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法定职责

最高法院案例:是适用课予义务判决还是适用一般给付判决?

【裁判要点】 课予义务判决与一般给付判决是给付判决在不同情形下的分类,两者适用的判决标准主要在于行政主体是否具有“自由裁量权”。如果行政主体具有“自由裁量权”,那么在其不履行法定职 …

最高法院案例:无证房屋未经认定违法建筑的应给予补偿

【裁判要点】 征收范围内的房屋往往情况复杂,尤其是城中村或旧城区,存在大量因历史原因未依法办理产权登记或者未依法办理审批许可手续的建筑,对于此类建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依法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并应 …

最高法院判例:投诉举报请求权————梁志斌诉山西省人社厅、山西省政府劳保行政监察及行政复议案

【裁判要旨】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就何种事项向哪个行政机关投诉举报,取决于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具体规定;与此相应,能否就投诉举报事项提起行政诉讼,也需要根据法律、法规或者规章对于投诉举报请求权的 …

最高法院判例:确认违法也要具备确认的利益——乔超超诉太和县政府行政复议案

【裁判要旨】 确认违法通常只针对作为类行政行为,对于行政机关的违法不作为,复议机关或者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责令行政机关履行相应的法定职责,更能彻底地实现当事人的权利保护要求。责令履行法定职责,本 …

最高法院判例:判决履行与确认违法——王幼华诉洪山区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裁判要旨】 1.判决履行与确认违法 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具有“彻底裁判”的特点,只要所有事实和法律上的前提条件皆已具备,人民法院就应当直接判决行政机关履行原告所请求的法定职责;如果裁判时机尚未成熟 …

最高法院判例:省级政府不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职责——刘云卿诉河南省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案

【裁判要旨】 申报烈士的受理机关系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省级人民政府具有对逐级上报的评定烈士报告作出审查评定的职责,但不具有直接受理烈士申报的职责。虽然《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总政治部关 …

最高法院判例:行政管辖权与职权法定原则——金泓诉湖北省政府计划生育行政奖励案

【裁判要旨】 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并不意味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随便向任何一个行政机关提出任何一项请求,该行政机关就有履行该项请求的义务。提起履行法定职责之诉应当具备一定的条件,本院在(2016)最高法行 …

最高法院判例:履责判决与答复判决——张远凤等诉丹江口市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法定职责案

【裁判要旨】 1.行政复议的受理 行政复议是依申请的行政行为。一方面,没有申请人的申请,行政复议就不会发生;另一方面,不是任何申请都必然产生受理与审查的法律效果。行政复议机关应当对行政复议申请是否符合法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