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既判力

最高法院判例: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汪年流诉绩溪县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

【裁判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九项的规定,“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应当不予立案;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 …

最高法院判例:既判力的时间范围——利民公司诉周口市政府行政赔偿案

【裁判要旨】 1. 既判力的时间范围 既判力的界限可以分别表述为时间范围、物的范围以及人的范围。就时间范围而言,通说认为,既判力的基准时为事实审言词辩论终结时,确定判决仅对基准时之前发生的事项具有既判 …

最高法院判例:既判力、诉讼标的与标准诉讼——张刚诉武汉市武昌区政府城建行政征收案

【裁判要旨】 1.既判力 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这一规定的理论基础是既判力。所谓既判力,是指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对后诉的羁束力。其作用体现在消极和积极两个方面。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