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原行政行为

最高法院案例:判决撤销复议决定可以同时恢复原行政行为法律效力

【裁判要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九条规定,复议决定改变原行政行为错误,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复议决定时,可以一并责令复议机关重新作出复议决定或者判决恢复原行 …

最高法院判例:复议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赔偿责任——王素兰诉砀山县政府行政复议、行政赔偿案

【裁判要旨】 无论修改前的《行政诉讼法》还是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都没有规定可以单独起诉维持原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复议机关为共同被告,也只能附随于针对原行政行为的 …

最高法院判例:不服“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救济——陈杰诉黄石港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及黄石港消防大队消防行政许可案

【裁判要旨】 如果复议机关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驳回复议申请或者复议请求,属于一种实体处理决定,在性质上与维持原行政行为并无不同;而以复议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为由驳回,在性质上属于对行政复议申请的程序性驳回 …

最高法院判例:移送管辖的前提条件是案件已经受理——童传霞诉安徽省发改委政府信息公开及安徽省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案

【裁判要旨】 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二条对移送管辖作出了规定,根据该条规定,“人民法院发现受理的案件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应当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受移送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 …

最高法院判例:确定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属程序驳回还是实体驳回应采用实质标准——王林生诉周口市政府行政复议案

【裁判要旨】 区分复议机关的驳回复议申请究竟属于因理由不成立而驳回,还是因不符合受理条件而驳回,应当适用实质性标准。名为驳回复议申请,甚至名为不予受理决定,但事实上对复议请求作出了实体审查的,也应当定 …

最高法院判例:规划的编制和审批行为不具有可诉性——艾年俊诉黄石市政府规划行政批准案

【裁判要旨】 1.规划的编制和审批行为不具有可诉性。 某一规划和规划行为是否可诉,依赖于该规划和规划行为是否针对特定人,并对该特定人的权利义务直接产生影响。但就规划的编制和审批而言,因其属于针对不特定对象 …

最高法院判例:复议机关“维持原行政行为”的实质判断——高勤中诉西华县政府行政复议案

【裁判要旨】 《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确立了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复议机关作共同被告的制度。但共同被告的前提是,“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所谓“维持”,既包括明确表 …