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梁凤云

最高法院案例:是适用课予义务判决还是适用一般给付判决?

【裁判要点】 课予义务判决与一般给付判决是给付判决在不同情形下的分类,两者适用的判决标准主要在于行政主体是否具有“自由裁量权”。如果行政主体具有“自由裁量权”,那么在其不履行法定职 …

最高法院案例:行政机关强制拆除后与被征收人签订征收补偿协议,被征收人仍有权起诉强制拆除行为

【裁判要点】 行政强制拆除案件确认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不同于有关征收案件中的原告主体资格。在征收案件中,被征收人在达成征收补偿协议或者征收补偿决定作出后,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未起诉,或者起诉后人民法院生效判 …

最高法院案例:不予赔偿决定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

【裁判要点】 不予赔偿决定系赔偿义务机关对赔偿请求人的赔偿请求先行处理的程序性行为,并非独立可复议和可诉的行政行为。 【裁判文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行申2803号 再审 …

最高法院案例:起诉履行行政协议,诉讼中行政机关撤销该协议的,法院应当就行政机关的撤销行为一并进行合法性审查

【裁判要点】 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要求行政机关履行涉案协议。针对行政机关在本案一审诉讼过程中单方撤销涉案协议的行为,经一审法院释明,当事人拒绝变更诉讼请求,则人民法院应当在本案中就行政机关的撤 …

最高法院案例:无证房屋未经认定违法建筑的应给予补偿

【裁判要点】 征收范围内的房屋往往情况复杂,尤其是城中村或旧城区,存在大量因历史原因未依法办理产权登记或者未依法办理审批许可手续的建筑,对于此类建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依法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并应 …

最高法院案例: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属于行政协议

【裁判要点】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等规定,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属于行政协议。从签订主体看,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一方是土 …

最高法院案例:违法强制拆除合法房屋的赔偿计算标准

【裁判要点】 因违法强制拆除合法房屋而引发的行政赔偿案件中,确定赔偿标准时不应使赔偿请求人获得的行政赔偿低于因依法拆迁所应得到的补偿,亦不应低于赔偿时该地段类似房屋的市场价值。在不低于征收补偿标准的前 …

最高法院案例: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而实施的程序性行为不具有可诉性

【裁判要点】 具备成熟性、终结性是可诉行政行为的必备要件。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之前所进行的准备工作并非最终的行政行为,不具备可诉性。程序性行为的效力通常为最终的行政行为所吸收和覆盖,当事人可以通过起 …

最高法院案例:行政机关未核量地上物即清除致当事人无法举证时损失数额的确定

【裁判要点】 行政机关在征地过程中,未核量地上物即实施了清除,致当事人无法举证,且因地上物已被清除,导致无法通过评估确定损失数额,行政机关应承担案涉损失的举证责任。 在当事人主张的种植数量明显超出科学种 …

最高法判例:确认行政行为无效的请求不受起诉期限的限制

裁判要点 重大且明显违法的行政行为即无效行政行为,自始、绝对无效,不因时间推移而具有合法效力。当事人对2015年5月1日之后作出的行政行为可以随时提起确认无效请求,不受起诉期限限制。同时,为避免出现当事人滥 …

最高法判例:行政机关不依约履行行政协议与行政机关撤销行政协议竞合时的审理

裁判要点 1.行政协议是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通过协商订立的具有行政法上权利义务内容的协议。通常认为,基于实现公共利益或者行政管理的目标,行政机关具有一定的管理权。在特定情形下行政机关有权变更、解除行政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