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可诉行政行为

郑州中院裁判:行政赔偿决定或不予赔偿决定并非独立的可诉行政行为——李留柱、李书义诉刘集镇政府行政赔偿案

【裁判要旨】 行政赔偿决定或不予赔偿决定仅是赔偿义务机关基于赔偿请求人的赔偿申请予以处理的前置程序性行为,并不妨碍赔偿请求人依法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其并非独立的可诉讼的行政行为。当事人提出的具体赔偿请求 …

最高法院案例: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而实施的程序性行为不具有可诉性

【裁判要点】 具备成熟性、终结性是可诉行政行为的必备要件。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之前所进行的准备工作并非最终的行政行为,不具备可诉性。程序性行为的效力通常为最终的行政行为所吸收和覆盖,当事人可以通过起 …

最高法院判例:抽象行政行为的判断标准——黄绍花诉辉县市政府提高抚恤金标准案

【裁判要旨】 可诉行政行为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针对具体事件,并且指向特定个人。但是,个别与一般的区别不能仅根据数量确认,如果具体的处理行为针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特定的或者可以确定的人群时,个别性仍然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