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董保军

最高法院案例:选择一个最为适当的诉讼类型---刘书平诉郑州市郑东新区管理委员会拒收国家赔偿申请行为案

【裁判要点】 只有请求确认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者不存在的一般确认之诉,才是“真正的”确认之诉,其他的确认之诉,比如确认无效之诉、继续确认之诉,以及情势判决中的违法确认等,都不过是撤销之诉、义务 …

最高法院判例:行政诉讼原告应选择最便捷、最能解决实际问题、最为适当的诉讼类型——刘书平诉郑东新区管委会拒收国家赔偿申请行为案

【裁判要旨】 1.确认之诉具有补充性。 确认之诉很像一个装满各种工具的杂物筐。《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各种确认判决多达六种,但通说认为,只有请求确认某种法律关系存在或者不存在的一般确认之诉,才是“真正的& …

最高法院判例:提起确认无效之诉无须先行程序——周火生诉汉川市政府确认征收土地行为无效案

【裁判要旨】 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确要求当事人在提起确认行政行为无效之诉时,必须已向作出行政行为的机关请求确认行政行为无效而未被允许或未获答复。规定此一先行程序,有利于穷尽更为便捷的行政救济手段,避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