决定”主要 …

最高法院判例:行政协议无效的判断——郭尔罗斯银行诉利通区政府、金银滩镇政府行政协议案

注、该案例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案例选》第六辑。【裁判要旨】对于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收回和补偿,法律法规规定了两种法定程序一是《土地管理法》规定的程序。在法定情形下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对土地使用权人给予适当补 …

浙江高院裁判:行政处罚决定属于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陈仁娥诉宁波市政府行政复议案

【裁判要旨】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项、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行政处罚决定属于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的信息,属于政府信息,应当公开。【裁判文书】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 政 判 决 书(20 …

胡建淼:在《行政处罚法》中有哪些条文属于“直接授权”规范?

我在第89期“法治微咨询”《如何辨别法律规定中的“直接授权”与“间接授权”规范?》中指出:“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执法机关的执法行为必须有直接的法律依据,准确地说,是指必须有“直接授权”的规范依据,而不是间接授 …

浙江高院裁判:未通知当事人到场,勘验笔录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星伟公司普陀安监局罚款案

【裁判要旨】现场勘查时未通知当事人到场,勘验程序严重违法,案涉勘验笔录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裁判文书】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 政 裁 定 书(2020)浙行申877号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舟 …

杨临萍、刘竹梅、刘小飞、朱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森林资源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适用

作者:杨临萍(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二级大法官)    刘竹梅(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一级高级法官)    刘小飞(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审判长、二级高级法官)  …

上海法院裁判: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决定的可诉性及其合法性审查——邦特尔公司诉长宁区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决定案案

【裁判要旨】1.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决定的可诉性行政机关作出公示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决定具有独立的载体并对外发生法律效力,在黑名单信息公示范围内减损相对人的社会信用评价,影响相对人的实际经营行为,其对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